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张鹤慈:你们的政权是纸糊的?

p101229104
资料图片:张鹤慈先生(图左)接受记者采访。

为什么刘晓波一个人一支笔,就能够颠覆了你们的政权?

但刘晓波的确能够颠覆政权,也的确在颠覆你们的政权;这是因为你们这些贪官污吏在一直颠覆你们的政权,是因为他们这些倒行逆施一直在颠覆你们的政权,现在把刘晓波判刑11年,就是帮助刘晓波颠覆你们的政权。

刘晓波之所以能够颠覆中国政权,只是因为这个政权本来就应该被颠覆。一个不能允许一支笔的政权,就是一个应该颠覆的政权,一个惧怕一支笔的政权,就是一个必然被颠覆的政权。

刘晓波一个人一支笔,就能够颠覆了你们的政权?

为什么刘晓波一个人一支笔,就能够颠覆了你们的政权?

但刘晓波的确能够颠覆政权,也的确在颠覆你们的政权;这是因为你们这些贪官污吏在一直颠覆你们的政权,是因为他们这些倒行逆施一直在颠覆你们的政权,现在把刘晓波判刑11年,就是帮助刘晓波颠覆你们的政权。

刘晓波之所以能够颠覆中国政权,只是因为这个政权本来就应该被颠覆。一个不能允许一支笔的政权,就是一个应该颠覆的政权,一个惧怕一支笔的政权,就是一个必然被颠覆的政权。

本周六(12月25日)是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被判刑的一周年纪念日。生活在澳大利亚的张鹤慈先生特此撰文,讲述自己去奥斯陆见证诺奖颁奖仪式途中,遭到中国警察限制人身自由,并与其”讨论”刘晓波的过程。

去奥斯陆参加诺贝尔和平奖,途经中国,12月4日被上海浦东机场警察非法绑架24小时,十几个警察在我周围,限制我的一切自由,但没有阻止我说话。

反正也没有别的事情可以做,就和管我的警察聊天。开始,我边上的床上的三个警察不说话,由我给他们介绍刘晓波其人其事。

后来,我开始谈澳洲,特别是全民教育和全民医疗。和比他们工资高的多的澳洲低保–失业金。一个警察回答我,澳洲人少;

能够交流,我就没有白费功夫,我问,是上海人少,还是青海人少?人少的地方就比人多的地方发展的好?

这些年轻警察,基本都是大学毕业后,参加工作不久;接着,我就和他们谈,来澳洲读书的孩子,下飞机就买房买跑车,谈裸官,谈东德,苏联,政府高官仍然养尊处优,而直接面对群众的下层警察是改朝换代后被清算的主要对象。

一个年轻警察,居然和我探讨60年代饿死人的数字,他谈了海内外的几个不同数字,这个探讨没有能够展开,他就被叫走了。几个愿意和我讨论的年轻警察再也没有回来。

叫年轻警察走的,是一个年级比较大的警察,这时,我和他谈温家宝,谈他讲的人权,自由,民主等普世价值;谈吴邦国,贾庆林等反对温家宝,强调中国道路,谈下面的不同报纸的不同表态。

他的回答是,他们是下面的,不管上面的事情,只管自己的工作。

我回答说:上面变动而下面不动的,政党变换,下面的公务员,警察军队不变是澳洲,美国。而你们是共产党的警察,上面变了下面难道可能仍然不变?

他回答,这样,我们就更应该支持共产党了。

我说;就是仍然是共产党政权,上面的变化也不能不影响你们,江泽民上台,弄掉了一个陈希同,他是北京的,可能不影响你们上海警察,但胡锦涛上台,弄掉了一个陈良宇,上海干部没有受到影响?现在习仲平还没有上台,薄熙来为了在政坛上赌一把,不是也弄掉了一个文强,弄掉了多少你们警察?

他的回答是,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这个回答,我知道我基本达到了目前,因为他说的,你什么都知道,就是承认我说的是真实的。

前前后后一共有十几个警察在我的周围,我也对这十几个警察介绍了刘晓波的其人其事,我谈的最多的是,刘晓波和颠覆中国政权。

这些警察基本不了解刘晓波,也不清楚,为什么他会判刑11年;一个得到诺贝尔和平奖的人,中国警察不了解还算是正常,而一个刚刚被中国政府判刑11年的人,中国警察差不多完全不了解,他们也应该觉得不正常。

下面是我当时谈话中的主要部分:

刘晓波怎么能够颠覆你们的政权?你们的政权是纸糊的?

就我一个人,赤手空拳,你们就使用了十几个警察,如果算上两班倒,可能有二十多个;还不说你们有几百万军队,几百万警察,武警;不说你们的核武器,飞机军舰。也不说你们上亿美元的进口的高科技的警察设备。而刘晓波手里,只有一支笔,一台电脑,一个鼠标,一个键盘。怎么就能够颠覆了你们政权?

就先不谈国家机器,只谈舆论宣传,而你们掌握了国家所有的电台,电视台,报纸,书籍的出版;有成千上万的网警和国家控制和圈养的评论员。你们根本就封杀了刘晓波在国内的一切声音。

在海外,你们扶植,收买,建立了电台,电视台,报纸,网站。虽然没有能够完全控制掌握海外的中文媒体,但至少也在海外占了多半边天;你们花费了大量金钱。在海外华人社区中也占据了至少是多半边天;而刘晓波手里,只有一支笔,一台电脑,一个鼠标,一个键盘。

为什么刘晓波一个人一支笔,就能够颠覆了你们的政权?

但刘晓波的确能够颠覆政权,也的确在颠覆你们的政权;这是因为你们这些贪官污吏在一直颠覆你们的政权,是因为他们这些倒行逆施一直在颠覆你们的政权,现在把刘晓波判刑11年,就是帮助刘晓波颠覆你们的政权。

刘晓波之所以能够颠覆中国政权,只是因为这个政权本来就应该被颠覆。一个不能允许一支笔的政权,就是一个应该颠覆的政权,一个惧怕一支笔的政权,就是一个必然被颠覆的政权。

(德国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