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目击四川渠县太平寨官方”智障者救助站”

p101221103
渠县水口乡太平寨官方“救助站”的高墙上围着很多村民,在看生活在下面的“5号”。

“我们有的官员想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怎么可能与政府没有关系!这不是实事求是,这是睁着眼睛说瞎话。”渠县一名退休的老干部对此感到愤怒。

随着另外一个官办救助站浮出水面,一个更可怕的事实出现在我们的面前,这也许是在学校的孩子们永远阅读不到的残酷,或许他们真的应该知道这片土地上发生的一切。若干年后,麻木才不会再现他们的脸上。

越深入越觉得可怕,殴打、交易、保护……使曾令全的“残疾人自强队”经营了17年,在领导的关怀下,曾令全向全国各地输送智障务工者从中牟利;在村民的关注下,殴打一再发生,惨叫声也早已习惯;在老板们追逐利益之下,智障者有了他们的用途……

这是孙志刚事件的延伸,救助制度的漏洞和缺憾导致了曾令全和一些利益相关者能够堂而皇之地从智障者手里获取利益,领导人、律师、记者……他们正在试图完善这些制度,让今后的中国不再出现类似的悲剧。有时我们安慰自己,中国正在变化,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但更让人感到猝不及防的是一周的采访中那些麻木不仁的面孔,村民因为碍于邻居曾家的面子而给曾家开脱罪行的模样,官员因为事件败露而互相推卸责任的模样,曾家人理直气壮的模样;在这时候他们完全忽视了智障者懵懂呆滞的模样。

还好,总有人告诉我们真相。

“我们有的官员想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怎么可能与政府没有关系!这不是实事求是,这是睁着眼睛说瞎话。”渠县一名退休的老干部对此感到愤怒。

随着另外一个官办救助站浮出水面,一个更可怕的事实出现在我们的面前,这也许是在学校的孩子们永远阅读不到的残酷,或许他们真的应该知道这片土地上发生的一切。若干年后,麻木才不会再现他们的脸上。

(面·木/云南信息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