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德国第三号纳粹嫌犯家中死亡 曾为苏联红军战士

p101127103

德国波恩州法院22日宣布,89岁的纳粹嫌犯孔兹已于18日下午5点半在家中死亡,逃过了法院原本定于明年2月后对他的审判。孔兹被指控参与在波兰的贝乌热茨集中营杀死数十万名犹太人,他自己还亲手杀死数人。而其他还活着的未被追究的纳粹分子,也已老态龙钟,正带着自己的罪恶走向坟墓。

曾是苏联红军

89岁的老纳粹分子塞缪尔·孔兹(Samuel Kunz)11月18日死了。德国波恩一家法院22日宣布了他的死讯。法院的声明很简短,发言人只是表示,孔兹是在位于波恩附近的家乡死亡,没有透露有关死亡的细节。

孔兹生前受到的指控是:在德国占领波兰时期,他涉嫌在一个波兰犹太人集中营协助屠杀数十万犹太人。如果审判确认这是事实的话,他毫无疑问罪大恶极。

德国《明镜》周刊2009年11月曾披露,孔兹生于苏联,德国裔,二战时加入苏联红军。战争中他被德军捉去当了俘虏。后来,他自愿成为犹太人集中营的看守。按他的话说,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保全自身性命。二战后,他获得德国公民身份,定居在西德的莱茵兰,当一个低级别公务员。

嫌犯浮出水面

早在1969年、1975年以及1980年,孔兹就被调查过,不过,鉴于他级别比较低,德国执法部门从未对他进行起诉。事发前,孔兹享受着政府养老金,在波恩的一间屋子里颐养天年,他平时在花园里养花,然后听古典音乐,日子过得颇为滋润。

然而到了去年,纳粹嫌疑人约翰·德米扬鲁克因涉嫌参与杀害2万多名犹太人在德国慕尼黑一家法院受审。德米扬鲁克此前是美国俄亥俄州的退休汽车工人。控方在查阅二战的有关文件时突然发现,孔兹赫然在波兰卢布林市附近的特拉夫尼基(Trawniki)监狱受训人员的名单上。

针对孔兹的调查随后展开。孔兹知道的真相其实很多。2009年11月,德国《明镜》周刊引述他的话说,“很显然,我们都知道犹太人在那里被杀死,后来被掩埋。我们每天都能闻到(尸体的)味道”。今年1月,德国警方突然搜查他的家,但他当时否认自己曾亲自将人杀死。

2010年7月,孔兹被指控涉嫌10起谋杀,并参与屠杀43万名犹太人。从1942年1月至1943年7月,他被派往波兰的贝乌热茨死亡集中营担任看守。控方表示,他参与了该死亡集中营中整个屠杀犹太人的罪行:从将受害人从火车上拉下来到把他们推到毒气室,再将尸体投入大型墓地,他都参与。除了被控参与大屠杀外,他本人还亲自枪杀10名犹太人。法院的有关文件赫然写着,“被告被控在1943年7月枪杀两人,这两人试图从驶向死亡营的火车上逃跑,后来被看守抓获。”而从1943年5月到6月,他还杀死另外8人。法院文件称,一名看守将这8人打伤,而被告从这个看守手中夺过武器,将受伤的8人活活打死。

这一惊人的调查结果促使以色列的西蒙·维森塔尔中心今年4月将孔兹列入世界上第三号纳粹通缉犯。该中心是以犹太人西蒙·维森塔尔的名字命名,他的家族在大屠杀中有89人遇难。他毕其一生追踪纳粹犯人。

在西蒙·维森塔尔中心,位列孔兹之前的还有两名罪犯,第一号是匈牙利人桑多尔·凯皮罗,他被控战时在塞尔维亚杀死超过1000名平民;第二号则是奥地利人米利沃伊·阿斯纳,他曾于二战期间充当纳粹傀儡政权“克罗地亚独立国”的警长,一手将数百名塞尔维亚人、犹太人、吉普赛人送入死亡集中营。现在,他仍活着,在奥地利居住。

德加快审判纳粹嫌犯

德国司法系统长期以来一直对孔兹毫不在意,是因当局在过去对级别比较低的集中营看守缺乏兴趣。不过,最近这10年,新一代的德国检控官开始追查所有参与大屠杀的疑犯,不论级别高低。

自从战后进行的纽伦堡审判以来,多名高级纳粹党徒被判死刑。德国当局审查了2.5万多起案件,但绝大多数都没有进行审判。现在由于很多战犯嫌疑人已90岁开外,德国当局突然意识到时间紧迫。这些人的记忆也模模糊糊,他们完全可以身体健康不佳为由,来躲避检控官的指控。德国当局开始大量拘捕战犯嫌疑人,法院也开足马力审判案件。追捕纳粹的组织对德国加速审理案件的政策表示欢迎。

就在今年初,95岁的老纳粹分子埃里克·斯泰德特曼死亡,这也让人非常震惊。斯泰德特曼曾是警察队长,被控在1943年的华沙贫民窟起义中大规模射杀犹太人。不过,他却一直逍遥法外,直到2007年才引起当局注意。当时,他因卷入对昔日情人的诽谤案而暴露了自己。可是,让人们感到遗憾的是,没等他将犯罪事实完全交代完毕,他就像孔兹一样,平静地死在家中,逃过了审判。

在德国,二战已过去数十年,但各界之所以仍旧对这些老态龙钟的纳粹分子“穷追猛打”,其目的在于给历史一个交代。德国方面为了将他们绳之以法,专门为他们配备医务人员,但很少有德国人会认为这是浪费纳税人钱财,并认为这不值得。相反,铭记历史被大多数德国人视为责任。

(青年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