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王馨语:代表人民打人

p101222102

要是碰到硬茬,非要闹大,进了法院,又如何?董事长法院会没人吗?市政府,人大会做什么,那里一样有人。原告被告,全在于谁有权有势有钱,自己有理恐怕也要送礼送2万给法官,等到法官在那边收了10万之后,你的2万虽不退还给你,可你也还是会输。法官跟警察一样,还有所谓社会职能,叫做调节,能不打官司的就调节,原本这是减少公共资源损失的办法,结果也成了法官游戏的工具…

又要写时事了!假如有一天我真的沉迷于此,我的目光也不必盯着中国这样的大字眼,单是我的家乡梅河口就不会让我行笔无题。

一,人大代表打人

这事发生在今年11月1日,之所以等了近两个月才写,是因为我觉得如果不是记者而是评论者,最好是给事件一点发展的时间。11月12日,网络上有了一次报道,事件11天后上网,速度还可以。除16号的后续外,之后一个多月,再无消息。

免得麻烦,请有兴趣的读者到新浪看那篇报道(我并非从报道中得知此事),我也引几句,以另此贴完整:http://news.sina.com.cn/s/p/2010-11-12/051521457999.shtml

罗建国夫妇是农民,4年前进城到梅河口市博文学校(私立)做校工,最开始夫妻俩一起给学校食堂做豆腐,每人每月工资1500,后来老罗媳妇调到了食堂当服务员,老罗就一个人做两个人才能做完的豆腐。老罗第一次要求涨工资碰上了到处都涨工资,他的也就涨到了2600,他觉得还是太低了点。今年他再次提出涨工资,要求涨到3000,否则辞职,校方答应给涨到2800,他也同意了,但之后收到的依然是2600,因此那天他就去董事长那里反映情况…

“他让我下跪,还得跪得直溜溜的……不敢不听,他边骂边打我,我不敢反抗,周围站的都是他的人,我只能求饶……他打累了去喝茶水,喝完接着再打……我觉得没脸活下去了……”11月11日,44岁的罗建国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已经10天了,尽管一直用药治疗,但他仍然不敢大声说话,因为血气胸,他连翻身都成了困难的事。

--这是网上报道的内容,也是梅河口一些知情者的说法。

老罗说的他,名叫丁仁奎,是博文学校(那里是初中高中合校)的董事长,校长呢是他儿子,他自己呢,还是吉林省人大代表。

当日老罗下午13点左右进的董事长办公室,报道中说:

“一进门,屋里挺多人,有我们保卫科长武文刚、有后勤主任文永兰、还有董事长的二儿子,董事长丁仁奎就坐在那看着我,突然喊了一声:‘你跪下!’我不敢不跪,一屋子都是他们的人。董事长就开始骂了:‘就你想开2800的工资?’然后就冲着我踢了几脚。”罗建国说,董事长边骂边踢打,一屋子人都不吱声,他被打得一直求饶,“他打累了就坐下喝茶水,然后过来继续打。”罗建国痛苦地回忆着那段经历。就这样,直到15时许,在罗建国的不停求饶下,丁仁奎告诉他:“工资也不给你了,你赶紧滚,什么都不许拿,限你4点之前滚出博文!”

二,此胸不能开刀

血气胸,这是老罗被打之后的症状,记者去看望他的时候,他刚刚被抽出胸腔内600毫升的积血。

解放派出所主管刑侦的副所长王占峰告诉记者,派出所已经以治安案件立案,并找了几位目击者做笔录,但连续几日找打人者,他都称是在外地出差。“法医鉴定出来后,我们已将案件转为刑事案件。但鉴于是轻伤害的鉴定,我们没有权利对当事人采取强制措施。”王占峰说。同时警方表示,一旦罗建国需要做开胸手术,那么轻伤就将转化为重伤,后果就相当严重了。

以上也是引自11月12日的报道,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正常,医生警察都表示情况严重,看起来是要严肃处理的。记者还去人大问了问,工作人员对丁仁奎打人一事很吃惊,他们称,人大还不知道这件事,警方也并未通过当地人大调查或通报这一情况。记者问,一旦确认丁仁奎涉嫌伤害罪,人大常委会将如何处理?工作人员表示,一切都按照规定办。

很像电视剧,可是人大工作人员说的话也属正常。

一个多月过去了,网上是没再有动静了,老罗自然还是血气胸,似乎警察,人大都把这事给忘了,据当地人说,资产几个亿的博文学校的董事长还在此期间到香港转了一圈。

我是当地人,虽然有些书呆子,但是这个社会,或者那里的社会,我还是多少知道一点的。无疑,私了了。打人的给钱,挨打的闭嘴,全在于钱数够不够堵嘴的。置于这私了的整个过程,倒值得一写,因为这就是中国。

事发后老罗女儿报案,可报案后老罗这一家能做什么?那种情况下,人们总是会说“人家有人!”这里有人,那里也有人。这是用脚后跟都能想到的,董事长,人大代表有人,派出所里有人,立案如何,怎么查是人家说了算的,前脚接待了记者,后脚可能就给董事长打电话。最后,连警察也会劝老罗接受私了。

可是就像那派出所所长说的,一旦开刀,就是重伤害,就不是私了不私了的问题了。因此,此胸不能开刀,好在董事长医院也有人,平时亲属有个大病小病的搞个高级病房也是常见的事,遇到这样的事,医生说此胸不必开刀也不是不可能。

要是碰到硬茬,非要闹大,进了法院,又如何?董事长法院会没人吗?市政府,人大会做什么,那里一样有人。原告被告,全在于谁有权有势有钱,自己有理恐怕也要送礼送2万给法官,等到法官在那边收了10万之后,你的2万虽不退还给你,可你也还是会输。法官跟警察一样,还有所谓社会职能,叫做调节,能不打官司的就调节,原本这是减少公共资源损失的办法,结果也成了法官游戏的工具,老罗这样的情况,到了法官那里也是调节,摆着中间人的姿态,你老罗有什么风吹草动法官都会第一时间报告给董事长。这样的事太多了,即便是在小小的梅河口。

不管你是市长也好,人大领导也好,法官也好,派出所所长也好,还是医生,你总有儿女亲戚,要上学,而人家是开学校的,是有钱人,是人大代表,说不定家里还有奖状。

不私了,老罗可以做什么?胸中虽有气血,也只能等到风头过了再开了。因此,老罗虽然可以对记者忿忿地叙述,却不得不接受私了的结果。

所谓冤屈者,如窦娥,我们在看她的故事的时候确实气愤,不过他们的故事起码还有机会让我们气愤。如果我们想想每天发生在中国的那些个私了,那些个因私了而我们无法看到听到的故事,估计你我都也要血气胸了吧?社会黑暗之极点不在于黑暗遮住了光明,而在于黑暗遮住了黑暗。

三,证词,跪求打我一会

到目前为止,除了老罗身上实实在在的伤,还能看见的只有一份证词,来自博文学校后勤主任文永兰,她说,当时她确实在场,罗建国是去求董事长留他的,并主动跪下,董事长看他这样生气才动手打的他。而且她还说:“只打了不一会儿。”多么朴实的后勤主任,我总是觉得搞后勤的人错不了。她的证词在法律上值什么我不知道,但是对我这样一个写字的人来说,她一句话,一切都明了。如果说老罗主动跪下,而董事长就是因为老罗下跪的这个行为而生气,而打人,那么理由动机是什么?不好看?当时没有外人。怒其不争?凭什么?难道是说:“老罗,男儿膝下有黄金,你就为了那么点工资,连黄金都不要了?真是可气,我要替你爹妈抽你”,这样?最经典的是那最后一句,“只打了不一会”,读者细心揣摩一下,就按照主任的说法联想一下事发当时… 想想老罗主动下跪,再想想老罗为什么下跪,为了涨工资?为了留在学校?就是说董事长因为老罗要求涨工资而开除他?很明显,后勤主任只能搞后勤,要她当一个 5毛她都当不好,而且她还认为严重性同时间长短有关,因此再遇到令人怒其不争的人,最好是开枪毙了他。

不管动机多么纯洁,打人总是不对的,何况还因为“好心”把人家打成了血气胸,然后还不露面,也不去医院说一句:“哎呀,老罗,你看我,下手太重了”云云。可人大总应该放个屁吧,人民代表打人民,还是农民,还是农民工,没有,没有屁,静悄悄,也许有蔫巴屁,内部品味了,外人是啥也没听见,好像说,既然代表跟人民私了了,人大也就别充大人了。

四,饮冰室文集点校

除了博文学校,还有个“饮冰室文集点校”,这不是学校,是梁启超的文集,很不错的书,不长,才 4000页。其中有那么一篇,叫做“论中国学术思想变迁之大势”,梁启超在文中对比了中国先秦思想与古希腊思想,提出了若干点中国思想的优势,同时也提出了更多的缺点。比如说这优势,作者列了五条:国家思想的发达,生计问题的昌明,世界主义的光大,家数的繁多,影响的广远。具体说,作者认为中国思想多为国家思想,而希腊思想则为城邦思想;中国思想关注民生,希腊思想则不;中国思想最高目标是平天下,而希腊岛民则难以企及;中国思想派别众多,希腊则寥寥几人;中国思想影响到今天,希腊思想因不切人事而没有影响太久。至于中国先秦思想中不如希腊的,作者例举了6条,不一一展开,分别是:逻辑思想的缺乏,物理实学的缺乏,无抗论别择之风,门户主奴之见太深,崇古保守之念太重,师法家数之界太严。

作者所例举的这些个优缺点可以说是有一定道理的,只是可惜他没有继续说下去,包括他老人家也一样不善于在两个现象之间建立逻辑,因而没有说明正是那些优点导致了相对应的缺点。且不说别的,就是优点中那前两条就是矛盾的,先秦的思想能既重国家又重民生是因为当时国小民少,当然比希腊自然是大和多的,一旦国大民多,国家思想和民生思想则必然矛盾,因此后来的思想界多倾向国家思想,而少民生思想(今天也是,改革开放,一国两制这样的国家思想就显得要比小康更像那么回事)。此外,希腊思想中的逻辑优势,物理优势正是来源于不足以造世界观的希腊岛国这个弱点,而抗论优势,无门户优势,不尚古,家教界不严的优势也是因为希腊只有寥寥几人。

希腊小,希腊后来影响的欧洲各国也都小,小则细,则精。柏拉图,亚里士多德的政治学如果要产生,自然也需要有土壤,而当时雅典的人口可有今天梅河口的人口多?人文科学与自然科学有个区别,前者无积累,后者有积累,我们所说的“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指的是后者,爱因斯坦如果是牛顿的信徒,那么自然科学就不能发展,但是牛顿毕竟给爱因斯坦省了不少事,不必从来;朱子要是孔子的信徒呢,也不行,因为没人能证明孔子就是对的,且如果没有突破和另立门户,人文科学的信徒们就像祖产继承人,只会看到祖产越分越少。但是,由于国家思想的统治,中国人文科学走上自然科学的路子,一个踩一个的肩膀。

后来西方繁荣的思想都是源自国小人少,但是其思想依然不宜于做大,今天的世界就是例子。中国的思想善于做大,小处则丑陋,破烂,今天的中国就是例子。只是,小处好了,即便没有大思想,由好的小处集合起来的大处也会好,而大处好了的,小处依然那样糟,那么大处早晚也会被众多的小处拖垮。

(本来是不想加这段的,不过毕竟大多数读者都不是梅河口人,关注一下上海北京还说的过去,关注梅河口总是让我觉得在强人所难,所以在这里引了书,再理论一下,也让读者不白看吧)

五,世界有多大?县级市那么大

不管是搞什么领域(人文科学)的研究,有梅河口那么大的地方就足够了,那里不耽误柏拉图搞出政治学,不耽误亚当斯密搞出经济学,不耽误涂尔干搞出社会学,尽管马克思可能会在那里默默无闻。

什么是政治?人大就是,一个成功人士,或者说一个有钱人,做一做人大代表好处多多。现在这个身份就像是买一送一,你是有名私校的董事长,如何不送你一个?双赢,一方面笼络了先站起来了的人的政治会安心,另一方面那先站了起来的人会得到实惠。除了送头衔,还送企业,赶上国企改革,还没有考虑改革呢,就先把企业卖了,价值上亿的酒精厂3000万就卖,可也不是乱卖,卖给辽源市的一个公司,然后当时的市委书记就是辽源来的,然后此人现在又成了通话市的市长,直接管梅河口,原来国有的酒精厂现在就变成了官员的金库,上上下下打点的舒舒服服,然后在一个踩一脚油门就能从东城到西城的屁大的地方,厂长的老婆也开着200 万的车,然后今年10月,这个厂里还死了一个人。如果把目光放在国家整体上,这些就看不出来了,要看中国,只能往小处看。

什么是经济?私校董事长就是,有了钱,政治会向你微笑,派出所所长,还有法律也向你致意。经济让你雇人,然后让你可以打他,然后让别人替你周旋,然后让你能让被打的人闭嘴,暂缓手术,然后让你去香港转转。在梅河口当市长和市委书记都不是长久的,多数都是跳板,是升迁的过程,多数人成了通话的,长春的大官,有的升不上去的,当完市长市委书记就在本地当所谓开发区主任,成为土霸王,权力没有大发展,一家人可是越来越富有了。

什么是社会?派出所所长,医生,后勤主任,再加上老罗这个农民,就是社会了。百姓们一个个都知道官坏,又说不清楚坏在哪里,这是为什么,因为他们坏成了体系,当中没有一个是好的,不坏无法生存,无法赚钱,无法升迁,想稳定生活都难。腐烂有两种,自然腐烂从外向里,如果遇到了蛀虫,苹果外表似乎还会更加光鲜,但是越往里面咬就越黑,仅做一个假设,如果说国家领导有勇气和胆量去动一动梅河口,那么从古至今所有的恶,臭,坏,乱都会一股脑冒出来,绝对没有什么东西是梅河口没有的(其他地方可能也一样),当然,即便是国家领导也不敢这样做,把梅河口这样的苹果切开就等于承认了这一大车苹果都是如此。借着这样的势头,大家还是可以安安稳稳地坏几年的,只要别搞出大事。可是,我是百姓,我不怕看见苹果的内部,我能写,也有些人看,就不得不呼吁更多的人去看小地方,去切这些苹果,让虫子们见阳光,而梅河口,则足够我切几年,写几十万字的了。

中国思想是国家思想,民生思想不是中国思想而是中国人的思想,是实用主义的思想,因为中国思想想的是国家,不是百姓,百姓就只能自己想,国家思想中凡是涉及到百姓的地方总是不够劲,政治不行,法律不行,经济不行,而中国人面对问题的时候,也不会去找法律,而是去找法官,不去找公安系统而是找所长,碰上了既是董事长又是人大代表又认识所长,法官 … 的,就只能忍了,有私了都已经不错。

因此,中国问题须往小处看,往梅河口看,往千千万万个同样大小,足够让这个大师们造出精确的思想的小地方看。

六,社会网能网住什么

现在那么火的社会网不是由中国人创造真是可惜,这原本是中国特色。本来中国人之事就在于一个关系,这个概念却被外国人偷了,可气。可是外国人学艺不精啊,他们有什么关系,他们是人+法+人,哪有中国人的(人+人)+-x / 法 来的直接?因此,社交网一出现,在国外它确实能网住那里的社会关系,以至于隐私,秘密之类的问题全部出现,法律即刻跟进,在国外,拿到了一个人的社会网密码,这个人几乎就是透明的。可是它在中国能网住什么?它一进中国就立刻被国家思想霸占了,你也说国家,我也说国家,不知道谁是梅河口的,也不知道董事长认识所长,认识医生,还管着后勤主任。中国真正的那张网在暗处,在电话本上,在饭店里,在洗浴中心,在麻将桌上,在人的脑子里。若是把这张暗网搬到互联网上,恐怕Google所有的计算机也不够处理。

但是,网也带来了一个机会,那就是只要一个苹果能引来成千上万双眼睛去看,它里面的虫子自动就冒出来,当然,还需要有当地人给大伙指引视线,这也就是我准备和正在做的事。有时候我在想,如果在中国的网上能像Facebook那样组织网民的集体活动就好了,外国人经常组织活动,约好突然间在某个广场所有人都静止不动3分钟,如果中国的网民有组织,能够约定好在一个时期内关注一个地方,比如一个月,比如梅河口,那么这样的力量差不多就能将梅河口翻过来。可惜太难。

七,被代表

回到本贴中那位至今尚未露面的主人公,人大代表丁仁奎。说句有逻辑的话,他是梅河口的省级人大代表,我是梅河口人,那么或多或少他也就是我的代表,尽管我不记得选过他,事实上我没有选过任何人,然后我就被他代表了。我也没有办法,只是,他打人,总让我感觉里面也有我一份。因此写贴,大义灭我自己的代表,希望以后再有代表我的人,不管是拳头爽了还是龟头爽了,都别算上我。

八,后续

读者看到了这里,可以再看看11月16号出现的后续报道了:http://news.sina.com.cn/s/2010-11-16/024321476021.shtml

一目了然,似曾相识。

可爱的后勤主任也又一次出现了,她要是工资真的比老罗的还少,我看也不冤。

引董事长几个说法:

-确实打人了,因为那天喝了酒去的学校。

-打人后,董事长去广东考察,还不知道打重了。

-是踢了几脚。

-是老罗主动跪。

-董事长家属曾去医院,并给了1万元。

-600毫升血后,老罗胸中无血块。

-老罗工资比后勤主任还高。

-派出所联系董事长家人,董事长说尽快去接受讯问。

这是11月16号。

九,大红苹果中的几个坏虫子

CityBranding 这个概念绝不是指什么城市建设,交通,环境,经济,而是当地人的心声。心声有两种,一是对本地的爱,去推广自己的家乡,吸引外面的朋友来作各种客;二是本地人的不满,是对本地的舆论监督。而这一切都体现在网络上,因为城市品牌这个概念就是来自于互联网。目前最棘手的不是本地人如何去推广家乡,而是如何去监督,去表示不满。

我总想做这样的尝试,虽然不知道结果如何。好比梅河口这样的城市,说来也简单。5,6十万人口,当官的,有权的,名人,企业家也就是1,2千人,他们不写微博,但是他们的社会网最深,把这些人的社会网释放出来,梅河口这个苹果就没有不好的道理。

====================================

王馨语私人博客:http://yourongnaida.com/wangxinyu/

City Branding梅河口博客:http://yourongnaida.com/meihekou/

(一五一十部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