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冉云飞:“中国网络监狱之父“遭网民狂骂剖析

p091222111
冉云飞,1965年出生,四川作协某刊物编辑。现居成都。

新浪微博隆重欢迎一位他们在精神和技术上的同道、“中国网络监狱之父”方滨兴来做VIP,以吸引更多的人来崇拜这位阉割中国人信息信息和精神勃郁的“著名人物”。可是新浪微博与方滨兴本人似乎被自己遮蔽真相的本领给欺骗了,以为所有的中国民众都是天生的贱骨头,不被奴役便无法活下去。不特如此,所有的民众不仅不反对方滨兴们来摒蔽真相、过滤诸多与自己利益息息相关的信息,还要感谢他们摒蔽得如此之好,让我们真正生活在千年未有之“盛世”,生活在一个世界上再也找不到第二个的“和谐社会”。

目下中国到处充斥着替官方的邪恶行为背书,并从中分一杯羹的专家、教授等知识分子,正是这些知识分子的助纣为虐让官方的为恶披上了一层“科学”的外衣,而使得官方许多作恶多端的把戏不能得到有效的惩治。

门户网站新浪秉承其眼球经济策略、不管手段如何把动静弄大的做法,继其在博客中制造八卦话题、招揽一众口水明星,通击点击率和参与人数较多,让人觉得新浪“势不可挡”后,在微博上继续制造社会和谐、生活幸福的假相可谓更上层楼。一大推他们认可的八卦明星、官方垄断媒体的“名嘴”、少数“叶公好龙”的官员,都被他们以VIP的身份尊荣地请来,以使其粉丝人数在微博主导者的干预下暴涨,既满足这些人的虚荣心,也制造新浪微博“新媒体”的人气,同时还恬不知耻地吹嘘自己对推特无所不在的盗版能力。

当然这不是说新浪完全没有自外于推特的“创新”——当然这不是说新浪微博在传播真相方面完全无所作为——新浪微博的“创新”在于一方面欢迎大量的口水资讯,大量保留对中国官方的谀颂信息,一方面又通过严密的敏感词过滤系统,并且运用人海战术般的审查机构,全天候二十四小时值班只为了摒蔽、删除不合官方也不合它们胃口的内容,以便与官方合力打造一个虚假的“皇帝新衣”王国。不唯真正批评政府的声音,大多摒蔽、删除,甚至封掉一些微博持有者的IP。就是偶尔还可发的一点声音,如萧翰的微博,已经“转世”到几十世了。总之,新浪微博严苛的审查制度,使得它的运营一派尽在掌握的“和谐”气象。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新浪微博隆重欢迎一位他们在精神和技术上的同道、人称中国防火墙GFW之父——其实应该称之为“中国网络监狱之父”,因为他的助纣为虐可不是“防火墙”这样的中性词汇所能表达的,“中国网络监狱之父”的称呼是由杰森的“电子监狱之父”衍化而来,因为我觉得用“网络监狱之父”更准确——方滨兴来做VIP,以吸引更多的人来崇拜这位阉割中国人信息信息和精神勃郁的“著名人物”。可是新浪微博与方滨兴本人似乎被自己遮蔽真相的本领给欺骗了,以为所有的中国民众都是天生的贱骨头,不被奴役便无法活下去。不特如此,所有的民众不仅不反对方滨兴们来摒蔽真相、过滤诸多与自己利益息息相关的信息,还要感谢他们摒蔽得如此之好,让我们真正生活在千年未有之“盛世”,生活在一个世界上再也找不到第二个的“和谐社会”。好在中国有越来越多的民众不吃共产党虚假宣传那套,对自己深受奴役的境地,有越来越清醒的认识,在官民的利益和观念冲突越来越严重的今天,方滨兴被邀上微博来“献宝”的确算得上新浪一个失败的名人效应个案。

方滨兴在新浪的窜掇下开了微博,两个小时内固然增长了一些粉丝,更收获无数的狂骂。一些自命有理性洁癖的人,视所有的谩骂为“暴民”特质,弃之如敝屐。我本人固然不赞成滥施谩骂,但在强势集团和官方完全不按牌理出牌,普通民众又没有办法制约他们的情况下,其谩骂有一定的合理性自不待言。换言之像方滨兴这样明知自己所做是助纣为虐,自然就应该知道“出来混总有一天是要还的”道理。方滨兴建议网络实名制、手机白名单制度、以及作为“中国网络监狱之父”的“伟绩”,其对中国民众信息知情权及相关诸多权利的伤害之大,是无论怎么估计都不过分的。据自由亚洲、新加坡《联合早报》、德国之声等媒体的报道,自从方滨兴开微博两个小时之内,其所遭受的谩骂、质疑、嘲讽、调侃几乎到了“围攻”的地步,这里面饱含着不少网民对方滨兴帮助官方伤害民众利益的愤恨。

网络上流行的10句关于中美两国不同的话,其中第三、四两句虽是常识,但也特别发人深省。美国的公共知识分子以批判政府为使命,而中国的公共知识分子以歌颂政府为使命。在美国批判政府最厉害的知识分子得大奖,在中国歌颂政府最厉害的知识分子得大奖。这典型的反应了八九屠城后,中国知识分子特别是高校知识分子被官方大量收买的现实。中国许多知识分子不仅不批评政府诸多不是,甚至不坚持不说假话的底线,还成为邪恶政策的制订者、解释者、维护者,他们在其中收获了巨大的利益,丝毫没有良心上的不安,方滨兴就是这样的杰出代表。事实上,像方滨兴这样的技术型知识分子,特别喜欢狡辩说自己只管做技术,不管这技术用在什么地方,只要有人需要(购买)我就拿来卖,我就为其卖力。这就是没有科学研究和技术使用的底线伦理,完全以实用主义为做事的圭臬,奉行成王败寇的功利主义。正是像方兴滨这样的人,他们把自己的利益建立在大量鲸吞和伤害他人利益之上,泯灭良知,丧失做人的底线,成为知识分子之害群之马中的“领头羊”。中国政府为了攫取自己巨大的不当利益,拚命收买和利用像方滨兴这样的人,来为自己的做恶助威,封锁信息,愚弄民众,使得政府与民争利的邪恶行为尽量不为世人所知。目下中国到处充斥着替官方的邪恶行为背书,并从中分一杯羹的专家、教授等知识分子,正是这些知识分子的助纣为虐让官方的为恶披上了一层“科学”的外衣,而使得官方许多作恶多端的把戏不能得到有效的惩治。

民众对方滨兴帮助政府助纣为恶的愤恨,绝不是孤例。事实上,现在替完全丧失信用、无日不做恶的的政府做宣传、造假乃至曲为背书的人,都应该明白深受政府之害的民众对这种人的痛恨。郭春平配合政府演出低价房租——虽然证实确实存在这样的低价房租,但这适用范围有多大,有无普适性,为何这样低的房价不能普及到更多的人?倘使是政府贯用的“集中一切力量办大事”的方式来树立两个为官方造和谐假相的“标本”,那么遭人质疑批评乃至痛骂,你就怪不得别人了——现在宣传部将其保护起来了,不让媒体自由采访,接示事实真相了。其实这样的把戏,最终经不起系列质疑是必然的,网络上对郭这样的“配合”之批评乃至谩骂也不绝于耳。不说别的,就是钱云会惨案中,在程序不正义、证据缺乏、证人被抓起来不能见到的情况下,一些公民调查者如公盟很快很粗糙地做出符合政府需要——当然我承认不是公盟调查报告刻意如此,但至少与政府期望特别相符——的调查,其遭受诸般质疑,可能也出乎调查者之意料。乐清公安局紧接着表扬公盟调查这漏洞百出的“交通事故”的定论,尽管不能说公盟配合乐清政府演戏,但公安局完全像个演戏穿帮和摆乌龙者是必然的——更为吊诡的是,何止穿帮和摆乌龙,一旦调查得到官方的认可,人们的质疑就更见风起云涌。你可以说这不够理智,但这不够理智,政府信用完全崩溃,是谁之过呢——公安局尽快来表扬“交通事故”结论的公正性,是为了封住其它调查者之口,是为用更猛的手段来遮掩事实真相,采取金蝉脱壳之计,尽快使这桩民愤极大的案子,不了了之。

有论者谓方滨兴开微博遭网民狂骂,是网民追求信息自由的标志性事件。其实在我看来,最重要的是让那些助纣为恶的帮凶,意识到自己的为恶会遭到受害者的批评质疑乃至狂骂,当他迎奉政府之需而为恶的时候,自己得好好想一想,将来谁能够保证他不受审判?作恶越多的人,保镖越多,那些天天高喊“为人民服务”的人,却是最害怕人民的人。不知方滨兴尽情为恶后,其级别会不会上升到出入有很多保镖保驾的地步。我并不赞成对方滨兴用暴力威胁,但他作为“中国网络监狱之父”,给不少中国网民的利益造成很大伤害,却是不争的事实。既然做了恶,要想完全摆脱该得的惩罚,恐怕没有那么容易,只是时间迟早而已。

2010年12至2011年1月断续写就于成都

(牛博国际)

评论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