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经济学家建议将国有资产分给13亿民众刺激消费

p101106101

国有资产在国资委手里管着,一分钱都不能用于消费,如果分给民众就可以变成消费购买力。有很多的政策,政府与其花4万亿扔到“铁公基”里,不如把4万亿放到社保里,与其国资委掌握几十万亿的国有资产,不如把它放到全国社保基金里,来充实我们的社会保障,使老百姓可以放心地把储蓄拿出来用于消费,来支持中国经济的增长。

解决分配差距问题,主要有两个途径:一是把蛋糕做大,二是重新切蛋糕。蛋糕做大就是保证整个国民经济保持平稳较快增长,而切好蛋糕,则是处理好政府财政、企业利润和城乡居民收入之间的关系。政府财政收入这么多年,20%的增长,企业利润也是20%的增长,城乡居民收入是一位数的增长。

- 收入分配

收入分配问题成为昨天论坛的焦点话题之一。素有“批评经济学家”之称的中欧商学院教授许小年、独立经济学家谢国忠以及国家统计局总经济师姚景源昨天都指出,收入分配的改革是中国经济调整、拉动内需的核心问题,许小年并建议将几十万亿的国有资产分给13亿民众以刺激消费。

调整核心是提高家庭收入

许小年认为,在过去的十几年间,社会保障体系不到位;国民收入的分配向政府倾斜,而不是向居民倾斜;在财富积累方面,国民财富的积累速度落后于国有部门的财富积累和央企财富资产的增长速度。以上因素导致了中国老百姓的储蓄率高,不愿消费。

谢国忠也指出,中国经济调整的核心并不是汇率,而是家庭收入过低的问题,如果能够把家庭收入在经济总量当中的比重提高50%,达到世界正常水平,中国和世界其他国家经济摩擦就可以基本得到解决。

“有调查显示,我们过去几年间收入的分配大多数集中在最高端的收入组别里,而中层和下层的收入组别收入增长速度远远的落后于高端组别的收入。如果不解决寻租的问题,无法从根本上改变居民的收入分配。”许小年表示。

国家统计局总经济师姚景源指出,当前国民收入确实存在不公的情况,当社会分配差距过大的时候,富有的人有货币支付能力,却没有购买欲望,贫困的人却恰恰相反。“现在问题是投资逐年上升,最终消费率逐年下降,消费和投资比重严重失衡。”

制度刚性制约结构改革

许小年认为,要刺激消费,就要在财富和收入的分配上向居民倾斜,进行制度改革,在一次分配的市场上和二次分配的市场上体现公平的原则。

他开出的药方是,将国有资产分给民众。“我们几十万亿的国有资产可以分给13亿民众,国有资产在国资委手里管着,一分钱都不能用于消费,如果分给民众就可以变成消费购买力。有很多的政策,政府与其花4万亿扔到“铁公基”里,不如把4万亿放到社保里,与其国资委掌握几十万亿的国有资产,不如把它放到全国社保基金里,来充实我们的社会保障,使老百姓可以放心地把储蓄拿出来用于消费,来支持中国经济的增长。”许小年说。

姚景源则表示,解决分配差距问题,主要有两个途径:一是把蛋糕做大,二是重新切蛋糕。他解释说,蛋糕做大就是保证整个国民经济保持平稳较快增长,而切好蛋糕,则是处理好政府财政、企业利润和城乡居民收入之间的关系。“政府财政收入这么多年,20%的增长,企业利润也是20%的增长,城乡居民收入是一位数的增长。”姚景源建议转变政府职能,节约财政支出。

“中国需要进行结构改革。”许小年强调,但遗憾的是“中国的经济发展模式转变喊了十几年仍然没有转变。制度刚性的存在制约了结构改革,只有打破这个制度刚性才能打破这种模式。”

- 楼市调控

出席财新年会的谢国忠指出,房地产已经见顶了,因今年货币供应量的增长将低于GDP的增长,他指出,总的来说货币是偏紧的,在货币偏紧的情况下,对资产市场,特别是房地产市场就会有影响。

他指出,中国从1996年开始进入通缩经济,其原因是国企改革,引起大量劳动力过剩,劳动力过剩引起一连串反应就是中国进入了通缩时代。这种情况下,货币大幅度上升也没有引起通胀,而且货币开始走进土地市场。中国通缩是一个实体经济通缩,但在资产市场里面是一个非常通胀型,而这个通胀是完全反映货币供应量上升,十年来中国货币供应量上升10.6倍。

谢国忠认为,房地产的调整将是渐进式的。“股市调整都是一下子跌下来。如中国股市从6000点到1600点,但是房地产市场调整不一样。”

他指出,房地产市场下滑可能会渐进式,会分好几年。

(苏曼丽 吴敏/新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