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至清水:警惕!中国的新纳粹

p101202101

纳粹原是德国的专利,是德文“Nationalsozialismus”缩写“Nazismus”的音译,意译为“民族社会主义”,是二战前希特勒等人提出的政治主张,应与中国的文革挨不上边,但是,通过它们的兴起、没落和死灰复燃,不难发现其中也有共同之处。

纳粹的集权独裁社会主义,是借社会主义之名,将私有财产进行没收充公,以国家的名义来管理,实质上是高度垄断的国家资本主义。它强调所有领域的“领袖”原则,公然宣称“领袖”是国家整体意志的代表,国家权力应由其一人独掌。

文革的残酷斗争,无情打击,是假借无产阶级专政,防止资本主义复辟之名,以党的名义进行的,实质上败坏了党的崇高威望,并使党的名声跌落到自存在以来的最低点。发人深省的是,“领袖”与国家,与人民混为一体,而从中看不到国家和人民,看到的只是领袖。亿万人只是躯壳,惟一人才是灵魂。

纳粹与文革不同的后果是:纳粹给世界带来了巨大的灾难,它的破坏是世界性的。而文革的浩劫仅限于中国,对世界而言是局部的。如果说亲痛仇快的话,纳粹的暴行,美英是痛的,前苏联也是痛的;而文革的暴行,中国人是痛的,所有的海外华人,港、澳、台同胞也是痛的,但我们的宿敌是快意的。因为一个贫弱的中国,永远只配受威胁,却没有资格去威胁,而没有资格形成威胁的国家,它的敌人应当是欢迎的。世界面对纳粹,充满的是恐惧,这样喊道:天啊,他疯了!隔岸观文革,世界装出的只是怜悯,不无慈悲的叹道:可怜的中国人!纳粹在毁灭德国的同时,也在毁灭这个世界,而文革在毁灭中国的同时,一并毁灭的还有中华几千年惨淡经营的文明道德。

德国二战后,硝烟散尽,同盟军联手新德国政府发起铲除纳粹运动,意在防患于未然,以阻止新纳粹借尸还魂。因此,在纳粹政权垮台后的几十年内,并无形成气候的新纳粹分子出现。可以说,这种防范是成功的。

文革终结后,噩梦醒来,中国人民痛定思痛,以亲身的经历,悲惨的遭遇,桩桩件件铁一般的事实,刮去骗子们着意涂上的釉彩,还其泥塑木雕的真身本象!中央文革的垮台,虽不能说文革从形式到内容,会在一夜之间宣告结束,但是,文革这种扼杀自由民主的政治模式,确确实实在权力斗争的舞台上彻底谢幕了。这一代人没有老去,他们就是活教材,就是活生生的历史,就是横亘在谎言和欺骗面前的牢不可破的堤坝,即使有一天老去了,他们用血肉筑就的堤坝乃在。

随着时间的推移,当今世界,特别在欧洲,从八十年代末开始,也就是在纳粹垮台三十年后,新纳粹分子异常活跃起来,大多是一些在二十岁到三十岁左右的年轻人,因为没有领教过纳粹的摧残和迫害,也缘于对社会的不满,就业的压力等原因,利用互联网等现代化传媒手段,大肆美化第三帝国的暴行,淡化灭绝人性的大屠杀。

与其相应的是,中国“文革”的新纳粹,也是在三十年后,利用当今的腐败、不公以及失业、失地等诸多现实问题,对现政权发难是虚,怀念、凭吊以至希图重温文革的旧梦是实。文革本是灭绝人性的试验室,尔虞我诈的角逐埸,争权夺利的实弹演练基地,而中国的“文革”纳粹分子却罔顾血淋淋的历史事实,挖空心思的歪曲粉饰:文革,是中国人民进行了史无前例的的伟大政治制度改革,从根本上突破了历史上的集权政治和集团政治相交替的政治模式,在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建立了大众政治模式,把“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写进了宪法,从而产生了历史上第一部真正属于劳动者的宪法。

事实果真如此吗?所谓“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真的是“大众政治模式”,是“第一部真正属于劳动者的宪法”吗?否! 这是对劳动者的恶意调侃,无耻栽赃。众所周知,所谓“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不过是文革的副产品而已,如果说文革是扼杀人性的凶手,“四大“就是推波助澜的帮凶。它在罗列罪名,造谣诬蔑,恶意中伤,随意曲解,无限上纲,拿谎言当真理且气壮如牛等方面,一点也不比当年纳粹宣传部长戈培尔差,甚至继承和发展到一个更高、更新的阶段。“四大”自由的直接后果是,两派矛盾迭起,乃至刀兵相见,血流漂杵,死亡枕藉。其实,已知的“四大”自由,如果离开了毛泽东的旗号,根本毫无自由可言,甚至还会失去人身自由,以及生存的权利。人身自由,生存的权利失去了,“四大”也就皆空了。有前提的“四大”乃至若干个“大”,对于大众,对于劳动者,又有何“真正”可言。

中国“文革”的新纳粹,在利用互联网现代化的传媒手段上,与新纳粹分子倒有异曲同工之妙。他们美化发动文革的动机,淡化和掩盖文革的种种骇人听闻的暴行,神化文革的历史作用。这些“文革”的新纳粹一般在什么年龄段,暂时还无人作统计,但是,我可以断言,他们肯定未经历过那个不堪回首的年月,如果经历了,还要这样说,那么,他们当年大概不是受害者,而是害人者。当然,其中也有在当今社会日趋严重的腐败和不公中迷失方向的。原欲寻找治国的良药,却寄托于剧毒的虎狼之方,不亦悲乎!

中国“文革”的新纳粹,与新纳粹分子的不同之处就在于:德国的法律严厉禁止纳粹的活动,否则,则以煽动种族仇视罪起诉。而中国对于“文革”新纳粹的活动,却无任何法律予以限制,任凭他们在有关埸合,包括互联网中掀起一波又一波拥戴“文革”的狂潮。

每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应该携起手来,共同抵制日益猖獗的中国“文革”的新纳粹,彻底斩断反人类的希特勒伸向中国的魔爪。

(凯迪社区)

评论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