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何频:中国的“核心利益”究竟是什么?

f091021501
著名华人出版人、美国明镜出版社及《明镜月刊》总裁何频先生2009年10月在布拉格。(摄影:黄频/中欧社)

中国外交上出现这么多障碍,陷于这样一个困局,完全是人为的、完全是自作自受。但眼下不仅没有人问责,未来还可能调门越来越高。不深切反省,中国必将陷入“越强调核心利益,就越损害核心利益”的恶性循环。

一个国家的外交,无疑要维护国家的利益,也会受制于该国的意识形态和政治制度。从这一点上看,中国在外交上与西方国家的冲突当然有结构性的因素。但是中国的外交陷入今天这样四面楚歌的境况,不能不说,有很多人为的失误值得检讨。

“中国视南海为核心利益”

我们看到一种流行的说法:因为中国迅速崛起,西方尤其是美国感到恐慌,于是拼命遏制;而中国的经济又已经羽翼丰满,用不着韬光养晦,看西方的脸色了,这种冲突也就难以避免。

某种程度上看,这不是没有道理的。看到中国如此迅速地追赶上来,西方国家确实不习惯,何况中国的意识形态和政治体制又跟他们如此格格不入?过去他们一度幻想:中国随着经济发展,政治制度会逐渐演变,变得更开明、更同质,但事与愿违:由于经济实力增大,中国的政治体制反而得到强化,日益强大的经济实力反而成为中国抵制、化解西方对中国人权、体制的压力的本钱。

不妨看看2010年以来,中国与外围国家的冲突激化,到底导火索是什么?美国和西方到底为什么对中国的崛起满心不快?中国为了消解西方的“不舒服”,应该采取什么办法?

口头上再三保证“和平崛起”,希望让美国和西方放心;但在具体操作中,却让美国和西方发现过去的担忧其实可能是真的——我们发现,最开始的导火索,就是2010年春天在中美高层会晤中,由美国国务卿希拉里传出的中国国务委员戴秉国说的一句话:“中国视南海为核心利益”。

戴秉国的职务,有人说,相当于美国的安全顾问。实际上,他既管中国的安全战略,又管中国的外交方针,戴秉国的权力比美国的安全顾问还要大——他是管外交部长的。这个职务非常重要。这句话传出后,美国立即反驳,而且外界也有各种猜测。而希拉里直到最近,在2010年亚洲行期间,又再次强调这句话确实出自戴秉国之口:

希拉里2010年11月8日接受《澳洲人报》专访时说:“当中国在战略与经济对话会上,第一次告诉我们,中国视南海为核心利益时,我立即作出了反应,说我们不能同意这一点……”

记者打断希拉里,追问说:“是不是戴秉国向你说的?”

希拉里回答:“是的。”

而据日本媒体报道,美国副国务卿斯坦伯格和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亚洲事务高级主任贝德也说,2010年3月访华时,戴秉国向他们表示,中国将南海列为与台湾、西藏、新疆同等重要的核心利益。

我们还听到一种说法: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马晓天上将,在新加坡的会议上讲,南海是中国的核心利益。

“南海是中国的核心利益”这种说法一出来,立即让美国大为紧张,南海各方的矛盾升温,而美国和日本的关系强化,并大力加强与南海各国的合作。之后,中国在南海又进行军事演习,使南海成为矛盾激化的焦点。

事涉“核心利益”就不可触碰

从国际法来讲,中国对南海有无可争议的主权了;而从现实政治来讲,很多国家染指南海,或占岛屿,或采石油,或捕鱼捞虾——马来西亚、菲律宾、文莱,尤其是越南。美国其实在南海并没有占有任何岛屿,为什么一听中国讲“核心利益”就很紧张,并立即声称南海问题事涉美国的“国家利益”?

美国听中国讲“核心利益”不是第一次。所谓“核心利益”,中国的意思是决不会让步。中国在台湾问题上就说过:这是中美关系中最重要的问题,关系到中国的核心利益。后来中美间经多次较量、多次试探、多次沟通,美国确实改变了过去在台湾问题上的率性而为,而非常谨慎小心,轻易不触碰这个中国事关核心利益的问题——对于美国来讲,台湾毕竟还是一个局部、次要的利益问题,犯不上为台湾而影响中美之间在许多更重要的战略层面的问题上的合作。

这么多年来,中国一直在喊对南海拥有主权,但是喊了多年,并没有实际跟进举措,没有引发冲突、摩擦——除了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与越南交火、中国的渔民与菲律宾也有些纠纷之外,这些争执的规模都比较小,都不足以将南海变成一个火药桶。

但是中国一讲出“核心利益”,美国就紧张了。南海是美国进行国际贸易的一个很重要的通行海域,中国声称这里是“核心利益”所在,那么美国是否今后就不能通行了?美国也担心其参与南海共同开发的可能性受阻,更担心因为中国的强势而南海诸国的反弹,进而引起亚太外交格局的错动和全球力量均衡的破坏——美国是将全球和平视作其战略最重要的目标之一的,这就难怪美国立即对中国的“核心利益”说高调反驳并反制了。

“南海核心利益说”竟是乌龙?

我们不能不纳闷:为什么中国要对外公然宣称“视南海为核心利益”?岂不是自己竖起靶子来招惹围攻吗?岂不是与“和平崛起”自相矛盾?岂不是向那些本来就不相信中国会和平崛起的西方国家授人以柄,对那些可能威胁到西方价值观的说法提供借口?

更匪夷所思的是,到底戴秉国和马晓天是否说过“中国视南海为核心利益”?在国际上闹得纷纷扬扬的时候,中国官方却声称,从来没有这么讲过!戴秉国与马晓天在内部解释中,也都否认自己这么说过;在中国的官方媒体中,更找不到这种说法的出处——2010年中国外交上热议的话题,竟然是一个乌龙事件!?

究竟中国高层官员是否说过这句话?调阅会议档案或者调出录音,其实应该不难查证。但是,中国没有这种追究的机制,也没有中国的媒体敢追究。这种“中国视南海为核心利益”的说法就这么传开了,中国对美国,对南海周边诸国的芥蒂就此加深。

朝鲜也是中国的“核心利益”?

后来发生了天安舰事件。全世界都在谴责朝鲜,唯独中国态度暧昧,迟迟不表态,后来温家宝去了韩国做安抚,在韩国看来,也不痛不痒。西方国家以及受到伤害最大的韩国,都感到很不痛快。

在全世界看起来,天安舰的始作俑者朝鲜的支持者——甚至可以说唯一支持者——就是中国,朝鲜政权若没有中国的支持,根本不可能生存下去。

中国虽然在各种场合反复解释“朝鲜其实并不听我们的话”;事实上,中国的民众、中国的官员,最鄙视的国家,就是朝鲜;而朝鲜在很大程度上,认为最压迫他们的,最怒火郁结于心的,也正是中国——中国与朝鲜“面和心不和”是尽人皆知的事。但是,这种两国官员与民众的互相敌视并非本质,即便如此也改变不了事实:中国对朝鲜有最大的影响力,没有中国的支持,金氏政权要么就完蛋,要么就得夹紧尾巴,不敢嚣张挑事。所以,中国在朝鲜挑衅问题上,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在世界悬心、中国暧昧的情况之下,韩国与美国在黄海举行联合军事演习。中国又出面说话了——“触犯了我们的核心利益”!

黄海确实可以算是中国的“后院”,但“后院”多大?总有个边界吧;黄海还是韩国的后院呢。美韩联合军事演习,是在韩国自己的后院进行,还是越界到了中国的后院?美韩联合军事演习的矛头,是针对朝鲜,还是针对中国?

眼下事态的演变,不能不让人想起六十年前的朝鲜战争——二者何其相似!当年联合国军要打击、要惩罚的是朝鲜;今天美韩军演,要提防、要报复的还是朝鲜。

朝鲜战争期间的大批秘密档案,已经都解密公布,中国官员都能看得到,但是他们竟然不痛切反思,还在那里声称,中国抗美援朝“打出了中国的国威、军威”,“打出了几十年来的和平环境”。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家副主席习近平,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的“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60周年座谈会”上仍然闭着眼睛说:“伟大的抗美援朝战争,是保卫和平、反抗侵略的正义之战”。

没有什么比这句话离史实更远了,这一发言传开后,难怪韩国主要媒体纷纷发表文章要求中方道歉。

根据解密的档案看,当时联合国军赴朝作战,是非常谨慎的,当时美军的军力虽然可以打到中国,但他们的飞机轰炸却尽量避免侵犯到中国境内。美国不愿跟中国发生全面冲突,而只打算反击挑衅的朝鲜。毛泽东却误判国际形势,致使中国莫名其妙地介入朝鲜战争。

史料显示,中国志愿军伤亡高达近百万,远远超过了对手联合国军。中国军人确实非常英勇,但是无数生命、无数家庭遭受了无可挽回的损失,也是事实,难道是可以忽略不计的吗?朝鲜战争,使中国进一步消耗了在十多年抗日战争与国共内战中大伤元气的国力,使中国雪上加霜,后遗症延续到六十年代初的国民经济出现严重危机;使中国被国际社会孤立和封锁,除了倒向苏联和东欧集团小兄弟别无他法,推迟了几十年与西方建立正常外交关系……这能说中国是抗美援朝真正的赢家吗?

“朝鲜是中国的一级核心利益”

中国与朝鲜这么近乎,是缘于意识形态?可是,中国的意识形态,与朝鲜的意识形态,难道是一致的吗?在朝鲜看起来,中国不是早就背叛了社会主义?在中国看起来,朝鲜不是早就翻过的中国“文革”那一页吗?养这么一个白眼狼,难道只是为了证明,世界上还有一个比自己更愚蠢、更僵化、更可怕的政治体制?除此之外,还有什么符合中国的国家战略利益?

天安舰事件,就像六十年前朝鲜挑起事端的翻版。以今天中国的实力,美国完全没有与中国全面冲突的可能性;韩国更不用说,根本无意、无力向中国滋事;何况他们的联合军演,动用军力的规模远远不能和当年的联合国军相比;他们军演的地域范围,限制在韩国的后院以内。

中国对此表示关切、希望他们减少在黄海的军事演习、提请美韩注意分寸,都是合理的、应该的;但人家发生了天安舰被朝鲜炸沉这么严重的事件,死了几十人,更无法预料朝鲜下一步还将干什么,于是在自己的领海进行军事演习,中国居然大加挞伐,高调抨击。

正是因为中国的纵容,又发生了朝鲜炮击韩国延坪岛、造成死伤的严重事件,而中国的态度,还是依然故我地暧昧。美韩再次举行联合军事演习,而中国的官方学者、官方媒体又说朝鲜是“中国的核心利益”,为了引起耸动效果,居然还说是中国的“一级核心利益”!

我第一次听说这么个创意十足的提法。不知道中国是不是还有“特级核心利益”?这个“一级核心利益”是不是就是中国的最高级别核心利益了?

如果说台湾关乎“中国的核心利益”,可以理解;南海也纳入“中国的核心利益”,也还勉强扯得上;可朝鲜是一个独立的主权国家,怎么成了声称“不称霸”的中国的“一级核心利益”?!这让人怎么搞得懂?

两害相权取其轻

有人解释说,朝鲜如果完蛋了,几十万难民跑过来,不是就触犯了中国的核心利益吗?这完全不成其为理由:中国的边境要靠中国自己守得紧、堵得住嘛!

问题还不在这里,问题是朝鲜为什么会出现难民?朝鲜是中国输血养的,出现难民,难道不是中共参与造成的吗?如果中共不愿意承担接待难民的麻烦,为什么对朝鲜蓄意恶化与韩国的关系的挑衅行为,不出来明确表态,加以劝阻和制止?

中共态度暧昧,说明中共知道自己讲话对朝鲜的分量,绝不是对外申辩的“朝鲜不听我们的”。

到底是一个和平、统一的朝鲜半岛,有利于中国的发展;还是豢养这么一个残民以逞、连自己的老百姓都养不活、不时向国际社会滋事、随时都可能将战火烧及中国的流氓政权,更符合中国利益?中共要养着这么一个小朝廷,是要将之当成一个筹码跟别国做交易?还是真的担心难民?

退一万步讲,真的有几十万难民涌到中国,安置他们要花多少成本?与向朝鲜输血,让这个问题拖下去,中国已经花的、将要花的更大代价相比,对于中国人民,哪个更上算?

朝鲜政权如果崩溃,无疑会造成混乱,对中国、对国际社会,将造成冲击;然而,总比身边有一个公然违反禁令进行核试验、不断侵害邻国、威胁国际社会的邻居,要好得多吧!

中国的核心利益到底是什么?在我看来,就是维护主权和领土完整,营造和平发展的国际环境——这是中国最需要的,也是世界各国最需要的,是全人类的核心利益。人类经历过了这么多年的热战、冷战,好不容易赢得的这么一个相对缓和、相对平安的全球环境,是今天中国能够高速发展的国际因素。

朝鲜对中国来说,只是局部利益的问题而已。与世界各国增加对话,减少对抗,才符合中国的核心利益;而维持朝鲜金家政权,哪是什么中国“一级核心利益”!只会增加中国与世界的对抗,只会损害中国的核心利益。

决策者被智囊和信息误导

中国外交上出现这些问题,当然与意识形态和政治体制有关;而且,也与中国当今领导人的无知、目光短浅,尤其是缺乏高水平的智囊、缺乏真实全面的信息,有很大的关系。领导人的无知并不可怕,我们不能要求领导人事事都懂。胡锦涛这样一种“文革”中的理工科大学生党员、政治辅导员的学养背景,基本决定了他的世界观和知识结构的框架,我们也没有听说他像中共其他一些领导人那样爱读书,对西方世界和现代潮流有较深的了解。要求胡锦涛能从长远的、宏观的角度去了解这个世界、了解这个世界之中的中国,确实比较难。

这种情况下,如果他有很好的幕僚,有很充分的信息来源,就能够弥补他的不足,减少决策失误。不幸的是,胡总书记恰恰又缺乏这些。他的幕僚,他得到的信息使他受到严重误导。

多年来形成的外交界官僚体系中的成员,他们在写向上报送的“内参”的时候,都懂得如何投其所好,揣摩上意,提供领导人喜欢读到的材料,领导人往往得不到更真实、更全面的信息。胡锦涛更比江泽民还不如:江泽民从上海来,本人视野比较开阔,由于性格的原因,身边有一批各种各样的幕僚、准幕僚,以及一批学者、记者朋友,像刘吉、周瑞金、龚心翰……等等,这些人的社会接触面比较广泛;而胡锦涛的身边都只是官僚而已,没有多少象样的学者。他请了一些学者去给政治局“上课”,但是那些课都是他喜欢听的内容,讲课的学者都紧张得要命,讲什么也都要上报送审。政治局成员需要听这些东西吗?他们更需要得到智囊们深入尖锐的剖析、得到全面详尽的信息,来对国内外重大事务作出判断、作出决策。

而中国的舆论在当局严密控制下,日益走向片面,夸大西方舆论对中国的批评、攻击,营造出好像“因为中国强大了,造成西方惊恐不安、都要来围堵、对付中国”的假相。我们在这里天天接触西方媒体,看得很清楚:西方民主社会,就是个多元的社会,就是个互相扯皮的社会。中国的外交可以由最高领导人说了算,但西方的外交很难由最高领导人说了算——受到各种利益集团、国会、反对党、舆论和司法机构等等各种牵制,西方国家,各种声音都多得很。

就拿《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或者CNN来看,他们在报导美国的时候,多半是批评为主;报导中国,除了在人权问题上主要是批评之外,对中国其它许多方面,像经济发展,科技进步,社会变化,都是赞赏有加。而中国的媒体以偏概全,断章取义,夸大西方对中国的批评声音,使本来就对西方一知半解又抱有戒心的中国领导人,更加容易产生误判。导致今天的中国外交陷入这么一种被动局面。

中国现在实际上处在空前有利的国际大环境。发展经济是各国的主题,而中国近年来取得骄人的成绩,成为推动世界经济发展的引擎,在国际舞台上已经成为举足轻重的角色。然而,中国没有善加利用自己的力量,自说自话地认为“西方不亮东方亮”,自己可以突破“西方连手围堵”——其实西方对中国哪里有什么“连手围堵”?西方除非是危险迫在眉睫,面临生死存亡的关头,才有可能捐弃其前嫌,形成战略“统一战线”;而平时,别说国际上是“各吹各的号”,在国内都是“各唱各的调”。西方国家都争相与中国做生意赚钱,尽管他们内部有各种压力组织,像人权机构、劳工社团,要求政府在与中国打交道时对中国施加压力,但西方占上风的声音都是要与中国加强合作、共同发展。美国对中国的崛起心中不爽,但是也拗不过时代潮流,仍然要与中国建立伙伴关系——更别说美国经济出现这么大的麻烦,更有求于中国排忧解难呢!

中国维护和推动这样的环境,才是使中国持续发展、国力增强的保障。但是中国外交上出现这么多障碍,陷于这样一个困局,完全是人为的、完全是自作自受。但眼下不仅没有人问责,未来还可能调门越来越高。不深切反省,中国必将陷入“越强调核心利益,就越损害核心利益”的恶性循环。

(根据何频2010年12月7日谈话录音整理,《明镜月刊》第11期)

评论

  • 一针见血 说:

    何频的文章总是一针见血。他已经成了中共的眼中钉,肉中刺。甚至连堂堂的《中国军事》网,都不惜玩起恐怖主义来,扬言要把他除掉而后快:“何频。。。迟早会被中国特工锄奸团搞定的。”( http://www.chnmilitary.com/html/2010-08/15968-2.html )理屈词穷,恼羞成怒的黑帮恶棍嘴脸,暴露无遗!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