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小人物:我国公民享有言论出版的自由是不争的事实

p101103104

你知道为什么会有敏感词么?因为言论不自由?错了。当事人设立敏感词是为了培养我们国民的创新能力,因为创新是一个国家兴旺发达的不解动力呀。然而,我国国民的创新力与我国的GDP总量相当不匹配,为了我国的可持续发展,于是当事人出此高招。通过设立敏感词,让大家体会到拐弯抹角的的乐趣,以此培养我们发散思维的能力。一个词语能够通过十种不同的方式表达,试问,如果我们把一半的汉字都设成敏感词,那我们的生活该是多么丰富多彩啊!所以,敏感词正是我们言论更加自由的标志!

这个事实本不必争,然而有几个证人实在憋不住要发言,下面掌声有请——

证人之一:张五本先生。

证物:《把痴出来的病痴回去》、绿豆、茄子。

证人发言:我们怎么会没有言论和出版的自由呢,开玩笑。各位看我,本来是一个小工人,我怎么变成养生大师的?出版人找的我,策划《把痴出来的病痴回去》,明明是忽悠,还能卖得断货。扯淡也能出版,这就是最高级的出版自由。我又怎么妇孺皆知的,胡难卫视请的我,让我在多次在其热门节目百磕全说中给大家讲绿豆茄子的美妙之处,这不是言论自由是什么,难道我是在电视上演哑剧么?

证人之二:谢巢平先生。

证物:《大迁洗》

证人发言:同志们,你们一定以为我会抨击我们政府戕害文化,扼杀真相,钳制言论。错,恰恰相反,我完全赞成任文先生的观点。我的《大迁洗》怎么来的?我采访调查来的,我们政府要抓我,早动手了,还等我把书写完,还把书印完。我国政府要是没有言论自由出版自由,你们还能知道我的存在么?当然不能了,我只能去见马克思。所以在此我要对政府道个歉,我不应该把自己的书印个没完,让政府操心了。

证人之三:刘小拨先生。

证物:《聆八闲章》

证人发言:地球上的各位观众朋友们,你们一定是通过诺贝尔和平奖知道我的,诺贝尔和平奖的评委一定是通过外交部的三令五申知道我的。一个国家的外交部竟然三番五次的为一个尚在牢中的犯人做广告,经过外交部不懈的努力,才终于唤醒沉睡的诺贝尔先生,难道这不是言论自由么,而且是最高尚的言论自由。我要感谢党,感谢政府,感谢他们把这么重要的奖颁给我。呃,不过奖金希望快点换成人民币,最近美帝的钱贬得厉害。

证人之四:余截先生。

证物:《忠国影帝问家宝》

证人发言:政府规定这本书不能在内地出版,乃是政府的用心良苦。这样一本敏感的书当然在香港才能真正发挥它的国际影响力了,政府深知这个道理,于是忍痛割爱。再说香港的影视发达,正和本书的主题。我呢,作为一个“提不同意见的人”,受到我们政府“领导级别”的待遇,出门有车,有司机,有保镖,去个小区的饭馆还贴身陪同,深怕我有人身危险,其周到程度,令我动容。可见我们政府为了言论和出版自由付出了多少辛劳,又背负着多少的不理解,然而我们政府始终像一头老黄牛一样任劳任怨,坚决为人民服务。

证人之五:敏感词

证物:敏感词

证人发言:你知道为什么会有敏感词么?因为言论不自由?错了。当事人设立敏感词是为了培养我们国民的创新能力,因为创新是一个国家兴旺发达的不解动力呀。然而,我国国民的创新力与我国的GDP总量相当不匹配,为了我国的可持续发展,于是当事人出此高招。通过设立敏感词,让大家体会到拐弯抹角的的乐趣,以此培养我们发散思维的能力。一个词语能够通过十种不同的方式表达,试问,如果我们把一半的汉字都设成敏感词,那我们的生活该是多么丰富多彩啊!所以,敏感词正是我们言论更加自由的标志!

好了,以上五位证人作证完毕……什么?断水断电了?还跨省追捕?走!直通中南海去!

(李光/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