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高官们为什么不让李鹏的“六四日记”出版

p100606102
1989年李鹏宣布戒严。

中国高层决策者尽管对外咬着牙坚称“六四”镇压是正确的、是必要的,但是内心深处,谁也不将“六四”看成“历史的丰功伟绩”,将自己在关键时刻参与挽救党视作自己平生经历中“光辉的一笔”,恰恰相反,他们根本不愿自己的名字与“六四”沾上边。许多元老高官,当年出于真心也好,出于无奈也好,或者在不知情的情况名字被盗用也好,对邓小平、杨尚昆、李鹏的镇压表示了接受甚至支持,但他们绝不愿意人们再来揭自己的这个历史疮疤,宁愿这笔糊涂账就这么翻过去,所有人统统忘掉自己历史上还有这一笔。而李鹏的“六四日记”却记录了他们当时的表态,若出版,等于将他们统统拴在了“六四”的耻辱柱上,这是他们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的。

例如,李鹏六四日记上记载,万里在1989年4月24日同意李鹏“电报采取的三条措施”,“万里同志找北京市做工作,让他们消除顾虑,大胆工作”。并透露,“下午5时,万打电话来,说北京市反映,形势非常严峻,对中央态度不明朗,很有意见。他建议开常委会”。这就是说,是万里提议的在赵紫阳出访期间开常委会,让李鹏掌控了主导权,以致后来形势不可收拾;而且更透露,6月3日,当李鹏向万里通报清场决定时,万里“表示同意”。

再例如,李鹏日记中说,乔石在5月17日邓小平召集的政治局常委会上对邓小平提议戒严“点头表示同意”,后来分管戒严指挥部,尤其是6月3日的日记上,李鹏说乔石等人一致决定“如果遇到武力阻拦,军队有权自卫”,这就将“六四”镇压开枪的责任,重重地安在了乔石的头上。

李鹏六四日记还涉及田纪云,虽记载田疑虑,“提出调大批军队进北京是否有必要”,以示其立场不坚定,但又说田“一直认为是一场动乱,他与赵紫阳只是工作关系,无其他关系”,“他对赵推行的经济政策,也不完全赞同”……着意挑拨田纪云与赵紫阳的关系,并拉田“下水”、也须分担“六四”悲剧的责任。

就连江泽民,在李鹏笔下也被捆绑于“六四”。过去人们认为,江泽民与“六四”镇压决策没有直接关系,但李鹏日记透露:江泽民在“六四”并非那么“清白”,不仅了解镇压的全过程,而且在“关键时刻”,政治局成立宣传小组,是由江泽民负责。

李鹏写道:5月31日下午,江泽民到达北京,“立即来看我”;6月3日,李鹏向江通报当晚清场的决定,江“表示同意”,更特别点出:(清场)当天晚上,“江泽民同志在警卫大楼四层楼上,从窗外可以直接看到天安门的动态”。这就更牢牢地将江泽民的名字与“六四”噩梦焊在一起。

这些内容,江泽民看了不恼火才怪!

李鹏日记不仅把除赵紫阳之外几乎当时所有中央领导人,都扯上与六四镇压决策的关系,而且还涉及大批后来的领导人。
例如他写道:1997年中共十五大产生的政治局常委尉健行说,“开始我就认为‘426’社论是对的,随着时间的发展,更感到小平同志高瞻远瞩”,“这是一场动乱,同时是党内的一场斗争”。

中共现任领导班子虽然当时还年轻,多半只是地方诸侯和中央部委主管,但在李鹏笔下,也都“各有贡献”。现在口口声声谈“民主”“自由”“尊严”“普世价值”的温家宝,当时担任中央书记处候补书记、中央办公厅主任,参与了一些具体事务的处理,5月20日,他拒绝了时任中央政治局常委胡启立要他发出电报,让时在加拿大的万里中止访美、立即回国。

现任总书记胡锦涛,当时只是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与北京离了十万八千里。但李鹏书中写道:“(5月)27日下午,西藏自治区委书记胡锦涛表示:坚决拥护中央决定,回去做工作,估计西藏的问题不大”。

现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国的意识形态主管李长春,当时是辽宁省长。李鹏写道,李长春当时立场十分坚定:不仅表态“拥护中央方针”,还称“来时怕中央在戒严受阻后要后退,现在放心了。希望把谈话精神传达到地师级”。

这些人看到自己的名字也被李鹏拉来为其“六四”镇压背书,想必不是滋味。

消息人士说,李鹏写了很多人,看似保存历史记录,但他实际上有极强的筛选意识与扭曲意识,选取什么资料,淘汰什么资料,都是为他自己的目的服务。在他笔下,许多反对“六四”镇压决策的人,基本上就不提了。例如,当时的湖南省委书记熊清泉,就是反对者之一,后来还单独一人去看望过赵紫阳,李鹏就只字不提。还有一些人,明明态度是反对的,李鹏的笔三涂两抹,居然就“悄然改变立场”,变成了支持者。像大批将领反对军队进城戒严、镇压,甚至发生著名的“七上将上书事件”和其它上书事件,但是李鹏写道:

“萧克:我同意陈云同志的讲话,拥护以邓小平同志为首的领导集体”;

“杨得志:……这封信本是写给中央的,不知怎么搞到社会上去了”;

“王平:拥护以邓小平为首的中央,这是毫无疑问的。……我没有在七人联名信上签名,我拥护中央、国务院为制止动乱而采取的措施,也赞成中顾委表态”。
这些人及其家属,自然很不乐意李鹏将他们“记录在案”,很多人对自己的名字与李鹏联系在一起,都觉得恶心。

(明镜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