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周小进:有人的地方就应该有民主

p101101101

小到一个家庭,大到整个社会,有人的地方就应该有民主!为什么有的地方有人,却没有民主呢?

那是因为最缺乏民主意识的人掌握了国家机器、攫取了私人利益。

在这种情况下,竟然还有”郑青原”之辈大言不惭,说中国民主取得了重大进步!

我们终于可以想见,有些人占据了权势、攫取了私利,会变得多么无耻!

也许有一天我们都会明白,那”碗中豆”,本来就是我们的,你们抢走了,我们就要抢回来!

60多年前,中国共产党还是在野党,国民党是执政党。共产党对国民党的一个批评,就是说国民党乃是一党专政,在中国不搞民主,如果共产党上台,一定会搞”普选”。国民党的报刊,比如《和平日报》就批评共产党是痴人说梦,因为中国老百姓很多连字都不会写,值得注意的是,国民党的自我捍卫,只是说中国民主不具备条件,不可行,但似乎并不敢说普选的民主不好,甚至还说国民党正在对民众进行教育,以便将来让民众自治。

中国共产党在解放区搞民主,取得了非常出色的结果。共产党人当时的一个口号就是建立民主共和国,毛泽东后来的《新民主主义论》中所倡导的联合政府,绝不是一党专政,甚至把帝国主义和资本家都包括在内。1946年的《新华日报》有这么一段介绍了在”文盲”中搞民主(包括乡一级和县一级)的成功经验。首先,”候选人决不是指派的,而是由人民提出的”,”乡选中每一个选民都可以单独提出一个候选人。在县选中每十个选民可以连合提出一个候选人。”识字的人就用选票,不识字的其实同样可以搞民主,不过方法上动点脑筋就行了:

……不识字的人,则以投豆子代替写选票……过去的办法是由候选人坐在晒场上,每人背后摆一个罐或碗,因事不能到会的候选人仍然给他们空出位子,位子后摆上碗,每只碗上都贴着候选人的名字,选民每人按应选出的人数发豆子数粒,于是各人便把豆子投入自己所要选的那个人碗中……这种方法还有缺点,那就是当每个选民投豆子时,到会的人都可以看得见,实际上成了记名投票。后来就改变方法,把碗统统放到另外一个房子里,除监选人在选民万一记不清楚时从旁帮助说明外,其余的一概不准在场。但这种方法仍有缺点,因为碗是仰着放的,那个碗里已有的豆子多,那个碗里已有的豆子少,都看得清楚,这样就可能使后来的投票受到先前投票者的影响,因而不自觉的失去了 自主性。补救这个缺点的方法,就是用纸把每一个碗都盖起来,而让投票者从碗边上把豆子投进去。

《新华日报》是共产党的喉舌媒体,或许不足以全信。那么再看一个说法。美国人安娜·路易斯·斯特朗曾在国难期间遍游中国,到过苏区,比大名鼎鼎的埃德加·斯诺还早。后来她到过延安,见过当时的共产党主要领导人。在《中国人征服中国》一书中,她纪录了不识字的人是如何投票的。她采访了”延安不识字的劳动英雄杨步浩”,杨告诉她:”最大的变化是旧社会没有选举,现在每一个人都有选举权。”

“我把豆放在碗里,他们在窑洞外面把豆子给我,于是我走进窑洞,碗就放在那里,一个碗代表一个候选人。选完后我们都看着他们数豆子。”

杨的叙述和《新华日报》的方法大抵相同。斯特朗在后面是这样评价的:

碗中豆的方法从延安传遍各地,为那些不识字的人所采用……上千万的中国人已经通过碗中豆的方法表达了他们政治上的选择。(《斯特朗文集(第三卷)》,新华出版社,1987,300-307页)

60多年过去了。中国人反而没有了”一个成年人一张选票”的待遇,比当初的解放区反而倒退了。普选在中国迟迟不施行,有人说是因为很多民众民主意识不发达,一边在说中国扫除了文盲,实现了义务教育,大学毕业生大幅度提高,如此等等,一边又说民众素质差,连60年前”碗中豆”的待遇都不配–这显然是个弥天大谎。

60年前每人一张选票,60年后有人一辈子都没见过选票;60年前乡村的干部和县级的代表都是”豆子”选出来的,而且由老百姓提名,一个选民就可以提名一个候选人,60年后乡村的干部是国家指派的,连刚刚搞出来的”两票制”都很快被掐死了,县里的干部普通老百姓恐怕都不认识–历史倒退得让人触目惊心。单就技术上来讲,老一辈革命家还要动脑筋去想如何完善”豆子”选举,新中国成立后的领导人连这个都不用去想,真要搞民主,完全是轻而易举的捡现成便宜。其实老百姓的民主创造力是无穷的,这几年各个地方不是又想出来很多新招数么?比如把一枚公章掰成五瓣,由五位村民共同盖章,干部的费用才能报销。其实这根本不是问题。想想很多代表自己设立工作室接待民众,结果却被紧急叫停,不让民众去找代表,让民众去上访,因为笼子已经放好了–想想这个,我们就知道,不是民主的技术不成熟,也不是民众没有民主意识,而是有人在以暴力打压民主。

还有一个借口,说中国人太多了,不可能普选。中国人多是没错,但如果真想搞民主,那么一个县的人总不多吧,一个村的人总不多吧,一个单位的人总不多吧?为什么不选举领导干部,而要空降呢?就算老百姓太多,那么”先进”的共产党员总不算多吧,区区七千万,人家几个亿的能普选总统,为什么我们七千万党员不能普选总书记呢?

小到一个家庭,大到整个社会,有人的地方就应该有民主!为什么有的地方有人,却没有民主呢?那是因为最缺乏民主意识的人掌握了国家机器、攫取了私人利益。时过60多年,当前你在中国最发达的地区,北京、上海、深圳、广州,随便哪条马路,随便抓一个行人问问:”你们区的人大代表是谁?是你选的吗?”他们都会瞠目结舌。不要说选票,连60年前的”豆子”都没了–在这种情况下,竟然还有”郑青原”之辈大言不惭,说中国民主取得了重大进步!我们终于可以想见,有些人占据了权势、攫取了私利,会变得多么无耻!也许有一天我们都会明白,那”碗中豆”,本来就是我们的,你们抢走了,我们就要抢回来!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