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南都周刊:周立波如何沦为了“周自宫”

p100109103

南都周刊11月25日报道 周立波最近在网民中获得一个绰号,叫“周自宫”,这源自他微博上的一番宏论。在上海民众数万人自发悼念胶州路大火的前一天,周立波在微博开始频频对网络民意发难,认为网络上“无界别、无贵贱、无高低”地发表观点,会“导致一种虚拟的无政府空间”,并称“娱乐可以,当真必惨!政府若将网络民意当真,实是一种‘自宫’行为了! ”

几千条炮轰的评论,似乎让周立波找回点理智,赶紧自行删除了所谓的“自宫论”,第二天解释道:“网络让正常人和非正常人,共同探讨和争论同一个话题,其结果应该不会正常……”此言再度被网友嘲笑思维混乱,“其智商比他的鞋码还要低”。看到责骂者太多,周立波只有关闭微博评论了事。很多人认为周立波的言论没有过脑或“智商太低”,在我看来,恰恰相反。在微博与民众悼念胶州路大火之际,身为上海人的周立波,不为死难者道一句正义之言,却频频对网络民意大放厥词,其实是打了很多小算盘的。他的这番言论,和当年的“余含泪”在境界上有得一拼。

我对周立波成为“变脸客”一点不惊讶,“捣糨糊”一直是他的本色。在“笑侃三十年”中模仿领导人的作派,对鸡毛蒜皮的事作些无谓调侃,在我看来,这些雕虫小技之所以能爆红沪上,是因为上海人憋屈得太久。上海文化这些年苦大仇深,迫不及待地想翻身,猛然冒出一个会舌如莲花般传播网络段子的主儿,立马引来疯狂追捧,这并不难理解。滑稽戏即使改名 “海派清口”,也只是土豆大蒜的命,哪知这位周小弟却摆起了鲍鱼咖啡的谱,红火没多久,就露出暴发户之态。

由于特殊的言论环境,近年来大众传媒总是对一些喜剧演员寄予热望,人们期望借助相声、小品、滑稽戏等喜剧样式的传播力,塑造一种更真实、更开放的公民意识与言论环境。这些腕儿最初因来自草根,还能保持一点喜剧演员应有的独立与批判意识,很多民众也因为那并不刻板的观念和话语,把他们视为公共知道分子。然而,在一些重大公共事件上,真正需要这些明星发表观点时,他们往往退缩和躲避得最快。

可以说,对权力和利益集团的讽刺与批判,是一切喜剧的“男根”。一个喜剧演员一旦失了这个“男根”,笑话和段子说得再机巧逗乐,不过是活动舞台上的一个变形小丑,一个鬼脸匠人而已。大量的周立波正在沦为“周自宫”,周立波不过比他们更迫不及待,更具代表性而已。

周立波之所以会这么快显露其本色,在于他混淆了公共生活和公共舞台、“粉丝”与民众的差别。他在舞台上如果说上述段子,台下“粉丝”即便有不认同者,也会当笑话一听了之,因为人们抱的是消费与娱乐心态。而在微博上,他虽然面对的也是百万粉丝,两者概念却完全不同,因为这些民众多是公共事务的积极参与者。他们面对的是严肃的公共事务,在意的是明星话语的社会与政治价值,而不是它的娱乐价值。

不同的个人和群体,正通过网络开始参与到管理社会的行动中。当民众的期望与某些利益集团出现矛盾时,通过网络自由地公开诉求,唤起社会理性的关注与决断,本来就是现代社会实现治理的一种方式。这种网络政治参与,不仅打破了官员对公共资源的垄断,也让更多的民众开始关注与国家和社区相关的公共福祉。如今,各地政府都开始把网络民意当作一种参考,周立波却把它形容为“自宫”行为。除了无知和愚蠢,我实在想不到还能用什么词来形容周立波的这番言论了。

一点五:网络实名制救不了周立波

中国人最痛恨、最诟病、最耻辱的行径,莫过于翻脸不认人,甚至倒打一耙。周立波即此。想当初,在它受到网络封杀的时候,网民是怎么一传十、十传百地在为它进行地下传递?没有无数网民的默默工作,周立波能惊动温总理?功成名就后,周立波却公然将网民定性为一个P。于是乎,立马招来了网民的围观与群殴,实属活该。

按常理,挨了这么多砖头,应该像余含泪一样转而去埋头建造“大师工作室”,但周立波却耐不住寂寞。据说当年周立波因在感情上耐不住寂寞犯过错误。这一回,它找来的叫“网络实名制”。

周立波涉及网络实名制的语录如下:“网络真的已经到了社会各界需要关注,需要管束,需要秩序发展的时候了,我看实名制以后,还有多少人敢骂?实名制以后,这帮人就没这么多话了。”清风不识字,偏要乱翻书。周立波肯定不知道,网络实名制早被网民批得不成人形。倘若不是“千呼万唤出不来”,根本轮不到、也无需麻烦周立波再来叫春。

人道是:老鼠过街,人人喊打。难道是那喊打的人都没有实名?莫非喊打“不是真正的民意”?或者是“非正确的、恶劣的民意”?当一个人被民众所唾弃,它就会成为人们眼中的过街老鼠。这个时节,管你什么实名制也锁不住人们的骂声。周立波将骂它的人称为“小人”与“乞丐”,唯独不反思:连“小人”与“乞丐”都骂你,只能证明你混得很差,人品差、人性差、人质差。

旧上海曾因盛产“小瘪三”而著名全中国。吾生也晚,未逢其时,故而一直不知“小瘪三”究竟为何物。以今天的情景观之,宣称将与网民对骂到底,“看谁骂得有水平”的周立波之流,大约就是旧上海“小瘪三”的当代标本。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