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赵健雄:赵连海和肖传国谁在滋事

p100330116
资料图片:赵连海。

从大方向上看,赵试图达到的目的,即向不良企业三鹿讨说法和帮助别人寻求司法公正,与当局并无歧义,至多也只是采取的手段或对正义的理解程度有所差别罢了。难道我们的社会连这也不能宽容吗?对赵“非法聚集”与“扰乱社会秩序”的“严重”程度,并未见警方出具详细的事实证明,而一般寻衅滋事最多判3年,赵和警察并无肢体冲突等行为,获刑竟达两年六个月。人们不免产生联想:这是对参与维权的其他当事人的恫吓。

如果一系列做法把整个社会都带入劣胜优汰之中,最终的恶果恐怕无人能够幸免。

被称为“结石宝宝”之父的赵连海一案,始终是舆论关注的焦点。11月10日上午,北京市大兴法院在拖延许久之后终于作出判决,赵因“寻衅滋事”罪获刑两年零六个月。

有专家称,此案审理程序本身就涉嫌违法,因为赵早在去年11月13日就被刑事拘留,12月17日由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今年3月30日案件初审,按理最迟应当于4月中下旬宣判,拖到半年之后才重新开庭,远远超过了法律规定的期限。

至于赵获罪的理由主要有两项:一是“采用呼喊口号、非法聚集等方式起哄闹事,严重扰乱社会秩序”。另一罪行根据起诉书的说法是,“以报案为名恶意炒作,纠集煽动不明真相群众及多家境外媒体记者,到北京市公安局大门东侧非法聚集,严重扰乱该地区的社会秩序。”

赵是三鹿毒奶粉受害者家长,在维权过程中创办了网站“结石宝宝之家”,为受三聚氰胺伤害的其他患儿家长提供信息和资源,也成为向三鹿民间索赔的组织者之一,这个过程中难免产生一些与官方不尽相同的诉求和做法。

但从大方向上看,赵试图达到的目的,即向不良企业三鹿讨说法和帮助别人寻求司法公正,与当局并无歧义,至多也只是采取的手段或对正义的理解程度有所差别罢了。难道我们的社会连这也不能宽容吗?对赵“非法聚集”与“扰乱社会秩序”的“严重”程度,并未见警方出具详细的事实证明,而一般寻衅滋事最多判3年,赵和警察并无肢体冲突等行为,获刑竟达两年六个月。人们不免产生联想:这是对参与维权的其他当事人的恫吓。

眼下在一些地方,“扰乱社会秩序”几乎已成为有关部门为意见不同又不大听话的民众专门设置的罪名,而碰到真正的“扰乱社会秩序”者,倒显得相当宽容。前些日子肖传国雇凶伤害揭露其学术造假的方舟子一案,法院判决肖传国仅仅拘役五个半月,还不到赵连海一个零头。两相比较,孰轻孰重?其倾向不是太明白了吗?这与肖的官方身份及方的民间地位恐怕也不无关系。

在一些人那里,司法正沦为维护权力而不是保护权利的工具。三鹿事件因为企业宣布破产在先,而法院受理索赔案件在后,受害人作为可能的普通债权持有者事实上已无法得到任何后续的经济追偿。如此细心的程序安排,看起来帮企业、也帮没有尽到责任的各级政府避免了更多麻烦,却不免埋下深深的隐患。多年来假冒伪劣产品不绝,重要原因之一,难道不就是相关部门的姑息纵容吗?其后果今天已渗透到几乎任何一个领域。如果一系列做法把整个社会都带入劣胜优汰之中,最终的恶果恐怕无人能够幸免。

(大众网-齐鲁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