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徐友渔:诺贝尔和平奖对中国的意义

f090317521
资料图片:徐友渔先生。(摄影:黄频/中欧社)

一个国家,一个政权,如果它在国内压制、践踏人权,听任或制造社会不公正,用牺牲环境和人民健康的方式换取GDP数字的急速增加,它在国际上一定也是不负责任、不文明的,它一定会对周边国家和世界秩序构成现实的或潜在的威胁。

诺贝尔和平奖的颁发对象是为世界和平作出杰出贡献的人士,刘晓波在哪种意义上作出了这样的贡献?

反人性政权是和平大敌

和平,顾名思义,是对人的生命和生活的保护。在现代社会条件下,对人的生命、生活的摧残与损害,就其社会原因来说主要有两种形式,一是战争,二是非战争状态下的专制暴政和反人性行为。在古典的意义上说,战争是大规模杀戮生灵、破坏生活的方式,而在现代社会条件下,专制暴政和极端反人权的行为也会大规模、持续地剥夺人的生命,伤害人的生活。在某些情况下,高科技的战争固然会造成巨大死伤,但因为胜负立刻可分,实际伤亡未见得非常大,海湾战争就是典型事例;形成对照的是暴政和极端反人道行为,虽然没有使用最尖端的大规模杀伤武器,造成的生命丧失和生活破坏却是惊人的,柬埔寨、索马利亚、前南斯拉夫的反人性镇压和清洗清楚地说明了这一点。

中国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初的人民公社化时期以及六十年代中的文化大革命期间,分别造成超过三千万和一百万人死亡,这是在无外敌入侵和正规战争发生情况下,由于暴政而产生的人间悲剧。在一九八九年的天安门屠杀中,大量学生和其他和平居民遭到国防军的坦克镇压和冲锋枪的扫射。中国自一九四九年以来的历史充分说明了第二种方式的严重危害,说明反人性的政权是和平的大敌。

非暴力抗议的必要性

中国半个世纪以来的经历和当代世界的历史表明,人权与和平密不可分。诺贝尔和平奖颁发给维护人权的杰出人士,并非今年首创。

刘晓波是当代中国维护人权的杰出代表之一,他的思想理念与行为方式的突出特征就是,在维权时坚持非暴力手段,在抗议社会不公正时抱理性态度,在争取民主宪政目标时有渐进发展的耐心,在自己受到压制时摒弃仇恨心理,再加上知难而上、坚持不渝的斗争精神,这一切使他取得了获奖资格。

在今日中国普遍的社会冲突中,暴力事件越来越频繁,在政府强制征收土地和政府勾结、纵容开发商强行拆迁房屋的无数事件中,经常可以看到暴力的使用。事实说明,暴力主要来自官方,或者最终源于官方。令人欣慰的是,自一九八九年以来,中国知识界对于非暴力抗议的必要性已经取得共识,中国维权的弱势群体在捍卫、争取自己权利的斗争中也是依靠非暴力和法律手段。刘晓波思想和行动的非暴力特征正是在中国知识界和社会对非暴力的认同背景下形成的。由于他本人在长期遭受压制、监禁的非法对待中保持理智、平和态度,由于他在各次抗议活动中强调和平手段,他成了当代中国人权活动中非暴力理念的代表。

刘晓波的获奖,更加坚定了中国人民在维权活动中,在政治、社会冲突中使用非暴力手段的信心。获奖一事说明,这是得到文明社会认可和赞许的方式,是与人类普世价值相一致的方式,因此是唯一可以使用的方式。在中国社会转型时期矛盾加剧,不能排除未来冲突爆发的情况下,对非暴力手段的坚定认同具有莫大的意义。

当局不能一意孤行

这次诺贝尔和平奖颁发给刘晓波,消息传出,在国内外引起巨大而热烈的反响。国内各地人士不顾警察的扣押、监禁、盘问和威胁,以聚餐饮酒,开会,展示标语,发传单、短讯、邮件等各种方式庆祝,表达兴奋之情。欧洲、北美各国的政府、领导人、政界人士和社会组织发表声明,高度肯定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的颁奖决定,再次要求中国政府释放刘晓波。而联合国秘书长、联合国有关组织负责人、日本首相菅直人和台湾领导人马英九的赞扬表态更是不同寻常。这次颁奖引起的轰动和支持,在诺贝尔和平奖的颁奖史上也是少见的,说明这次把诺奖发给中国捍卫人权的代表人物毋庸置疑是正确的、及时的。

对于中国的人权、自由民主事业而言,此次颁奖意义非凡。以前中国常有人抱怨,中国的人权状况不被国际社会重视,自此之后,中国将处于世界观察、监督和评论的焦点。国际社会的强烈关注将成为中国改善人权状况,推动社会变革和政治体制改革的动力。

其实,自从中国的经济力量大大增强以来,中国的情况一直受到国际社会的关注,而且这种关注还与日俱增。一个土地辽阔、人口庞大的中国对世界是福是祸,完全看它在政治上的价值取向,国内政策与国际表现是事情的一体两面。一个国家,一个政权,如果它在国内压制、践踏人权,听任或制造社会不公正,用牺牲环境和人民健康的方式换取GDP数字的急速增加,它在国际上一定也是不负责任、不文明的,它一定会对周边国家和世界秩序构成现实的或潜在的威胁。很多国家对中国在经济上迅速崛起,一则欢迎,一则忧虑,除了惯常的地缘政治考虑以外,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看看中国国内的人权纪录,人们自然会发问:一个对自己的人民都下得了手的政权,怎么可以保证它对异邦人就一反常态地友爱、良善呢?怎么可以相信它那「做负责任的大国」的宣示有内在基础和保证而不是出于宣传呢?

国际社会的担忧、不满和规劝的表示从来没有间断,但当局在少数情况下是应付,在多数情况下是置若罔闻。然而这次诺贝尔和平奖的颁发是一种空前响亮、毫不含糊的提示,表明国际社会认为中国当局的国内政策是与人类文明准则背道而驰的,是与普世价值相对立的。最近发生的压制和镇压说明,当局对这次颁奖的实时反应是恼羞成怒,但从长远来看,情况不会永远糟糕,任何中国人都要考虑如何与其他民族相处,如何与自己的人民相处,如何树立自己的形象,一意孤行绝非长久之计。

随荣誉而来的责任

中国人民对于自由民主的追求,对于专制暴政的反抗在最近几十年有强烈的表现,而且显示了一条清晰的轨道,表明这种追求越来越自觉,目标越来越明确,方式越来越现实和完善。一九七六年清明节期间发生的天安门事件,在中国最黑暗的日子里发出了「中国已不是过去的中国,人民也不是愚不可及,秦皇的封建社会一去不返了」的震撼人心的口号;一九八九年的第二次天安门事件说明中国人民既要经济发展,也要民主自由和社会公正,成为苏联东欧极权制度崩溃的先声;二零零八年底《零八宪章》的发表,说明中国人对人类历史进程中得到公认的普世价值和政治社会原则的认同,对刘晓波的镇压、判刑和支持、声援,代表了否定和肯定这些价值、原则的不可调和的对立。刘晓波获得二零一零年度诺贝尔和平奖是一个明显的标志,说明中国的人权事业已经成为世界和平、进步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国际社会将把中国的自由民主追求当成自己的追求。

刘晓波的获奖不是他个人的荣誉,他是代表天安门的所有亡灵,代表「天安门母亲」这个苦难而可敬的群体,代表所有因为思想、言论、宗教信仰等原因现在正在狱中服刑的囚犯,代表一切受到不公正对待而坚持非暴力抗争的中国人而获得这个奖项的。与荣誉一起到来的是更大的责任。中国人是争气的,我们在未来会有更好的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