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胡赛萌:真相与稳定,孰轻孰重

p101219102
胡赛萌,1988年10月出生于湖北的一个小山村,祖辈以执教谋生,2007年考入长江大学电子信息工程专业。

接二连三的群体性事件不断透支着政府的公信力,也逐渐侵蚀着底层民众对政府高层的向心力。在政府官员的眼中,稳定是压倒一切的重中之重。为此,他们不惜重金豢养大批警察,不惜把中国变成一个警察国家,并动辄拿那些民族复兴之类的大话来混淆视听,希望藉此来维持某种既定的“秩序”。

其实,不但官员渴望稳定,挣扎在底层的民众何尝喜欢动荡,他们之所以拿自己单薄的身体同国家机器对抗,无非是出于对真相的渴望。而官员出于对民的排斥和恐惧,必然想尽一切办法阻扰群众获取真相,如此,悲剧便不可避免。

令人纠结的2010年已然成为往事,然而年末发生的“钱云会案”却牵动着社会上的每一根神经,有人幸灾乐祸,也有人战战兢兢,有义愤填膺者,亦有悲痛欲绝者。当下的中国总是会上演这样那样的悲剧、喜剧、丑剧……令各色看客得到无限的满足,他们期待着来年的故事会更精彩。

对于案件本身我不想过多赘述。钱云会的死让这个世界又少了一个正直而富有良知的人,一个生命的消逝也的确令人惋惜,发生在今天的中国亦令人倍感愤怒。近年来,大规模群体性事件几乎呈几何倍数递增,使本来就不很充足的警力更加捉襟见肘,这传递出一个非常明显的信号,当今的官民矛盾似乎已经逼近某个临界状态,大有一触即发之势。

面对民众对社会不满情绪的持续发酵,政府高层使出浑身解数,望梅画饼,好言抚慰。胡锦涛在今年的新年贺词中一再强调民生问题,而前几天,温家宝总理也走进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与网友在线交流。温家宝表示,有信心在任期内平衡物价,使房价回到一个合理的价位。其间,在回答一个深圳网友关于物价问题的时候,温家宝甚至还说“你的一番话刺痛了我的心”云云。

或许这样掏心窝的话让很多网友感动不已,但狂飙的物价和居高不下的房价仍在嘲讽着政府,温家宝的个人魅力也逐渐消失。我曾在Twitter上看到有个网友对于此事评论道,“中国的奇妙就在于此:幸福的人装痛苦;痛苦的人被幸福。一个装,一个被,道尽了中国朝野的人间万象,世态炎凉。”

网友的话尽管犀利,但我觉得或许不一定准确。温自从上任后,尤其是近年来,一直兼任“国家救火队队长”一职,全国各地都能见到他的身影,一年365天,基本没消停过。从道德情感上来讲,温是一个“曹随萧规”式的好官,尽管魄力不足。但在亲自扑灭过多次大火之后,温似乎已然顿悟,倘若中国不进行政改,不但他,就连他的继任者都将累死在这个“队长”的职位上。因此,近年来,他一再呼吁政改,但在中共高层却鲜有支持的声音,甚至还遭到喉舌媒体和下级官僚的批评和嘲讽。意识到自己无力回天之后,只好作罢,坐在副驾驶上的他只好任由这辆失控的战车继续滑向历史的深处。

也正是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和网友交流的时候,他除了表示对未来有信心之外还声称高房价也有市场的责任。如果是在社会公平、市场经济成熟的国家,他的这番话是基本常识,但在今日之中国,尤其是当今此时,他说这话就难免有推脱责任之嫌。难道在意识到无力回天之后,他只寄希望于独善其身?

记得胡温刚上台的时候,很多人对所谓的“胡温新政”抱有极大的期待,甚至有香港媒体称其开局的第一年是“潮平岸阔,风正帆悬”。在当时,这种露骨的谄媚还被许多人津津乐道,如今,已经过去了八年,新政的结果大家自是“有目共睹”。

畸高的房价、飞涨的物价和暴力的拆迁已导致民怨沸腾,不受任何制约的公权力不断膨胀,逐渐蚕食着民众本来就为数不多的利益,贫富差距更是以代际的方式迅速拉大,官民矛盾越来越不可调和。

民众的不满让渴望青史留名的政治领袖倍感焦虑和压力,于是政府高层通过行政手段把这种压力施加给各级地方官员,而地方官员为了给领导造成国泰民安的假相就不惜动用各种手段甚至是国家机器来维稳,如不惜一切代价拦截上访群众,民众对社会的不满情绪最终通过高层向基层的逐级递增并最终落到自己头上,这愈发引起更多民众的更大不满。所以,在中国出现了一个维稳的怪圈:民众——政府高层——各级官员——民众,民众通过种种极端事件(如自焚)给政府高层施加的压力最终呈放大倍数地转移到民众自己头上,从而引发更多的极端事件。

从近几年来看,大规模群体性事件此起彼伏,愈演愈烈,端坐在金字塔顶端的领导人肯定早就感到政权的根基已然松动,如今的中国似乎只要有一点火星就能燃起一场冲天大火。因此,高层领导无论如何也要把那点火星给掐灭,所以我们就理解了为什么石首“6·17”事件之后,新上任的官员竟敢清算当地闹事群众,这无疑是有更高层官员在给他撑腰。

在群体性事件突然发生之后,为了尽快平息民众的不满情绪,以免造成更加被动的局面,高层领导人往往会做出极为谦卑的姿态,要么深入群众中间,与民众喊话,要么装出一副悲痛万分的样子,声色俱厉地痛斥主事官员(此任务通常由各地的封疆大吏来完成此)。但当事件平息之后,在高层领导的默许下,新上任的地方官员一定会以更加严酷的手段清算“闹事”带头人。

而这种清算并非是秋后算账式的权力报复,而是为了“杀猴给鸡看”。因为这些带头人就是那可能点燃一场冲天大火的火星,如不严惩,从此以后,将会有更多的“带头人”站出来,到那时,就成燎原之势,就算中国有100个温家宝式的救火队长也无济于事。

回到“钱云会案”,在领导看来,无论钱云会死因为何,反正人已经死了,如今只有一件事需严加防范,那就是出现大规模群体性事件。因此,对于昨天乐清警方悍然出动警力,处置数百聚事民众,早已是意料之中。

接二连三的群体性事件不断透支着政府的公信力,也逐渐侵蚀着底层民众对政府高层的向心力。在政府官员的眼中,稳定是压倒一切的重中之重。为此,他们不惜重金豢养大批警察,不惜把中国变成一个警察国家,并动辄拿那些民族复兴之类的大话来混淆视听,希望藉此来维持某种既定的“秩序”。

其实,不但官员渴望稳定,挣扎在底层的民众何尝喜欢动荡,他们之所以拿自己单薄的身体同国家机器对抗,无非是出于对真相的渴望。而官员出于对民的排斥和恐惧,必然想尽一切办法阻扰群众获取真相,如此,悲剧便不可避免。吊诡的是,真相何尝与稳定如此尖锐对立过,按正常逻辑,谣言止于真相,只要真相大白于天下,哪里还有什么不稳定因素。然而,近年来悲剧却一再上演,它就像一个顽劣的孩童,不断跟我们开着同样的玩笑,并对这个原本就伤痕累累的社会造成更新更深的伤痛。一个靠谣言和暴力取得天下的政权,当然害怕真相,正是如此,才逼得我们在今天做出一个如此荒谬而又痛苦的选择——要真相还是要稳定?

(作者赐稿)

评论

  • 胡赛萌 说:

    为什么我的名字会变成“雨林木风”呢?

  • 黄频 (作者) 说:

    我们把胡赛萌先生所作《真相与稳定,孰轻孰重》一文的署名误成“雨林木风”,现已作纠正。特向胡赛萌先生和读者致以诚挚的歉意!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