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土摩托:人为什么喜欢吃辣椒

p101030101

辣椒和过山车这类刺激有个共同特征,那就是身体感到危险而心理明白其实没事。换句话说,就是身体和理性这两种感觉被隔离开了。在这种情况下人往往会感到愉悦,就像自己真的从险境中逃离了一样。

王三表是个语言天才,前段时间他冒充我的名字写了一篇人为什么喜欢吃辣椒的文章,结果把陈晓卿和陈晓楠这对兄妹给骗了,差点和我绝交。从这个事实可以看出,三表文采虽好,却是个人品很差的科盲,哼哼。

老罗有句名言: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可我的人生很不彪悍,总共没几个朋友,再这样下去很快大家就都跟我绝交了,这可不成,所以只能硬着头皮在三联上写了篇正版的生命八卦,以正视听:

人为什么喜欢吃辣椒

导言

研究表明,辣椒确实有某些实实在在的好处,但这并不能解释人为什么会喜欢吃辣椒。

正文

众所周知,“辣”不属于味觉,而是一种和高温有关的触觉,但这里面的科学道理直到1997年才被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UCSF)的大卫.朱利叶斯(David Julius)博士弄清楚。他发现辣椒中的主要成分辣椒素(Capsaicin)能够和人体神经细胞表面的TRPV1受体结合,这个受体本来的功能是感受高温,一旦遇到37°C以上的高温,TRPV1的结构就会发生变化,从而发出警报,让人赶紧躲开高温源,比如把手从热水里拿开。

既然辣椒素模拟的是一种危险信号,为什么还会有那么多人喜欢吃辣椒呢?重庆第三军医大学大坪医院的祝之明教授找到一个可能的解释,他和同事们用含有辣椒素的食物喂养一群天生患有高血压的大鼠,喂养了7个月后这些大鼠的血压和对照组相比有了明显的下降。

研究人员进一步分析了血压降低的原因,发现辣椒素可以和血管细胞壁上的TRPV1受体结合,这种结合不但增加了TRPV1受体的数量,还会释放一氧化氮,正是这种小分子化学物质降低了血压,并改善了血管的舒张功能。

这篇文章作为封面故事发表在今年8月4日出版的国际著名学术刊物《细胞-代谢》(Cell Metabolism)上,引起了媒体广泛关注。有专家认为,辣椒的这一功能很好地解释了为什么我国北方地区的心血管发病率比南方高近一倍。当然,这一差别也很可能与北方人吃饭口味重(放盐多)有一定的关系。

但是,即使这个理论是正确的,也不能解释人为什么喜欢吃辣。高血压是一种“新病”,降血压是个现代的概念,但辣椒早在6000年前就被南美原住民栽培成功了。自从哥伦布发现美洲之后,辣椒更是以惊人的速度迅速传遍了世界的每一个角落,以至于很多地方的老百姓都没有意识到它其实是一种外来作物。

在此之前,也有科学家提出过另一种假说。美国华盛顿大学生物学家约书亚.图克斯伯里(Joshua Tewksbury)在南美洲的玻利维亚找到了一种分布很广的野生辣椒,学名是Capsicum chacoense(斜体字)。这种辣椒的辣度差异很大,有的非常辣,有的却一点辣味也没有。图克斯伯里博士研究了这种辣椒在玻利维亚的分布情况,发现越是湿热的地区辣椒的辣度就越高,而半翅目昆虫越是活跃的地区,辣度同样也越高。图克斯伯里博士认为这两个结果都和真菌有关,半翅目昆虫喜欢吃辣椒,在辣椒表面留下很多孔洞,容易导致真菌感染,而真菌在湿热条件下也更容易繁殖,所以图克斯伯里博士认为辣椒素的作用是为了防止真菌感染辣椒籽。后来的实验也证明辣椒素确实能杀死真菌。

这篇文章发表在2008年8月11日出版的美国国家科学院院报(PNAS)上,图克斯伯里博士的本意是想弄清一个困扰了科学界很多年的问题:既然植物进化出果实是为了让动物们帮它们传播种子,为什么有些果实会进化出苦味和辣味,甚至有毒的化学物质呢?他认为这是为了抵抗微生物感染而进化出来的防御机制,辣椒的例子就是证明。

这篇文章还推翻了此前流传很广的一个假说,那个假说认为辣椒素是为了防止哺乳动物吃辣椒,而鼓励更善于传播种子的鸟类去吃,因为鸟类没有TRPV1受体,感觉不到辣,哺乳动物体内则都有这个受体。图克斯伯里博士不认同这个说法,他认为辣椒素的本意是抗真菌,与TRPV1受体的结合纯属偶然。

美国史密森国家博物馆的人类学家琳达.佩里(Linda Perry)认同图克斯伯里博士的这个说法,但她也不认为人类喜欢吃辣椒是为了防真菌,因为没有证据表明任何民族用辣椒做过食品防腐剂,而辣椒除了能杀死一部分真菌外,对其他腐败细菌没有任何效果。“我认为人类之所以喜欢吃辣椒,就是因为辣椒味道好。”她说。

显然,这个说法的关键在于“辣”这个和“烫”等价的感觉为什么会成为有些人心目中的“好味道”。对于这个问题,心理学家早就做出过解释。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心理学家保罗.罗岑(Paul Rozin)发现,除了人之外,没有任何一种哺乳动物喜欢吃辣椒,“嗜辣”甚至可以被看做是人类和其他灵长类动物的区别之一。通过民意调查和心理实验,罗岑博士得出结论说,人类对辣椒的喜好就和喜欢过山车或者喜欢洗烫水澡一样,是一种对极端刺激的特殊癖好。

罗岑博士把研究结果写成一篇论文,发表在1980年出版的《激励和情绪》(Motivation and Emotion)杂志上。在罗岑看来,人的感觉分为“身体感觉”和“意识感觉”两种,身体感觉属于本能,但意识感觉则加入了理性的成分。辣椒和过山车这类刺激有个共同特征,那就是身体感到危险而心理明白其实没事。换句话说,就是身体和理性这两种感觉被隔离开了。在这种情况下人往往会感到愉悦,就像自己真的从险境中逃离了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