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傅一河:不骂娘,这个社会没有娘

p100828111

“举起筷子吃肉,放下饭碗骂娘”,前几年流行的这句话,颇是责怪老百姓不识好歹。现在好了,谁有权谁腐败,谁当官都一样,谁都不要骂娘。这个社会没有娘。

工人阶级原是领导一切的“娘”。现在这个阶级好象没了,即使有也在党章或宪法上。央企树大根深,财大气粗。中石化原总经理陈同海,日均挥霍公款超4万元;原建行老总张恩照,搞一次舞会派对便挥霍115万元;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高严住6万元的特大套房,午休另有8000元/天的总统套房……(人民网11月22日)如是高管,谁养的“娘”?

上访者千里迢迢到北京,不是去找娘吗?为了喊一声“妈,儿冤枉!”结果被黑保安抓进牢房,或被警察抓回关进精神病院……

全国人大应该是全国人民的“娘”。5名北大教授一年前上书要求修改拆迁条例,结果如何?一位教授直言:“中国没有哪一个行政法规的草案公开征求意见将近一年时间还没有下文”。“娘”当不了家?这几个北大老糊涂,等到各地方政府拆迁完了,再没地方拆了,新法就出来了。“送温暖”是在年终时。

“没有拆迁,就没有新中国。”“没有我们拆迁,你们知识分子吃什么?”叫嚣声声,“娘”没听见?

作家谢朝平取材三峡水库移民写作纪实文学《大迁徙》,被渭南警方以“非法出版罪”扣留。警察维持社会稳定,冲着拆迁户,冲着移民,冲着举报人,冲着记者,一次次悍然出动,肆无忌惮。“娘”怎会这么做?

蜂胶原是树胶做,药品疫苗都有假。三聚氰胺做出奶粉玉米粥,有毒的没毒的全涨价。管理部门不是“娘”,而是狼。狼狈为奸,鱼肉百姓,甚至鸡脚杆上刮油。政府富裕百姓穷。高税收,高物价,低福利,低工资。水深火热怎么活?

以前,群众把政府当“父母”,“打是爱,骂是亲”,“狗不嫌母丑,儿不嫌家贫”,淳朴风气谁破坏?大拆迁,毁家园,领导把群众当“屁民”,“跟政府做对就是恶”。底层精英向上的途径被堵塞,穷困人家万事潦倒,感到被社会抛弃,心理扭曲,杀小学生以泄愤,杀大富翁以图财。一对警察夫妇在家里被劫财杀死,身家过亿,杀手民间称“英雄”。

民间就好吗?制假贩劣,门门门,整熟人。有乡音而无乡情,同流合污。大哥不说二哥,乌鸦不说猪黑。有一个笑话说,2012年世界人口死一半,中国人一个没死。为什么,中国人在百毒侵身的恶劣条件下经历千锤百炼,早已炼出成了金刚不坏之躯。没有幸福感,没有安全感,混一天算一天,寻死不如等死,不睬他个娘。

我说这个社会没有“娘”,那些“代表”绝对不同意,那些“父母官”坚决不答应。在他们心目中,政府官员,不仅是百姓的娘,还是百姓的“爹”。谁不认爹娘,以“家法”伺候。事实是,在目前的政治体制中,下级官员是上级官员任命的,权力的来源不是人民赋予的。“娘”不是自封的。邓小平同志就说过:“我是中国人民的儿子。”

其实,民主社会不需要“娘”。公民通过合法权利来选择自己的“代理人”。政府是公民选举出来的。政府不是娘,政府只是公民选举出来的“管家”。“管家”不实行终身制。如果当不好家,就会被“炒鱿鱼”。平时管家领工资,届时领了遣散费走人。

公民社会,公民权利就是“娘”。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