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推墙族:“爱新觉罗家族复辟了?

p101103102

潇湘晨报:清廷越处处修墙,人民就越善于翻墙,“面壁十年图破壁”。这近在眼前的历史,实际上就是翻墙者对抗修墙者的历史,修墙者的心魔之墙高到一尺,翻墙者的攀越之道必然暴涨一丈。

当一个政府恶贯满盈、倒行逆施、一贯地奉行着那一个目标,显然是企图把人民抑压在绝对专制主义的淫威之下时,人民就有这种权利,人民就有这种义务,来推翻那样的政府,而为他们未来的安全设立新的保障。——美利坚合众国《独立宣言》 (1776年)

番羽:力挺潇湘晨报,以史为鉴可知兴替
曾几何时,热血青年为宪政浴血
当下,或更有可为。

bjm:1975年,哈维尔致信当时的捷克总统胡萨克,强调“历史已经不能不被理会”。——这话中之话谁人不知,哪个不晓!然螳螂们仍会一意孤行、装聋作哑,我们用毛万岁的话来说叫作“扫帚不到,垃圾不会自己跑掉”,曾经的刘千岁也说:“好在历史是人民写的”!

乡村一夫:百年轮回,我们又站在新的起点上。

无论魏晋:解读一下中国特色,中国社会从秦到满清,几千年封建社会,会留下什么特色呀?无非就是专制,独裁,家天下这几项破东东。满清倒台至今无非百年,有什么特色呀?就是几个当权者念念不忘祖宗那些烂东西。袁氏搞帝制终被人唾骂百年,蒋氏也丢掉了大好江山,小蒋总算觉醒了。如此而已。

有话要说: 好。让我们看看:“这一次革命,说是快,却也是改革不见落实,人心郁闷已久,大家知道必然出现的大变”。“无湘不成军”。潇湘晨报——湖南人有话要说。

记得前两天说过中国互联网的问题在于太过江湖,其实还有一个更大的问题:这个江湖只有一个大佬,叫党。

wentommy: 刚联系《潇湘晨报》的龚晓跃,赞他此事的担当。龚兄短信回复:小事。在此地干了四年多,把这份报纸弄成现在这样子,赚了。

9432:辛亥革命的特征:一、是武装发动但流血最少的和平革命;二、是包容最广且心胸最宽的民族民主革命;三、是在成功之后胜利者决不镇压反革命、不屠杀异族官民、待前朝最宽的革命。这些都与中共的暴力革命有着天壤之别。

megwu:国民党反动派是世界上最害怕言论自由的一个集团。他们害怕人民翻身,害怕人民认识大时代的真面貌,更害怕他们自己的丑恶暴露在人民大众的面前。他们用种种卑劣无耻残暴不仁的手段,蒙蔽人民的眼睛,塞闭人民的耳朵,封锁人民的嘴巴,不让民间报纸存在,不让正直的新闻工作者自由-《人民日报》1946

pufei: 其实《潇湘晨报》应该刊登如下系列文章,自然能得到中宣部的表扬:《从辛亥革命看清王朝维稳制度缺陷》、《清王朝截访制度漫谈》、《谈谈八旗制度在清王朝联防体系中的作用》。

dosou: 因《潇湘晨报刊》刊登纪念辛亥革命,批判清政府的文章《天朝垮台前,利益集团已经丢尽了它的脸》,总编辑刘剑、执行总编辑龚晓跃被宣布停职。文字狱时代来临了!

wangpei: 听到《潇湘晨报》因为纪念辛亥革命,总编、执行总编双双被下课的消息,我的第一反应是:“爱新觉罗家族复辟了?”

笑话:首长的儿子遇一农民工,见他长得与自己一模一样,便鄙夷地问:你妈以前在钓鱼台当过服务员吗?农民工答:俺娘没出过村,俺爹给个首长当过警卫员。

雷疯日记:一朋友刚当防暴警察,一次民工讨薪聚众闹事。防暴警出动,第一排盾牌,第二排警棍,第三排拿枪。朋友等新人在第四排喊话摄像。开始喊话,领导让新人喊,新人拿起喇叭:你们已经被包围了!队长飞起给了喊话的一脚,抢过喇叭喊:你们要相信党,相信政府!

(中欧社摘编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