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老家温州的时装老板高楼挂涉政横幅坐牢两年

p101107104
陈开频。

想想都会觉得可怕的,假如说我们父辈忍让忍让就这么生活,假如说我们也这么生活,我们的子女、下一代怎么办?假如我们不反抗、我们不起来的话,他们还是会重复我们的生活轨迹。我们不可能让我们子孙后代永远这样生活下去吧!总要有人行动啊!

一切都按计划完美地进行着,陈开频开始用对讲机指挥杭州国际大厦楼顶上的民工悬挂横幅,抛撒传单,看到白幌幌的 巨幅横幅黑白分明哗哗地挂下来:“政府腐败是万恶之源”“独裁必腐败专制丧人心”“六‧四是中华之耻人类之痛”,白底黑字闪着寒光,一时间陈开频感觉时空 间的凝固,匆匆行人一下子都被怔住了,惊奇、错愕、兴奋、紧张等等各种表情刻画在人们的脸上……

点燃一支烟,静静地站在街角,陈开频欣赏着自己的杰作——飘动的横幅、飞舞的传单,觉得自己想说的都说了, 想做的也义无反顾地做了。接下来不知道等待自己的是什么?

一个时装设计师、一个开过饭店、开过桑拿、开过歌舞厅、搞过外贸,到过很多国家考察,出入五星级宾馆的老板,为何会走上这一步。我们把时空倒转过来,一起品味一下这条错综复杂的人生轨迹。

懵懵懂懂的前二十多年 “六‧四”学运是启蒙

陈开频63年出生于浙江杭州肖山,老家温州。自小爱好文学和艺术,尤其擅长作文,常常在县级的作文比赛中夺魁,中学毕业考入浙江美院的工艺系。今年40多岁的陈开频,回顾自己人生经历真是感慨万千,他娓娓道来。

其 实应该说,以前都是懵懵懂懂的,我们都是受共产主义的教育,从文化大革命、三反五反,我都看到了。每天都要开会批斗,我父亲一天到晚受到批斗,我都看到。 反正当时也懵懵懂懂的,以为社会就应该是这个样子吧。好像冥冥当中规定是应该这样生活的,根本就没有想到反抗、没有想到自己的权力。没有想到做人还有权利 一说。

随着自己的知识长进,特别是89“六‧四”学潮,我都是亲历者。因为美院毕业后,我进入一家企业搞服装设计,我们设计部门十多个人,基本上我负责 的。我们到杭州、上海去拉横幅、打标语。当时方励之专门写了一本他的谈话笔录,看了以后觉得有点茅塞顿开,那时候王丹、吾尔开希、柴玲他们的演讲我也都听 了。八九学潮对我影响实在很大,应该说启蒙是八九学潮,自己的世界观彻底改变了。

有了自己独立思想以后,社会的现象一分析、一对比,特别是美国的独立宣言,你每一条每一款去看、去分析,你就觉得真的是这么回事。从人性的角度上去分析,人是怎么回事,确实是我们国家的东西好多都是违背人心的。

行行业业充斥着丑陋社会现象

我开始搞服装设计,后来开餐馆、桑拿、开歌舞厅啊、最后是做外贸的,行行业业做了很多,我看到太多,就社会机制来说归根究底就是一党独大,另外社会丑陋现象实在是太多太多了,不是一、二句话、也不是一时半会说得清楚的。

比如说我做生意方面,就是开饭店搞卡拉OK,那是全靠公款消费,全靠公款单位才能支撑。现在一般的消费场所,就是一定要跟国家政府他们能够公款消费挂上钩才会生意好。菜也好,环境也好,没有公平竞争的,因素太多了,这是我们国内特有的。

比如说做外贸办工厂,我好多朋友也是办工厂、搞外企的,你不能跟有权当官的、政府人员互通有无的话,那企业不能做大,就是方方面面来揩油的太多,然后不是公平竞争的环境,反正听到是实在太多,感受的实在太多。

海外各国行感受深 公款报销丢脸到家

我 到过一些国家,在国外看到太多,不可同日而语,其实这个时候我的心感到很痛、很痛的。你像迪拜吧,阿联酋多富有,但是迪拜市,我们去看了,市政府办公楼, 真是寒酸到我不能用语言来形容,我们国家任何一个贫困县,它的政府楼盖得跟宫殿一样。就是当时49年前的国民党时代,军阀张作霖就曾下过死命令:假如说一 个地方,政府办公楼比学校豪华,这个县长是要杀头的。

我到德国法兰克福,听当地朋友说起市政厅的一件事情,我感动快要落泪了。他们市政府为了藏书楼买空调,要由市民选举出来的委员会出来投票决定,可不 可以买这空调,像我们国内,不要说市政府,区政府要买个空调、要买个车子,要市民同意,那不是开玩笑?但是我们国家口号是为人民服务,可现在人民是国家的 公仆。口号就是要立牌坊的,婊子还是要做的。

我在荷兰阿姆斯特丹,就是妓院的门口黑人就学一句中国话就能拉到很多很多生意。“搞女人有发 票”就是这么一句中国话,有发票就能招到生意。为什么?因为有发票就可以公款报销,公款报销是什么?就是政府的公务人员,他凭这句话就能发财,丢脸都丢到 外国妓院去了,社会的丑陋现象实在太多了,几句话也说不清楚,我文章上面有大量大量的证据和实例。

社会的沟通渠道根本就等于零

北大教授孙东东曾在媒体上公开说:“对那些老上访专业户,我负责任地说,不说100%吧,至少99%以上精神有问题——都是偏执型精神障碍。”

像这样一个很著名学府的专家说上访百分之九十九是神精病,而且对访民采用的手段也是对待神精病人的方法,很多人因为上访被劳教,我在牢里待了二年,我牢房里就碰到二个这样的访民,我看到的太多了。上访这条途径根本行不通的。

上 访你写材料,政府根本就不理会你。哪个工作人员会理你?你写任何东西都是石沉大海的,社会的沟通渠道根本就等于零。像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朝中没有人,你 的言语权都等于零。无法与政府沟通,你的话没有份量,因为你没权、没势,不管正义是不是站在你这边,你个人的价值就是零。我们社会现在已经堕落成这个样 子。

不可能让子孙后代这样下去 总要有人行动

想想都会觉得可怕的,假如说我们父辈忍让忍让就这么生活,假如说我们也这么生活,我们的子女、下一代怎么办?假如我们不反抗、我们不起来的话,他们还是会重复我们的生活轨迹。我们不可能让我们子孙后代永远这样生活下去吧!总要有人行动啊!

在我心中只有一念——我们子孙假如有一个公平的环境的话何乐而不为?再说我们生存环境如此这般恶劣,牺牲了无所谓,活着跟行尸走肉没有什么区别。

没有可以表达的方式,比如说你对社会不满,另外有文章有地方可以发表,交流一下,那也就释放掉了,但是就是没地方诉说、没地方可以刊登,怎么办?总要给我一个渠道吧,人是有血性的,那只能极端的挂横幅的方式吧。

杭州商厦楼层悬挂横幅 抛撒传单

所以在08年我就自发地,而且完全个人行为,在杭州国际大厦楼上挂了4个横幅,然后雇了4个人发传单。

那 是08年6月7日上午10点左右,一切都按计划顺利进行,我用对讲机指挥杭州国际大厦侧楼顶上的民工悬挂横幅,然后呼叫他们抛撒传单,看到巨大横幅“政府 腐败是万恶之源”“独裁必腐败专制丧人心”“六‧四是中华之耻人类之痛”等随风飘荡时,霎那间时空都凝固了。白底黑字闪着寒光,带给路上的行人和各种车辆 内人们极大的冲击力,错愕、惊喜、紧张各种表情写满了他们的脸上,车子都停了下来,我一边指挥、一边不停地按动快门,全身高度紧张,仿佛血都涌到脑子,手 也哆嗦得不行,尽管动作僵硬、嗓子发干,喊话甚至都有点声嘶力竭,但这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之中,半年的努力和准备,无数次想像的场景终于一下子变成了 现实。

忙完这一切,我一下子松懈下来,默默地点上一根香烟,静静地站在街角,欣赏着自己的杰作,想说的我都说了,想做的我也义无反顾地做了。接下来,我不知道等待自己的是什么?
当时做的时候是想到过后果的,所以事前我强烈要求离婚的,房子也卖掉,车子也卖掉,企业也转移,我反正就准备坐牢的。

酒店被擒含笑面对 警官发愣

回到酒店,我迫不及待地打开电脑,静静地在电脑里看着那样的经典场面,真的很刺激,很享受!人的一生太短暂,能轰轰烈烈地做自己想做的事,真的很爽!

凌 晨三点,我突然发现酒店院子里一下子停了好多警车,尽管我有充分的思想准备,但还是感觉心跳加快!四肢发软,但很快我镇定下来。从容穿好衣服,甚至还洗了 把脸,门口很快传来轻轻的插钥匙孔的声音,坐在床边,我微笑地注视房门。门轰地打开了,一下子冲进来十多个人向我扑过来,我的眼镜被强摘了、皮带被抽走、 鞋子被扒掉、脖子上挂的玉佩也硬拽掉了。他们用强光照着我,两台摄像机使劲拍,我吃力地歪着脑袋微笑对一个头头模样的人说:“你们辛苦,来了?”他一下子 非常错愕,“嗯”了一声,然后“嘿嘿”地笑了,摇摇头说:“你真行!”

他们好像缴获了极大战利品一样兴奋地向上面汇报,我看见好几个人在打电话,什么书记什么局他抓住了等等,脸上都洋溢着亢奋。我被带上手铐,穿过酒店过道上人们惊讶困惑的眼神,我被塞到停在酒店门口的其中一辆警车上,七拐八拐我被带到一个不知名的地方。

整整两天两夜没让我睡觉,不停地问我,我的精神格外的好,跟他们侃侃而谈,倒是审我的人,问来问去也就这么点东西,一个个哈欠连连。最后我被送进看守所。

大闹法庭拒花瓶律师

他们判了我2年,先是给我定了颠覆国家政权罪,后来因为我一直不肯认罪,拖了一年多才最后定下来是扰乱社会治安罪和交通罪。

当 时我聘请肖山一位很有名的律师,也是我同学,他来看我时,二个安全局的人坐在他旁边,当时他就提出了抗议指他们违法,那两个安保局回答:“这个事情跟别人 二样的,我们必须坐在旁边的。”然后还威胁律师说:“你这个案子最好不要接,因为你跟政府对抗,你没有胜诉的机会。”然后我的律师就害怕了,说这个案子你 给我多少钱我也不可能干了。

2009年4月24日开庭,检查官、法官、律师,安全部、公安局都坐满了。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给我指派二名律 师,我说我这案子不是大案,只有杀人犯、重大的案件,没能力才由政府指定律师,我说我不要摆设。要辩护不让我说话,我一定要说话,我说判我什么都可以,你 给我五分钟时间我要申诉,法官说:“不让你说话,你这种人是不会让你说话的。”我回敬道:“法庭没有人辩护,我自己辩护都可以的,你当然要给我说话的机 会。”他说:“就是不让你说话,怎么了?你到哪里随便去告,不让你说话,就这样。”我说:“不让我说话我不要律师,我不要花瓶。”“你不要,是不是?好, 现在休庭。”

就这样,我就被押回小单间,然后律师、法官都在旁边的单间劝我:“你不要这样子,你这样会吃亏的。”但是我想,挂横幅牢都坐了,我还怕多关一年半载的?我坚持我的原则,谁劝都没有用,我说我不需要花瓶,我不需要摆设。

看守所等级分明 超强度工作

我在杭州下城区看守所关了九个月,后被转到杭州市看守所。

监狱也是外面社会的一个缩影,监狱里等级森严,所有关系,待遇都是赤裸裸的,丝毫没有也完全不必掩饰!你在外面是共产党的干部、特殊阶层的话,你在监狱中也会是上层、特殊阶层。
监 室里一半是炕,上面能睡十个人左右,睡的都是老兵、打手和部厅级以上的上层人物,其余的只能睡地上。有关系的相对会舒服一点,有限的待遇都尽可能地会享受 到。而没有关系,没人来看望又没钱的俗称“三无”人员的,日子会很难熬,所有累活脏活像打扫厕所,洗碗擦地给上层人员洗衣服等等就都由他们来完成!当然挨 骂挨打那是必须的,经常的!

早晨6点钟,天濛濛亮就开始干活了,一直干到晚上6点。只有中午吃饭半小时休息。我是手关节全部变形, 很多人都变形了。因为监狱没有油水,活动少,我便秘严重,最多时候17天没有大便。我睡在地上,一张单人草席上睡三个人,盛夏酷暑,汗流浃背,大家挤在那 里,连蚊子咬也不能赶,因为手根本不能动,要翻身必须三个人步调一致一起翻。因为地上很潮湿,身上关节各处很痛,但也必须干活。伙食就是水煮白菜,一点油 水也没有。囚犯管这样的饭菜叫“水上漂”或者叫“猪摇头”就是都漂在水上面,连猪吃了都要摇头的意思。一年四季都是这样,年三十晚上发一个鸡蛋。大年初一 就是水煮萝卜。

老大和几个部厅级干部是坐着吃饭的,而其余的都必须蹲着吃,他们有牛肉,鸡肉,鸭肉和霉干菜肉等真空包装菜轮换着吃,其实这 是大家的钱凑起来给他们吃的,当然得到管教的默认的,名曰是公帐,就是大家用的牙膏,卫生纸,肥皂等日用品,外面的钱打入你的卡里,可里面就由不得你了, 每个人交多少钱,老大说了算!很多人交了五百块钱就吃了两个咸鸭蛋,这是常事。
在这里劳改犯最好的礼物就是方便面的调料,从来没想到用这样的调料拌在饭里真的很好吃啊!要关系非常铁才有可能分点吃吃,这里非常流行的一句话是,今年过节不送礼,要送就送调料包……

我们做的产品很多是销往国外的。据我知道我们是签署日内瓦公约的,规定劳教人员是不能做可以卖钱的东西。这个问题我也向当局提出抗议,但是没有人理你,必须干。在里面不是政府人员管你,而是劳改犯管你,都是强盗、吸毒的。

我 在看守所的加工厂里面做过服装、雨伞、雨伞架子,拉线、拉麻绳拉得手全部裂开。还有做服装用纸的包装袋,做那种袋子最多的。那个袋子是用很原始方法去做 的,需要胶粘合的地方就是用人工踩的、脚跟跺的。踩几十下脚没问题的,你踩一千、两千、踩一个月的话,轻者脚肿得像大象腿,重者大小便失禁,甚至尿血!有 法轮功的人在里面脚肿得根本不能走路。

还有就是做酒的包装盒子、菲力普刮须刀的盒子、肯德基、麦当劳的盒子、月饼盒等也是在牢里做的。以后我可能麦当劳之类的我都不会去吃了,因为忙的时候全都汗流浃背的、甚至鼻涕眼泪的,手也脏,叠起来以后屁股坐在上面,出来以后就直接用了,也没有什么消毒的。

还有超市卖的衣服或卖的鞋子上有那种防盗消磁的扣子,一天一个人规定要做一万个。

看守所绳子都是经过严格控制的,几根进来出去也是几根,牢里是不能留下绳子的,也算是违禁品。

当时因为监狱判下来以后刑期还有一年多那是要送监狱的,因为我一直不肯认罪,我是一年三个月才判下来的,判下来是两年,我的刑期还有九个多月。然后就留在看守所里头,叫留守执行,这样就没有送监狱。

我在里面有待了三年还没有判下来的一个法轮功,一直不肯认罪,政府就一直不判你,就把你关着。你不认罪他就永远不判,然后你永远关着。

双亲被洗脑甘做顺民

我 父亲是在市政府工作的一个国家公务员,以前文革帮派斗争啊,他经常被开批斗大会,但是他们都是很顺从的,包括到现在为止,他们都是责怪我:“共产党是会犯 错的,他们会改正错误的,用不着你去挂横幅、撒传单的。”他们都快八十岁了,完全被洗脑了,不可能扭过来的。所以他们说我的时候,我也不会去反驳他们,现 在只是孝顺他们,让他们安度晚年吧。

他们这种想法国内一些老人还挺多的。腐败他们也看得到,也谴责,但是在追求人的基本权利方面,根本就想不到,只能是逆来顺从做个顺民。

我就是很害怕我们以后老起来也是过这样的生活,我的子女、他们的下一代这样周而复始地生活,一点权利也没有,社会环境又是那么恶劣。我们父辈遭受的罪真是罄竹难书。他们更多的是肉体上的痛苦,而我更多的是精神上的痛苦。

其实像我这样,什么地方没有潇洒过?我们出门在外都是五星级酒店,什么东西没有享受过?但是心灵的压抑、心灵的摧残,那是任何东西都无法弥补的,就是这么简单。生活在中国大陆实在是太压抑了。

坐牢义无反顾 出狱后更重视亲情

一个人太顺利了,就不会珍惜,不会知足、更不会感恩,我想这次牢,我没白坐,起码我真的是刻骨铭心地懂得了很多!就是对我的父母、我的家人我都会更加珍惜、更加重视。

而且现在人们对我的态度、对我言论的重视程度看,我坐这个牢也很值得。现在社会上确实反响很大,声援我的人很多,我觉得我这个事情还是做得太小了点,还必须再做大一点。我真的是义无反顾。

今年6月10日我出来后,朋友们为我接风洗尘戏称我为“标语达人”,告诉我,现在腐败又上一个台阶了,要是有领导被查出只贪腐几百万是要被大家耻笑的,都不好意思上报纸,上亿几十亿那才叫本事……怎一个晕字了得?!

出来后我也写了很多东西,在网站上、博客上面发,都是没几天就屏蔽掉了,反正都放不上去。我非常有可能第二次或第三次坐牢,因为我不会让我这个牢白坐的,我必需让我的行动有所反应,我真的很愿意去坐这个牢,引起社会同情引起他们的思考,或者引起社会的愤怒。

挑战人大政协 不能成为摆设和内定表决机器

我完全是凭自己的良心,凭自己的感观,凭自己的是非标准做事,觉得我作为一个中国人必须发声。如果你不做我不做这么烂下去,必须付出沉重的代价。中国已经到了水深火热之中。没有几年好烂了,真的是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了。

接 下来我想冒着再次牺牲自由的危险,积极参选人大代表。人大政协绝不能是富人和贵人的俱乐部!更不能成为摆设和内定的表决机器!尤其不能成为凌驾于大众之上 索取社会资源的安乐窝!作为草根我希望能独辟蹊径,希望政府能听到来自社会底层的真正的声音,希望得到社会上更多人的支持和帮助。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