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许志永:北京的冬天

p100616119

这世上最贫困的流浪者,没有房屋和食物,也没有公平正义的阳光。为了内心执着的盼望,他们来到国家的首都,白天拣菜叶和馒头吃,晚上住在桥洞里或者自己搭建的窝棚里。在某个寒冷的夜晚,有人会悄悄死去,早上警车开过来,拉上警戒线,几分钟就处理完毕。

在这世上,冬天北京的桥洞和窝棚里,我们各自扮演着不同的角色。我们是救助者,也是自救者。和我们一样,这群流浪者其实也是担当者,数十年来,走在 漫漫上访路上,为不义灼痛,成为默默的牺牲者,推动着社会进步。我们怀着感恩的心,给他们棉衣,为了自己内心的感动,为了信仰,为在这世间活出他的样子。

在通往自由的年代,爱心在繁荣的财富背后悄悄成长。从五年前唯有的韩国基督徒发放食品,到今天至少有四个群体为他们送来棉衣和食物,但这里仍然需要我们,需要一个驻扎在这里近乎全职的团队。

正琳大学读的法律,虔诚的佛教徒,去年冬天曾萌生出家的念头,看到很多人需要救助,于是找到了入世修炼的途径。王克智是退休教师,曾因上访 被精神病八个月,骑自行车从河南兰考到北京,一路近乎狂热地宣扬大爱。老黄像个江湖侠客,他开着自己的车,是救助团队的司机兼搬运工。还有基督徒雨桥,新 浪微博网友代表一枝冰镐,北京资深慈善市民韩颖、兰靖远、湛江等,资深访民老丁、刘大姐等。当然,还有更多的默默的支持者,常常有汇款到我们的援助救助账 号,有包裹寄到公盟办公室。两个星期前部分窝棚被城管拆迁,赶上第二天有冷空气,正琳召集大家过来,于是来了五辆车,近二十位志愿者齐聚老季家,我们很骄傲这么庞大的团队。

我们在北京南站向西走路十几分钟的地方租了一个十多平米的房子,堆满了棉衣棉被,还有搭建的二层,王克智住在上面。每月1500元,找了几天作出的选择。正琳王克智他们每天到南站周边、吕村等访民聚集的地方寻找没有住处或者缺少棉衣的上访者,登记名字、联系方式,晚上发放方便面、棉衣棉被。要核实那 些确实需要的人,只给那些最需要的人,已经拿到捐赠物品,或者,如果某个酒鬼把被子卖了换酒喝,也就不给了。所以通常晚上发东西,大约九十点钟,看到有人冷,就给。

北京这个冬天不能冻死一个人,这是我们简单而执着的目标。南站周边桥洞或者窝棚住的上访者大约有两三百人,如果只有这么多人救助就简单多了,可这是一个流动的群体,每个晚上都会有新来的上访者在路边或者桥洞里瑟瑟发抖。这里需要一个近乎专业的救助团队,每天晚上查看,发现忍饥挨饿的人。但即使这样也 不能保证某个角落里会突然发生什么。

我们担心有人在孤苦中在不为人知的角落里默默离开这个世界,就像去年曾经发生的。这位来自沈阳的83岁老人杨素兰为房子拆迁上访,在国家信访局门前 摔伤,躺在窝棚旅馆已经二十多天了,她不愿意连累家人,不愿意说出孩子的姓名。志愿者带她到右安门医院检查,还有心脏病。大家一边轮流照顾她,一边在网上 发消息寻找她的家人。她的生命已经太脆弱,我们庆幸及时发现了她,不管能否找到她的家人,至少这个冬天她已经感到温暖。

有时会有争吵。王克智想出了一个主意,委托桥洞里相对稳定的住户负责甄别发放棉被,请离开的住户把棉被交回来,试图解决可持续发展问题。一位女士和志愿者争吵起来,她说被子已经归属于她,不愿意再交回。真的冷,即使有了被子。争吵,都是因为匮乏。

引起匮乏的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城管。以往几乎每个冬天,城管都要来几次。当寒流袭来,他们会过来清理脏乱差,他们走后,我们再募捐,棉衣棉被重新发一遍。两个星期以前,他们拆过一些窝棚。

在这世上,冬天北京的桥洞和窝棚里,我们各自扮演着不同的角色。我们是救助者,也是自救者。和我们一样,这群流浪者其实也是担当者,数十年来,走在 漫漫上访路上,为不义灼痛,成为默默的牺牲者,推动着社会进步。我们怀着感恩的心,给他们棉衣,为了自己内心的感动,为了信仰,为在这世间活出他的样子。

狂风席卷满地落叶,又一次冷空气来了。2010年北京的冬天,应该不会有人冻死的。

2010-11-21

(棉衣邮寄地址:北京西直门南小街国英一号楼718室,邮编100035,电话18710186695)

(1510部落)

评论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