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梁文道:帮凶有时比掌权者更可恨

p091107105
资料图片:凤凰卫视主持人梁文道。

通常在一个非常黑暗的社会里面,大家会很痛恨那些高高在上,欺压大家的人,但是实际上有没有想过,这里面最可怕的,或者最可恨的,未必就是那个掌权者,而是围绕在他身边的人,而是奉承他的人,或者是平常乖乖听他话的那些人。

凤凰卫视12月21日《开卷八分钟》,以下为文字实录:

梁文道:通常在一个非常黑暗的社会里面,大家会很痛恨那些高高在上,欺压大家的人,但是实际上有没有想过,这里面最可怕的,或者最可恨的,未必就是那个掌权者,而是围绕在他身边的人,而是奉承他的人,或者是平常乖乖听他话的那些人。

今天继续给大家介绍这本《我们扭曲的英雄》作者是韩国的大作家李文烈,昨天我们就说到,从汉城转到乡下念小学的转学生韩秉泰,一进这个学校,就想抵抗这个班上的班长严锡大,结果遭遇了同学们的无情打击。这里面就说到,后来韩秉泰实在是受不了,他实在太可怜了,一个小孩子没有人跟他玩,大家都欺负他,他目睹这个班长作威作福,但是老师对他好的不得了,觉得他是个模范生,同学们非常敬畏他,当他是英雄老大,但其实他又抢同学的东西,他非常看不惯,但是没办法,他到后来自己也近乎崩溃了,于是他就终于有一次做了很丢人的举动,就是对严锡大哭了起来。

我隔着像潜水一样涌出的眼泪,模模糊糊看着他的脸,接着听到了柔和的声音,他就跟我说,现在可以回去了,窗户合格了,因为他要负责擦窗户,而这个严锡大是班长,监督大家同学的工作,老说他不合格,现在说他合格了,不用哭了,我检查你那么多次,这回总算放你回去了,他说“他将我从孤独疲乏的对抗中解放出来,我对于这种宽容心存感激,第二天我献上自己心爱的自动铅笔,向他表示自己的感激,虽然对抗结束的有些荒谬,但屈服的果实确是甜美的,长久无止息的反抗之后的屈服,更是无限甜蜜。当严锡大确定我已被纳入他的控制了以后,对我的恩惠就像瀑布一般倾泻而来。锡大首先施与的恩惠是帮我重新排定打架的排名。”

过去大家打架,明明他一开始可以打得过很多同学,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是个被排斥的人,泄气了,人家特别凶狠对待他,他居然会输了,他说现在我居然能够打赢那些当年排名比我高的人,然后他又发现,同学们对他非常好,锡大对他特别好,甚至这个严锡大有时候欺压别的同学要他帮着做事,却绝对不会对他做,这是为什么?这就有点像我们说,做人得有点统战价值,你一来就屈服,那很无聊,你一开始反抗强权,反抗到后来临死不屈,真要临死那一刹那,你服了,那你以后就很有希望,很有出息,就能够像我们的韩秉泰一样,当上二把手了。

他后来反省,如果仔细推究,所有那些回来的东西其实都是严锡大当初从我身上夺走的,冷静而言,我只是找回了属于自己的东西,而锡大也只是在一些微乎其微的地方给我一点好处,但在我的潜意识中,经过一次彻底屈服之后,所有的事情都像是锡大所赐给我的巨大的恩惠。然后他就说到,过去他曾经想向老师揭发严锡大的恶行,但是老师反而说他是个告密的小孩不懂得合群,他向爸爸说自己的悲惨的遭遇,他爸爸也不同情他,为什么?他爸爸就是成人社会中的失败者,原来在汉城是当官的,被贬官到乡下来了,他一心想的就是怎么样重拾权力爬回首都,所以对父亲而言,儿子这么做是没出息,这个父亲反而觉得那个欺负大家的严锡大了不起,将来是能成才的英雄人物。

现在再看看,他说除了打击我精神上的虚荣之外,安于严锡大的秩序对我是一点损失都没有的,如前所述,“我以前不屈服的长久抵抗,现在反而成为勋章,使我享有多种特权,从某方面来说,现在的我比在汉城的儿童自治会,和少数服从多数的那种民主选举的假规定,所享受的自由还要多”。过去在汉城的小学里面,大家动不动民主选举,其实你很不自由的,因为有很多规矩,大家定出来,大家要遵守,但是现在在这个特权阶级的班级里面,一旦服从了,而且是经过抵抗之后的服从,现在当上了二把手了,他觉得自己自由得不得了,自由无比。

然后这里面出了个奇怪的事,这个奇怪的事是什么?就是后来大概是接近当时韩国社会气氛的变化,班上换来个新的老师,一个级任的老师,这个班主任一眼就看穿这个班的问题,铁腕镇压严锡大,而且揭发他原来过去成绩那么好,全是因为叫同学帮他做功课,抄人家的试卷,抄袭作弊等等,然后他又逼迫大家,要跟严锡大断绝往来,换句话说,我可以理解这个老师,像美国去对付他所谓的那些不民主国家一样,是强行移植民主进来,要大家推翻班上的小强权,这个班长。

结果当时这些事情就闹的很大,全班同学一开始非常震惊,他们崇拜的英雄严锡大被老师打得痛哭趴在地上,然后大家这时候怎么办?树倒猢狲散,马上就一帮人出来告发严锡大,各个都说他坏,争先恐后地表态说严锡大怎么欺负我们,严锡大怎么样,骂他的人全是当年他的小跟班,反而我们这位男主角韩秉泰,这时候觉得反而受不了,不对劲,他就不告发他,他保持态度中立,于是结果后来就是被同学们一起厌倦,终于他就说,“当我们真的开始恢复民主选举领导全班领袖那一瞬间,我觉得相当难堪,功课打架或别的方面有才能的孩子没有一个能够跟锡大撇清关系;相反地,那些代替锡大考试,帮助他骗取老师的信任和宠爱,暗中动手脚,放任锡大威胁班级秩序的,就是这些新上台的班级领袖”,民主选举选出来有能力的人,恰恰都是当年锡大的帮凶。

故事的结局是,数十年之后,80年代韩国经济起飞,政治民主化了,我们这位男主角他当年的同学,那些他非常瞧不起的见风使舵的同学,在社会上非常成功,然后他就觉得自己一无是处,越混越糟,有一天回到乡下,居然看到严锡大,严锡大在街上犯事,当场被警察铐住手铐抓走。

这本书为什么叫《我们扭曲的英雄》?李文烈在这里面有个很暧昧的态度,他讨厌那个极权的班长,但那个班长好像反而比较像是个英雄,只是被扭曲的英雄;而永远跟随在他身边作威作福,永远奉承他的人,今天在社会上是实至名归,真真正正的人上人。

(凤凰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