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傅一河:教室挂着毛主席

p101201101

有历史学家说:红卫兵与冲锋队,纳粹与“文革”,是人类史上的两大罪恶。

教室挂毛主席,不是一个错误。文革虽被否定,谁敢拿下毛主席?

邓小平启改革开放,成千秋伟业,他也不敢动,只好无奈地说,我们这代人没有办法解决的事情,只好留个下一代人来解决。

一任任新领导,谒韶山,拜延安,继承衣钵,“绝不”搞那一套。

教室后面墙上,贴着毛主席画像。七八十间教室,绝无仅有此间。

这个班主任什么样?

如果是老教师,身为“臭老九”,不会如此吧?如果父母当年是历经劫难的“黑五类”,也不会这样吧?也许三代是“血统工人”,改革开放下岗,于是怀念“领导一切”的好日子……

我设想一段对话:

“你为什么挂它?”

“我为什么不能挂它?”

“只有你这间教室挂?”

“天安门城楼上也挂!”

对话无法进行,很难沟通。毛泽东现象是中国特有的。对有的人,还是永远不落的太阳;对有的人,则是永远不能摆脱的梦魇。有一个网站,里面义愤冲天,似乎还在“文革”中,“拿起笔,做刀枪,集中火力打黑帮。谁要敢说党不好,马上叫他见阎王”。我进去描了几眼,无语无言。有历史学家说:红卫兵与冲锋队,纳粹与“文革”,是人类史上的两大罪恶。

教室挂毛主席,不是一个错误。文革虽被否定,谁敢拿下毛主席?邓小平启改革开放,成千秋伟业,他也不敢动,只好无奈地说,我们这代人没有办法解决的事情,只好留个下一代人来解决。一任任新领导,谒韶山,拜延安,继承衣钵,“绝不”搞那一套。

毛主席在教室里,陪学子读书,还有“其身正,不令而行”的效果吗?俱往矣,不再“早请示,晚汇报”了,“为中华崛起而读书”的梦也消散了。我们的教育培养不出杰出的人才,大学生就业靠“比爹”。“我爸是李刚”,“我爸是陈辉”。

也许是我想复杂了。也许在学生眼里,当毛主席是张纸,而不是个人,他在不在教室里,作用等于零。国庆10周年大典,喊出了“毛主席万岁”。有人说,这个口号是毛泽东亲笔加上去的,也有人说不是的。这成了一个谜。我想,领袖金口玉牙,口含天宪,一言一行都留下了不朽的文字。皇帝还有“起居注”呢。既然有证据,为什么不公布?“为尊者讳”既是传统,又是政治。权力从哪里来的?饮水思源,哪有自己挖祖坟的。

我的教室挂谁的画像?自然是科学家,文学家,都行。如果要选政治家,一选胡耀邦平反了中国历史上最大的冤假错案,使几百万“鬼”变成了“人”;二选邓小平的改革开放使中国回归正常,与国际接轨,使中国为世界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他应该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但我知道,教室不应成为某个政党的阵地,成为某个政党的教坛,必须培养某个政党的接班人。教育是为全人类服务的,是培养公民的,所以我不应该悬挂某个教主的画像。我的教室里,没有挂一个政治领导人的画像,上面也没有要求必须挂。

中国的道路怎么走?有人说,打左灯,向右转。留住社会主义的名称,其他全都资本主义化了。官场有言:说得的不做,做得的不说。民间有语:“群众已经过河,领导还在摸石头。”

毛主席的画像就一直挂着。我没惊动这个班主任,他的地盘他做主。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