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李怡:为甚么盛会之后会有一场大火

p101117104

如果我们已忘记了 1986年苏联切尔诺贝尔核电爆炸所造成的巨大灾难的话,那么上海大火的灾难也在在提醒我们:媒体不能被和谐,任何时候都不可放过质疑的权利,尤其是面对一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国家,和越来越多败絮的香港。

前天,上海冲天大火发生不久,内地青年作家韩寒即在他的博客发表《 2010年,上海大火》的贴文,详述他在大火发生几分钟后就来到起火大楼附近,目睹大火的全过程,并拍下照片铺到网上。韩寒在贴文上说:「我发现每次盛会之前,会放一场烟花,但每一次的盛会之后,会有一场大火,奥运之后的央视大楼,世博会之后的居民大楼,后者更为惨痛」。韩寒写此文时,媒体公布死亡人数是 12人,他根据现场所见,估计远远不止此数。笔者执笔时,公布死者是 53人,另 50多人失踪。但从 28层全部焚毁来看,这数字恐怕也远低于事实。

「每一次盛会之后,会有一场大火」,若说这是天意,笔者恐怕又会落入「天谴论」所惹来的万箭穿心。但如果说正是由于中共当局把几乎所有的焦点与精力都放在「金玉其外」的盛会之上,从而忽略了内治与民生民安,以致对大火初发时缺乏应急措施,或设施不足以救援,终使可救之小灾酿成重大死伤的重灾,这天灾与人祸之间,应该也有必然性的关联吧。

起火的是高度排不上号的 28层建筑,韩寒现场所见,水枪只能射到六、七层楼,其中一架云梯可以喷到 20楼以上,其余云梯只能到 10几楼,直升机在天空打转却「救援无果」。救援时机也「肯定不算早」,「至少在浓烟升起以后 10多分钟,才在现场听到了第一声警笛。」因此,消防从设施到意识都严重不足。是全幢楼「自然燃烧完毕」,火势才算控制住。

「金玉其外」不仅指奥运、世博这些盛会,更应指城市建设与国家工程的暴发户心态。城市建筑都追求高度,追求外观的美轮美奂,而不重视人民真正的生活质量与安全。就以起火的 28层建筑来说,韩寒说,「这是一栋好好的大楼,外表并不显得破旧,我并不明白它围着一圈在翻修甚么……消防意识的薄弱以及莫名其妙的翻修都是这个灾难的原因」。

但这就正正是中国今天的政治现实与社会现实:面子第一,外观最重要,政府钱最多,掌权者办盛会办大事的能力也最大,蚁民们不但没有政治权利,没有宪法所承诺的公民权利,甚至连呼寃的权利也没有。政府聚焦在「金玉其外」,却任凭内政「败絮其中」。在汶川地震的无助灾民之后,我们又一次在屏幕上看到上海大火的呼天抢地的灾民。

韩寒的贴文最后说:「有人说,在灾难发生的时候,我们应该全力救灾,沉痛的悼念死者,不应该去追问和追究一些问题来添乱和说风凉话,这不合时宜。但你若不追问,这很快就变成不可抗力的天灾,然后官方顺势和谐媒体,最后变成他们给自己庆功。在我们大大小小的灾难面前,这已成不变的定律。你不能因为永远得不到答案而迁怒那些提问的人。所以,你的问题是甚么?」

笔者的问题回到我们更感关切的香港。大亚湾泄辐射事件,是否因为只是「一级」,对公众安全无影响,因而事隔三星期才在网页公布?冠冕堂皇的推托理由就是为免引起恐慌。核电厂的安全涉及香港 700万市民的生命,特府与中电是否应提供核电的实时透明度,俾市民通过立法会与传媒监察?香港传媒是否要追随中联办宣传部长郝铁川所说,「媒体有义务协助政府执行应急措施,暂时收窄自己(监察政府)的权利」?如果我们已忘记了 1986年苏联切尔诺贝尔核电爆炸所造成的巨大灾难的话,那么上海大火的灾难也在在提醒我们:媒体不能被和谐,任何时候都不可放过质疑的权利,尤其是面对一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国家,和越来越多败絮的香港。

(香港苹果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