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黄雨桑:请美国官员到中国来学拆迁

现在美国的困难经济更需要发展,更需要注入经济增长的活力,因此,在中国官员到美国去挂职学习锻炼的时候,热情好客的中国人一定要邀请美国官员到中国来学“没有强拆,就没有新中国”的发展观。

一旦人民的信任被权力者玩弄走到尽头时,那就意味着政府完全失去了民心。

这些年,大小官员到国外去参观考察,或者去国外大学读三两月的书,已经不是什么新闻。近来,听说北京东城区将选派干部赴美国的科技、城市建设、规划和管理部门挂职锻炼,据说是挂什么长的助理。我不知道这次官员去取“洋经”,能取点什么回来。

在网上看到一个居住在加州的国人写了篇文章,说是加州奥克兰市的罗克里奇区有一家叫“省钱之路”(Safeway)的食品超市要扩建,还没牵涉任何民宅的拆迁,只是为了把旁边的一家加油站并过来,扩大成一个商铺中心,从2008年年初折腾到今天,连工都还没开成。还说在美国,如果有重要的商业建筑,一定要告知有关社区的民众,征求他们的意见。

这美国人也是的,都两年多了,一个商铺中心这么难建?这里我到有几个建议,我们的那位“没有我们强拆,你们知识分子吃什么?”的县委书记应该到那里去挂职;“不做市长,也要在20天内把梅龙镇铲平”的安徽池州市长也应该去那里挂职。我想就用我们湖南省嘉禾县政府在珠泉商贸城项目建设中,打出的“谁影响嘉禾一阵子,我就影响他一辈子”的公仆服务理念,再加上“公职人员负责各自亲属的拆迁工作,否则将被暂停工作、停发工资”做保障,甚至可以动用政法的资源,黑社会的力量,保准在不长时间内就把那什么“省钱之路”的商铺搞掂。

我们的官员到美国去挂职时,我有个不情之请,就是拜托官员朋友顺便邀请美国官员到中国来挂职学拆迁。我觉得这西方人的脑筋也要学会转弯。要扩建一个商铺,又是协商,又是征求意见,又是谈判,太不讲效率了。我们现在讲高速发展,全面腾飞,就那个模式怎么腾飞得了啊。

当然,我们的官员到美国去挂职,政府“将建立人才发展专项基金列入财政预算,每年投入资金不低于5000万元”。我不知道,这美国的官员到中国来学习或挂职,这预算该报多少?美国管理部门的经费也来自公民的纳税,管理部门也为纳税人服务。但我估计这笔开销,绝对不是管理部门的某个领导可以说了算的,还一定得有民众参与,在公开的决策程序中决定才行,这也太麻烦。再联系到现在美国的困难经济,纳税人同意这种计划的可能性等于零。如此说来,我们要有“变不可能为可能”的思想,一定要让美国的官员到中国来学当官,学“拍脑袋”,学怎么花钱。

现在美国的困难经济更需要发展,更需要注入经济增长的活力,因此,在中国官员到美国去挂职学习锻炼的时候,热情好客的中国人一定要邀请美国官员到中国来学“没有强拆,就没有新中国”的发展观。

最后,实在经费问题不好解决的话,就算我请你好了,你以“海派博士”的身份,纳入我们的人才引进计划,你学习,我买单!

(杂文报)

荐文者置评:中国公仆应去美国学如何使用公务车

国与国的文化交流是对等的,来而不往非礼也,如果美国佬真的愿意来咱们国家学习如何强行拆迁,那么我们的公仆也应该去美国学习他们是如何使用公务车的。

据新华社最近报道,美国原著名演员施瓦辛格,自2003年开始担任加州州长起,到2011年1月3日任期满,已正式让位民主党人杰里·布朗。令人不可思议的是,他7年间,竟然从未领过自己17.4万美元的年薪。他还经常一周几次乘坐私人飞机往返于洛杉矶和萨克拉门托,而这一切需要他自掏腰包。他不拿工资的真正意图这里没必要去探个清楚,至少他决不会为了公务和公家斤斤计较非要用公款付车马费,是值得玩味的。

但在中国,那些说的比唱的还好听的公仆们,是决不会为了公务而牺牲一点个人利益的,正因这些够资格坐公务车的领导们在享受公务车的特权上,十多年来坚持不松囗也不松手,有半点让步的可能,那么我们国家就奈何不了这群官僚的坚定意志,而这都是因为纳税主人没有发言权也没有表决权,只有让他们继续享受的举手权。

真的没想到,如今党中央向全国人民公开表态,今年一定要解决这个老大难,而且是要动真格。我揣摸,这是否感到再忽悠老百姓真的没脸见国人了?其实我和国人们早已对反特权和反腐败是麻木不仁了。不管你玩真的还是假的,反正我没有看到一项改革是对普通老百姓真正有利并完全到位的,似乎结果总是无法令人满意,总是要走样要变味,要弄虚作假,该让老百姓直接受益的利益,几乎都遭到层层权力者的七折八扣剥夺,只有让他们的贪婪统统满足了,小百姓才能得到剩下的一点点残渣。

其实解决公务车这样一件应当算不上是什么国家特大的事,居然自上而下地摸了十余年的石头,终于听说要在2011年才会有一点谱;从而看来以往的一些动作都是属于踢假球。因为直到今天才承认,说这次才是下决心动真格!如果决心下了仍推不动,那就非得让每个单位组织领导班子去美国学习了,既是公出又是私游,何乐而不为?

难道执政是儿戏吗?你想真玩就玩真的,你想玩假的,但也从没说过是玩假的,老百姓搞得清你权力者的内心是什么玩意儿?所以,我早已不再相信报上所玩的那套宣传把戏了,所谓的决心,都表现在嘴上,一旦要看行动时,就用情况复杂来胡弄百姓,只要一说复杂,什么事办不了都是理所当然了。如此忽悠国人的感情和税钱,够缺德的。

最让我看透看明白的就是房地产业中火爆的强拆迁,为什么当局搞强拆迁都是一律玩真的?从来不会拖个几年不解决的。哪里有利可图,那里必定有权力者的影子。有大利必有强拆,当弱势群体维权时,强拆者必然把强拆定为合法的暴力,按过去说法就是专政。把一个被剥夺利益者视为实施暴力的对象,足以说明权力者的政治彻底堕落了。

由此可见,搞强拆迁,政府一马当先,雷厉风行,一点也不拖拉,而要规范他们公务车时,却拖上十余年也不感到紧迫而不安。从中央到地方,你是否听说过有谁动用命令这样的强硬动作来禁止公务车继续腐败吗?为了利益集团,对谁狠对谁亲不是一目了然吗?

当前,有的地方政府为了逃避欺压百姓的责任,开始动用司法强拆迁,认为只要通过法院来强制执行就变得合法了。其实这一招是非常险恶的。表面上是依法办事,实质上是利用特权把法律掌控在自己手上,反正法院是不会得罪也不敢得罪政府,败诉后被强拆迁的只能是弱势群体。改革最终走到这般可悲境地,其方向该由谁来把正呢?

一旦人民的信任被权力者玩弄走到尽头时,那就意味着政府完全失去了民心。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