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推墙族:为什么他们那么爱抢尸体

p091227122

2002年 3月15日,湖北襄樊市的高莺莺惨死,他们抢尸体,说高莺莺是自杀; 2009-年6-月17日,湖北石首市的涂远高惨死,他们抢尸体,说涂远高自杀 2010年12月25日,浙江乐清市的钱云会惨死,他们抢尸体,说钱云会死于交通事故 我就不明白,为什么他们那么爱抢尸体?!!

为了得到一根铁钉,你们失去了一块马蹄铁;为了得到一块马蹄铁,你们失去了一匹骏马;为了得到一匹骏马,你们失去了一名骑手;为了得到一名骑手,你们失去了一场战争的胜利。——在当下中国,钱云会村长这样的“小人物”,可能就是你们的一枚铁钉,不要忽视他、侮辱他,不要以为他可有可无。

政府曾经苛刻对待为村民维权的钱云会村长,那么,民众回报以苛刻的怀疑,就自然而然了,既然曾经是凶手,那现在也有可能也是凶手。所以,政府善待维权者,也就是善待自己。

像钱云会这样的维权人士,他们的非正常死亡,政府立马成为第一嫌疑,很难说清楚。——这点,足以让政府恐惧、反省和改良:不要与民争利,不要管制言论,不要违法行事。可用的时间不多了。

一昧告压制、管制、删除、禁言来对待疑问,所有的积怨累加,最后可能会凭借一件不相关的小事爆发,难以收拾,看起来无逻辑,其实很逻辑,解决方法在政府那里:让民众说、让民众说、让民众说。

只有建立在言论出版集会结社的自由与民主选举政府的基础上 面,才是有力的政治。(毛泽东答中外记者团) ——《解放日报》1944年6月13日

很多人说《独唱团》的名字不吉利,独,所以一期就死。这些人太迷信了,不对,独裁就很长嘛。

推荐查理.芒格的一句话:糖果和大便搅拌的结果,你得到的还是大便。——如果你是糖果,就远离大便吧。

《牛壹周》第10期刊首语2:蔡定剑老师走了以后,易中天教授写过一贴挽联。联曰“宪政即限政,公权不可膨胀;民主非明主,言论必须自由。”如果我们每个公民都深刻地理解了这简单的几句话,我想九天之上的蔡先生也应该可以瞑目了吧。

负责我的警官曾问何以老打赔钱官司,我说就为出名;问为啥要跟媒体说,我说是为炒作;问为啥老跟敌对媒体说,我说人民日报和新华社不来听嘛,我特想跟自己人说。我反问他你还问啥不了,他说啥都不问了你他妈答得太到位啦。在他撅屁股前把草纸递上,这叫好钢使在刀背儿上。

年初纽约时报报道,韩寒说:“中国政府希望中国成为文化大国,但我们的领导人却是一群文盲。如果情况无法改观,中国能让世界记住的只有茶叶和熊猫了。”

(中欧社摘编自推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