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胡赛萌:宝宝,请原谅我无法陪你一起仰望星空

f090520105
资料图片:温家宝总理。(摄影:黄频/中欧社)

这就是为什么在那个赤色恐怖的文革期间没人仰望星空,而在如今改革开放的“春天”仍旧没人仰望星空的原因。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在经济领域积极拥抱资本主义,大搞私有化,社会的各个方面都有松动的迹象,言论环境有了很大的改善,可国人似乎仍没走出政治运动的阴霾,在政治层面,全民噤若寒蝉。

在精神层面,人们对金钱的如饥似渴代替了八十年代的自由激情,压抑的中国大地被新一轮对金钱的疯狂追逐所冲破。利益至上和机会主义的贪婪左右着社会,蚕食着人们心中仅存的良知和正义,价值真空所造成的信仰危机,已经使中国人成为赤裸裸的短视狭隘的功利主义庸人。

在政府大棒子加胡萝卜的政策下,知识分子已成为利益集团的代言人;那些貌似关心国家命运的愤青、左派们又被各色政治势力所利用,天天叫嚣着“请战”;而占中国人口绝大多数的老百姓则集体失语,争先恐后的“闷声大发财”去了,其对金钱的狂热追求堪比文革时对伟大领袖的崇拜。

如此的国家,如此的国民,宝宝还怎么去指望他们能跟你一起去仰望星空呢?

临近毕业,同学们都各奔东西,我也在上周五的时候踏上了南下深圳的列车。因为第一次一个人出这么远的门,所以刚上车的时候还是蛮紧张的。我对面坐着一个去东莞的外来务工人员,他显得很沧桑,也很健谈,跟我讲他在东莞的各种见闻,我刚上车时绷紧的神经也慢慢松弛了下来。

他讲述自己在打工途中遇到的许多不公正待遇,还以一副过来人的口吻告诫我这个刚离校的学生要如何如何适应这个复杂的社会云云。其实,他讲的很多事我在网上也都经常看到类似的报道,出于礼貌,我还是装作津津有味地听着他讲着自己的各种见闻。

其间,他给我讲到他去年乘火车回家过年时发生在车上的一件小事。因为春运,人特别的多,车上到处都是人,连椅子底下都躺着有人,真可谓是人挤人,好在他提前买到了坐票,因此还有个座位可以休息一下。

中午吃饭的时候,车上的列车长带着一群来列车做志愿者的大学生来到他所在的那节车厢,说要临时征用他们的座位吃饭,言辞之中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大多数人面面相觑,极不情愿地站了起来,给那个戴红袖章的和那群天之骄子们让座,但有个女孩却仍然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丝毫没有让座的表现。列车长见有人不配合自己的工作,便走到那个女孩旁边,对其吼了几声,可女孩仍旧不理不睬,这可惹恼了那个不可一世的列车长,他挥舞着拳头对女孩叫嚣道:“再不起来,我就让你滚下车去”。女孩被骂哭了,后来在其他人的劝说下女孩还是起来让了座位。

虽说在中国每天都会有很多不公平的事情发生,其性质比此事恶劣,其程度比此事严重的比比皆是,我之所以把此事写下来是因为今天我在无意中看到了国家总理温家宝曾说过的一句话——2006年3月,宝宝在会见中外记者时,针对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记者提到在美国以及其它地方对中国在因特网方面进行的内容审查都颇有微辞时引用美国的老报人斯特朗斯基的话,“要讲民主的话,不要关在屋子里只读亚里士多德,要多坐地铁和公共汽车”。

的确,一个国家民不民主,不是看国家领导人在某某大会上的讲话中用了多少次“民主”这个词,而在老百姓的日常生活中便可窥见一些端倪。宝宝回答那个美国记者的提问的确巧妙,这无疑又在中国民众的心里为他又重重地记上了一笔。

我不知道宝宝什么时候开始不做火车的,但我相信他一定知道中国铁路系统的种种问题,不然我们也不会看到官方媒体中的列车长和乘客嘴里的列车长竟然有如此大的差别。

作为一国总理,想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当然不需劳烦他去管;作为政府首脑,他需要考虑的是整个国家的前途和命运,是那些崇高、深邃的命题,所以我们有幸拜读到了他的《仰望星空》。

人们常说诗言志,歌咏言。从这首诗中,我们可以读到一位国家总理的所思所想。诗中所透露的对真理、正义、自由、博爱的思考,对国家民族人类共同命运的关怀,令人感动,难以忘怀。

德国哲学家黑格尔曾说过,一个民族只有有那些关注天空的人,这个民族才有希望。诚然,当一个国家的国民都蝇营狗苟、削尖了脑袋往钱眼里钻的时候,这个国家肯定没有希望。其实,这句话也可以这样理解,一个国家里的国民之所以蝇营狗苟、削尖了脑袋往钱眼里钻,就是因为国民对这个国家不再抱任何的指望。

很遗憾,也很杯具,中国的现状就是如此。在改革开放以前,因为各种风起云涌的政治运动,全国人民都生活在了赤色恐怖之下,或被狂热的阶级热情所感染,或被逼无奈地绑在了那个巨大的失去惯性的战车之上,根本没法仰望星空。

改革开放以来,官方媒体大肆宣传“春天的故事”,企图渲染一种盛世的幻境,可老百姓们却并不买账,不受官方意识形态左右的人越来越多。共产党政权的正统意识形态迅速衰落,合法性危机空前加重,在稳定第一和经济优先的政策下,政治精英和知识精英们纷纷转向商海和所谓的“纯学术”。权贵变成新一轮经济改革的最大受惠者,而在政府的高压和利益收买下,知识分子早已沦为权贵们的犬儒;权贵们一夜暴富,平民阶层的利益受损加剧,贫富差距日益悬殊,贪污腐败迅速漫延,社会公正危机日益加深,,此起彼伏的草根维权行动甚至有愈演愈烈之势。

这就是为什么在那个赤色恐怖的文革期间没人仰望星空,而在如今改革开放的“春天”仍旧没人仰望星空的原因。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在经济领域积极拥抱资本主义,大搞私有化,社会的各个方面都有松动的迹象,言论环境有了很大的改善,可国人似乎仍没走出政治运动的阴霾,在政治层面,全民噤若寒蝉。

在精神层面,人们对金钱的如饥似渴代替了八十年代的自由激情,压抑的中国大地被新一轮对金钱的疯狂追逐所冲破。利益至上和机会主义的贪婪左右着社会,蚕食着人们心中仅存的良知和正义,价值真空所造成的信仰危机,已经使中国人成为赤裸裸的短视狭隘的功利主义庸人。

在政府大棒子加胡萝卜的政策下,知识分子已成为利益集团的代言人;那些貌似关心国家命运的愤青、左派们又被各色政治势力所利用,天天叫嚣着“请战”;而占中国人口绝大多数的老百姓则集体失语,争先恐后的“闷声大发财”去了,其对金钱的狂热追求堪比文革时对伟大领袖的崇拜。

如此的国家,如此的国民,宝宝还怎么去指望他们能跟你一起去仰望星空呢?

在“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这般口号的煽动下,在全体国民核心价值的缺席下,那个一直被乌云所遮盖的星空对于这个民族来说早就可有可无了。宝宝的诗写得很真挚,也很合适宜,但要想民众能追随他一起仰望星空,有个前提条件就必须得解决——重建国民的核心价值观,没有这个前提,一起的空话、套话、大话都将论为笑话。

而这个前提又并非一朝一夕可以解决的,首先就要深入政治改革,真正实现政治上的现代化、民主化,而不能让政治改革沦为行政改革,更不能让其成为官员嘴巴上的空头支票。

熟读中国历史的人都知道,中国的历史不仅有强汉盛唐,也有百年屈辱,更有那些至今仍被尘封的档案。共和国的星空,如同中国的历史一样,并不总是皓月当空,也会有乌云密布的时候。

每当这种关头,就更需全体国民去关注,去思考,需要知识分子用勇气发出自己理性的声音。倘若大家都事不关己,忙着人民的币,那不仅仅是一个民族伦理价值的缺失,更是一个国家精神的失落。

如果我们的历史正在进行选择性失忆,如果我们的社会有意无意掩藏了部分真相,那么,那一轮皓月将永远不会出现在共和国的星空之上,更遑论陪你一起去仰望星空!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