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中国青年报:乐清上访村主任“交通事故”致死 疑云重重

村民说,这几年上访,钱云会没睡上几个好觉。现在,他永远闭上了眼睛。

12月25日,临近元旦,节日气氛逐渐在我国的城市农村弥漫开来。这一天,在浙江温州乐清市蒲岐镇寨桥村,53岁的村主任钱云会脸朝下,被一辆大型工程车压断了脖颈。

一起不寻常的“交通事故”

在经过寨桥村村口的虹南公路上,大车压过钱云会,约是在上午9时25分。

9时30分,钱云会的遗体旁已经围上了众多村民。不少人拍下了现场照片,此时,肇事司机已经不见踪影。

在事故现场,村民中间悄悄在流传“村主任是被4个人抬起,扔在工程车前轮下压死”的。很快,人们在当地网络论坛上发出了“蒲岐一苦难的村主任为民办事的好村主任今早被杀”、“乐清寨桥千古奇冤”等为题的帖子。

而在新闻门户网站上,钱云会生命的消逝化为这样一条简短的消息:“乐清蒲岐镇今日发生一起交通事故,致1人死亡”。

该官方报道来自温州日报报业集团主办的“温州网”,发于当天下午18时42分,作者是通讯员吴晓初和记者张丹。报道称:“一辆运送石料的工程车将一行人撞倒,导致其当场死亡。据了解,肇事车牌号为皖K5B323,是乐清临港工业区围垦工程的车。乐清市公安局接到报警后,立即指令交警赶赴现场,同时指令就近的蒲岐边防派出所派员到现场营救。据调查,死者为寨桥村村民钱云会,男,现年53岁。”

“乐清市相关领导非常重视,第一时间赶赴现场指导处置。目前,肇事司机已被警方控制,该事件正在调查处置中。”

正是报道的这最后一段话引起了网民的强烈质疑,在当地论坛被评论为“如果只是普通交通事故,为什么乐清市领导要‘非常重视’?”

中国青年报记者联系到了寨桥村村民。据多位村民反映,他们全村电话“都给控制了,如果谁的电话打了,政府马上就知道了”。不少村民已经接到了镇政府办公室的电话,被问到是否知道此事,并对村民说:“你们村的人都说我们政府人把他抬起来放在车下面,其实不是这样的。”

“如果是普通交通事故,政府这么控制干什么?”网民提出质疑。

到了12月26日,当地村民在网上这样写道:“奇怪,市府市委不是高度重视吗?昨天这样雷厉风行的,今天呢?我就在村口看,啥人都看不到了,难不成办案神速,已经破案了?所以现场都不要保留了?还是昨天已经把全部敢闹的都抓了,知道今天没人敢闹了?”

村主任之死现场笼罩五大疑云

在惨不忍睹的照片上,钱云会横躺在路中间,脸向下贴着马路,双手手肘弯曲,像举起双手的姿势,颈部刚好被压在了工程车前轮轮胎下,身首异处。根据遗体的现场照片,网民总结了五大疑点:

第一,工程车逆行之谜。“发生事故路段原本是双向四车道,为何变成了双向二车道了?工程车为什么不是正常行驶,而要逆行撞死死者?”

第二,死者身体方向之谜。“就算是死者当时在横穿马路,工程车撞过去,死者倒下,也是倒成和路一个方向的。一个向前的力不可能造成侧倒吧。就算被撞给压后,也是整个身体给压吧,不太可能只有颈部给压住,其他都还好好的,还刚好和轮胎、马路成90度?难不成是死者诚心找死,横跪在马路上等人撞?”

第三,路口摄像头失效之谜。“相信大家都知道在‘平安浙江’建设当中,有个‘天网’系统。也就是每个路口、村口,都有摄像头,没有装的应该是少数。巧不巧,事故路段的村口原本有的‘天网’摄像头,离奇失踪失效了,人为还是巧合?”

第四,工程车不刹车之谜。“现在政府说是交通事故,但路面上没有一点刹车痕迹,大家看清楚轮胎,一点点刹车的痕迹都没有!哪怕是一点点!”

第五,肇事司机被带走之谜。“新闻说肇事司机已被警方控制,压死人后5分钟,现场已经没有司机了,村民说是立刻上车给特警带走的。特警来得也太快了吧?是已经等在那里准备了吗?”

“可怜的村主任,上访无门进车轮”

“可怜村主任竟是这样的下场,上访几次,班房进几次,真是上访无门进车轮……”寨桥村村民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

记者了解到,从5年前开始,钱云会就是一个始终在上访的民选村民委员会主任。

2004年4月3日,浙能乐清电厂征用寨桥村146公顷农业用地,村民没拿到一分钱补偿款,不同意签字。2005年4月20日,寨桥村换届选举,钱云会通过村民选举当上了村主任。他任职20天后,村民找他讨说法,他由此踏上了带领村民上访的长路。

在上访过程中,他先后3次被投入看守所。

2010年4月,新闻媒体曾刊登过《乐清蒲歧镇寨桥村选举代表村民“被同意”》的舆论监督报道。当时,群众告诉记者,此次村民出现退选、罢选的背景,是村主任钱云会正被关押。政府干涉选举,是因为害怕钱云会出狱后,村民继续选他当村主任。

村民称,“浙能发电厂征用我村的土地,到现在一直没有赔偿,现在发电厂已经修建完毕。而我村又有土地被政府承包给一家香港公司,名称为临港开发区。而压过钱云会脖颈的,正是临港开发区的工程车。”

寨桥村和邻村的村民都证实:“这个村主任以前因为征地问题上访,被关多年,最近刚放出来,是今年该村最大的村主任热门候选人。在选举前夕发生命案,实在匪夷所思……”

12月26日,中国青年报记者在“温州网”上看到以下报道:“12月26日,记者电话联系乐清市蒲岐镇党政办,一名张姓工作人员说,他已经注意到网络上的消息。‘这只是一起交通事故,是有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把它和之前的上访联系起来。’他说,钱云会在2005年时,曾任寨桥村村主任。随后,记者又电话联系乐清市委宣传部和乐清公安部门,两部门表示,有关这一事故的调查,今天下午将有新的消息发布。17时18分,记者再次致电乐清市委宣传部,该工作人员则表示,目前还没有进一步消息。”

现在,天涯等论坛上仍留有“钱云会”ID在2010年6月发出的呼吁:“如此强取豪夺、一手遮天的行为,是官还是贼?试问一个以农耕为生的村子,会自愿将自己赖以生存的土地出手转让,不拿分毫?”

“为了解决寨桥村的土地问题,我钱云会和众村民为了讨个说法,奔波六载,却一直未被妥善处理。迫于无奈之下,只能上网公开事实,让更多的人了解此事,也希望人民的权益能得到真正的维护。”

落款为“代表人钱云会”,“此文章发布内容若有任何污蔑之嫌,由我钱云会负责。”

村民说,这几年上访,钱云会没睡上几个好觉。现在,他永远闭上了眼睛。

(记者庄庆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