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曾飚:我代表芮成钢提一个问题

p101031104
英伦在线总编、布里斯托大学语言心理学博士曾飚。

11月12日,G20峰会韩国如期结束,中国CCTV2主持人芮成钢因为“代表亚洲”问了奥巴马一个问题,被一些大陆媒体戏称为G21。与很多媒体批评不同,我对芮成钢心存好感,特别是他的英文表达能力,足以让韩国同行汗颜,假如他们真的是出于英文问题,而不是不爱出风头的民族性低调的话(这种可能性应该不大)。

芮成钢的经历,是一名典型的中国体制内媒体人的成长史,他又红又专,更要命的是,经常全世界东奔西跑,用机票培养了“国际观”和“全球视野”。两者已经完全写在了他和诸多世界名人的合影之上,融入到他最爱用的表达方式“我和谁谁对话”了。即便如此,与同样采访世界名人的凤凰卫视主持人相比,芮成钢的英文水平,绝对不是一个“软实力”,在与奥巴马的交流中,展现了功力。

在这次单挑奥巴马的问与答中,芮成钢在韩国记者一片沉默中,抢到了话筒,其实无可厚非。他擅自代表“亚洲”,放在那个语境里面,也马马虎虎。但是,我相信他绝对不敢说那时候代表中国,因为胡锦涛也到会了。

提问很有趣,芮成钢以英语interpretation切入,这个词被奥巴马在几分钟前的玩笑中使用过,芮成钢 问奥巴马如何看待自己的言行与其他国家理解的不同。作为记者,他成功地为自己赢得了一个机会,但是代表亚洲问了一个哲学问题,这是一个遗憾。

芮成钢的哲学问题,让我想起央视另外一位主持人白岩松。在2008年,北京青年杨佳为了寻求一个说法,在上海刺死6名警察,央视名嘴白岩松提出“非传统性”犯罪现象,比如心理、人格缺陷导致的犯罪,他说“犯罪的后现代感在增强”。你能够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我不知道我们的汉语出了什么问题。被外界塑造成爱读书记者白岩松,面对电视机前普通受众,在谈“犯罪的后现代感”。英文超级棒的芮成钢在一个全球经济峰会上,问了奥巴马一个深奥的阐释学问题。这两个中国体制内的顶尖记者,都在说一些貌似深刻的问题,却没有人说一些简单易懂的话。这大概是中国大陆当今媒体,越来越严重的顾虑和审查,让人躲避事实,把记者都培养成了哲学家的恶果显现,失去了说“普通话”的能力。

仔细观摩那段视频,芮成钢的哲学问题已经让奥巴马相当纠结,基本上在回答时候有些乱了方寸。其实,他应该问得更加硬一些,你们美国滥发货币,让我们亚洲人,准确地说,中国人怎么过。假如如此问题,更加给力。

面对网络媒体中,对于芮成钢铺天盖地的“嘲讽的后现代感在增强”,我要代表芮成钢来问一下中国的媒体管理者,Yes还是No啊?

(作者赐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