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李钟琴:抄几段文字

p110108103
资料图片:1975年1月,周恩来在第四届全国人大第一次会议上抱病作《政府工作报告》。(图片来源:周恩来纪念馆)

今天是一个可悲人物的忌日。下面摘抄几段出版物上公开披露的文字,以此来纪念这个人。

★邓小平说:“没有总理文革的结果可能更糟;没有总理文革也不可能拖那么长。”(原始出处据说是在指导中央笔杆子写关于文革的决议时说的。复制这句话在百度一下,可得到四百多条关于这句名言的信息。)

★1966年12月,周恩来在人民大会堂的江苏厅开会。江青来了,要找周。从延安时期就给周任卫士和卫士长的成元功迎了上去。成请江先休息一下。江青勃然大怒说:“你成元功是总理的一条狗,对我是一条狼。马上给我抓起来。”这事给汪东兴处理。汪坚决不肯逮捕成元功。汪说可以调动成的工作。邓颖超代表周告诉汪:“一定要逮捕成元功,说明我们没有私心。”汪仍未同意。后来汪对别人说:“成元功跟他们一辈子了。他们为了保自己,可以将成元功抛出去。”(高文谦《晚年周恩来》)

★毛要去天安门广场检阅红卫兵,周跪在铺在地毯上的地图给毛指点行车路线。(同上)

★邓颖超曾对中共党内一批总想“扬周贬毛”的老干部说过这样的话:“你们不要这么搞,恩来什么时候反对过毛主席?他这个人你们不是不了解,路线对了,他就对了,路线错了,他就错了。你们那样说,那样搞,无法向历史向后人交代嘛。”(权延赤《走下圣坛的周恩来》)

★遇罗克因为写了《出身论》,于1967年4月被戚本禹点名批判。1968年1月,遇罗克被捕,被判十五年徒刑。周恩来说:“这样的人不杀,杀谁?”遇罗克遂被枪毙。(胡平《解读晚年周恩来》)

★周的干女儿孙维世得罪了林彪和叶群,周亲自批示,以通敌叛国罪名逮捕孙维世。孙维世在牢中饱受折磨,被活活打死,死后身上什么都没穿,只有一付手铐锁着双手!(吴洪森《周恩来之谜》)

★一九六八年九月二十五日,周执笔起草了由他本人和陈伯达、康生、江青共同签名的刘少奇的“罪行材料”,并送给毛泽东、林彪审阅。报告称:“刘贼少奇是长期埋伏在党内的大叛徒、大工贼、大内奸、大特务、大汉奸,现在专案组所掌握的人证、物证和旁证材料足以证明刘贼是一个五毒俱全、十恶不赦的反革命分子。”一九六八年十月,中共八届十二中全会批准了周恩来代表中央所作的《关于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罪行的审查报告》,宣布“把刘少奇永远开除出党,撤销其党内外一切职务,并继续清算刘少奇及其同伙叛党叛国的罪行。”(当年的老报纸白纸黑字印着呢)

★周恩来在最后告别他中南海西花厅的办公室而进入医院治疗他的晚期癌症后的第三天,政治局在怀仁堂开会,毛主席也要参加,会议定在下午三点,可一点半他就去了。之所以提前一个半小时去会场的任务和目的,是去检查会议室的温度、灯光和毛主席的座椅是否能保证他坐得舒服。恩来“在椅子上坐下,起来,又坐下,又起来。”(刘亚洲《恩来》)

★周恩来逝世前,毛泽东身体也已不好。1975年,毛至少昏迷过两次。毛第一次昏迷后,周恩来“立即向紧张焦急的医生询问情况,判定病情,紧急调来了吸痰器。经过吸痰,毛主席的脸色渐渐恢复了血色,大口喘着气;又过了一段时间,毛主席的眼睛慢慢睁开了。伯伯此时如释重负,他激动地扑到主席床边,双手紧握着主席的手,泪水夺眶、语音哽咽地冲口而出:‘主席,主席,大权还在你的手里!’”(见周恩来的侄女周秉德《我的伯父周恩来》)

★当周恩来得知毛泽东有性命之虞时,居然“裤管正簌簌滴水。他尿到裤子里了”。(秋无际《恩来》)

★文革中,周恩来把他的母亲等家人的坟墓全部铲平。事后“周恩来看照片时平静极了。”(秋无际《恩来》)

★一九七五年六月间,在癌细胞的吞噬下,逝世前的周恩来已经瘦得皮包骨,体重只剩下六十一斤,在病榻上强撑着起来,用颤抖的手提笔给毛写了一封信:

主席:

问候主席,您好!

我第三次开刀后,这八十天恢复好,消化正常,无潜血。膀胱出血仍未断,这八十天(从三月二十六日–六月十六日)只有21cc(克)不到,但较去年十一月十二日到今年二月四日,中间还去主席处五天,一月开全会共两次,共八十多天只有13cc,还略多:那八十多天只有增生细胞二次,可疑细胞只三次,这八十天却有坏细胞八次,而最后十天坏细胞三次,所以我与政治局常委四位同志面谈,他们同意提前进行膀胱照全镜电烧,免致不能电烧,流血多,非开刀不可,十五日夜已批准–我现在身体还禁得起,体重还有六十一斤。一切正常可保无虞,务请主席放心。手术后情况,当由他们报告。

为人民为世界人的为共产主义的光明前途(原文如此–作者注),恳请主席在接见布特同志之后,早治眼病,必能影响好声音、走路、游泳、写字,看文件等。这是我在今年三月看资料研究后提出来的。只是麻醉手术,经过研究,不管它是有效无效,我不敢断定对主席是否适宜。这段话,略表我的寸心和切望! 从遵义会议到今天整整四十年,得主席谆谆善诱,而仍不断犯错,甚至犯罪,真愧悔无极。现在病中,反复回忆反省,不仅要保持晚节,还愿写出一个像样的意见总结出来。

祝主席日益健康!

周恩来
75.6.16.22

写罢这封信后,他又以央求的口吻,给毛的机要秘书张玉凤附了一张便条:

玉凤同志:

您好!

现送十六日夜报告主席一件。请你视情况,待主席精神好,吃得好,睡得好的时(候) ,念给主席一听,千万不要在疲倦时念,拜托拜托。

周恩来

1975.6.16.22时半

(一家村——李钟琴的博客)

评论

  • hh 说:

    周在那样的环境被institutionalized了!悲剧!是个人的悲剧,更是体制的悲剧!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