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付雁南:一个国家的胜利

p101026102

智利总统皮涅拉:你们不会被丢下的。你们从不孤单,政府一直和你们在一起,整个国家都和你们在一起。

今天,全世界都知道了这场严肃的对话。688米深的矿井底下,54岁的智利矿工乌尔苏亚说:“不要丢下我们不管……我希望智利能够表现出自己的力量,把我们从这地狱般的矿井中救出去。”

电话的另一头,智利总统皮涅拉正站在矿井上方的地面上。他没花什么时间思考立刻回答道:“你们不会被丢下的。你们从不孤单,政府一直和你们在一起,整个国家都和你们在一起。”

在这次通话前19天,乌尔苏亚在下井时遭遇了一场严重的矿难,他和其他32名工友被困在了地处智利北部阿塔卡玛沙漠的圣何塞铜矿里。

最终,在黑暗湿热的矿井中被困69天后,他们成功获救。

北京时间10月14日,当乌尔苏亚身披智利国旗从救生舱走出时,总统皮涅拉与他热情拥抱。这一回,乌尔苏亚的表情不再严肃,他微笑着说:“我们做到了全世界都在期待的事情。我们有力量也有信念,最重要的是我们知道我们要为了自己的家人而坚持到最后。”皮涅拉称赞他已经是“国家的象征”,并且满面笑容地提醒他,“别忘了去拥抱你的妻子。”

在随后的采访中皮涅拉表示,矿工们获得了重生,而“智利同样如此”。“在当地时间8月5日的矿难之后,我们都变了。”皮涅拉说,“今天,智利是一个更加团结、更加强壮的国家,我们更加受到整个世界的尊敬。”

我们想要为了我们的家人生存下去——这是最伟大的事

当这个地处偏僻的矿井突然发生坍塌时,皮涅拉总统正在邻国哥伦比亚进行外交访问,而乌尔苏亚正像以往每天一样,在600多米深的地下重复着自己的工作。

人们并不意外会发生这样的危险。这个从1885年就被开采的金铜矿,如今在周围的人看来已经“像蜂窝一样千疮百孔”。63岁的矿工马里奥·戈麦斯一直被妻子要求早点儿退休,而另一位年轻的矿工刚刚向自己的姐姐抱怨,“矿井里的安全情况非常糟糕。”

“可他仍然下了井,就为了那每月1600美元的‘高收入’。”在等待弟弟获救的时间里,这位姐姐曾经半开玩笑地向记者抱怨,“等他出来我一定要狠狠踢他一脚。”

谁都没有想到,矿难会这样突如其来。每位被困的矿工都能清晰地回忆起当地时间8月5日的中午:几位同事刚刚开着卡车拉走了满满一车矿石,剩下的人正在期待着20分钟后的午饭,一切都与平常没什么不同,直到那面立在他们面前的山壁突然“毫无预兆地崩塌了”。

乌尔苏亚感受到了周围剧烈的晃动,耳边也回荡着巨大的轰鸣。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有些矿工甚至以为是地震。等到一切平静下来,狭窄的矿井里已经充满了呛人的灰尘。

“有大概四五个小时的时间,我们什么都看不见。”在获救之后,乌尔苏亚回忆说,“等到灰尘全部落下,我们才发现自己被困住了:一块巨大的石头把隧道堵了起来。”

在后续的救援中,工作人员估计,这块巨大的山石重量可能超过70万吨。

被困住的矿工很快聚集到了井下的“避难所”里。在智利,每个矿井都设置了这样专门的空间,50平方米的面积,储存着10罐金枪鱼罐头,可以维系35个人两天的正常生活。

因为担心不能及时获救,从20岁就当上矿工的乌尔苏亚开始对所有受困矿工进行严格的食物配给。每48小时,每个矿工能分到“矿泉水瓶盖那么大”的一份鱼肉。为了让大家保持冷静,他还规定,在33个人都拿到食物之前,“不许任何人动嘴先吃”。

矿工里年纪最长的戈麦斯则用卡车的大灯模拟白天、黑夜,让大家不至于昼夜颠倒。他同时在地上挖出了一条简单的水槽,引来了地下水。只是这来之不易的饮用水在大家的记忆里却“难喝得像油一样”。

在最初17天里,矿工们一直被困在黑暗的地下。他们甚至不知道外界是否相信他们还活着。但乌尔苏亚一直努力地给自己的同伴们鼓劲儿:“我们有力量、有勇气。我们想要为了我们的家人生存下去——这是最伟大的事。”

当地时间8月22日,他们终于等来了希望。有人突然发现隧道内的岩石开始出现些许剥落,随后,一根细小的钻头从他们不远处的石壁上冒出。激动万分的矿工们狂喜着冲过去,甚至“一度想要拥抱钻头”。最后,他们小心地将写好的纸片拴在了那根细细的钻头上。

这些纸片很快被援救人员发现,并且被智利总统皮涅拉在电视里大声宣读:有的纸片上写着“我饿,我想要面包”,有的写着“我们会有耐心和信心”。其中一张纸片还被皮涅拉在记者镜头前高高举起。这张从笔记本撕下来的小纸片上,写着几个红色的大字:“我们33个人都在避难所里,我们还活着。”

我决定不考虑政治影响,承担营救矿工的全部责任

当矿工们在600多米深的井下绝望地等待救援时,地面上的工作人员已经几乎要放弃希望。在过去的两周里,他们尝试了7次钻井,都没有找到失踪的矿工。

总统皮涅拉也提前结束了出国访问的行程,赶赴铜矿现场监督救援。

在救援活动结束后,皮涅拉回忆说,在营救刚开始时,曾经有人建议他与营救行动“保持距离”,理由是成功救人的可能性不大,但他没有采纳这种建议。

他说,英国前首相丘吉尔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发表的一篇演说坚定了他的信念,“我决定不考虑政治影响,承担营救矿工的全部责任……我们许下诺言,要像对待自己儿子那样照顾这些矿工”。

“今天,整个智利都会喜极而泣。”当矿工被困井下17天仍幸存的消息传出后,皮涅拉站在矿井上语调高昂地表示。

同样激动的还有矿工的家人,他们在第二天就被接到了铜矿附近。对于这些经历了漫长等待的人们,喜悦的神色大多掩盖不了他们疲倦的面容。

“我们一整夜都没有睡觉,我怕错过什么最新的消息。”一位矿工家属对记者说,“听说马上要有他们的画面了,我希望尽快看到他们。”

救援人员通过已经钻好的孔洞给矿工们送去了盒装的葡萄糖凝胶、牛奶和备用氧气。随后又送下去了一部摄像机。地面上的人很快看到了这些被困半个多月的矿工们,在地底炎热的环境里,他们光着膀子、胡子拉碴,却不断兴奋地向镜头挥手、摆出胜利的手势。

“我看到了他们的眼睛,看到了他们的快乐。”皮涅拉在看完视频后向媒体说。

两天后,随着通讯工具的完善,地下的矿工们第一次和地面实现了通话。在与总统平等而严肃的对话后,作为矿工代表的乌尔苏亚又与负责救援工作的智利矿业部长戈尔沃内进行了通话。乌尔苏亚介绍了其他被困工友的健康状况,随后他问道:“那几个在矿难发生前开着卡车离开的同事没有危险吧?”

“他们都很安全。”戈尔沃内回答道。

已经在矿井下被困了19天的工人们立刻欢呼起来。过了一会儿,这些男人开始用走调儿的大嗓门唱起了智利国歌。

在矿井上方的地面上,救援人员和矿工的家人们也在休息时间一边烤肉一边放声歌唱。他们在矿井的周围插上了蜡烛和智利国旗,这片荒凉的沙漠突然有了些热闹的气息。在邻近的山坡上,他们还插上了33面国旗,有人解释说,每一面国旗都象征着一个被困的生命。

重要的是保证他们的健康

因为对救援工作的难度有所顾虑,工作人员最初估计,被困的矿工们要到圣诞节才能被救出来。因此,除了救援人员,另一个由心理学家、医生、营养师,以及宇航员和潜水学校负责人组成的专家团队也在矿井旁随时待命。

按照专家的要求,矿工们从那根被命名为“白兰鸽”的细小孔洞里收到了低亮度、不会伤害眼睛的LED灯,以及除了葡萄糖还包含着维生素凝胶的“加强营养食品包”。当地时间9月1日,救援人员还第一次把热腾腾的肉丸、鸡块和米饭送到了600多米深的矿井里。

在此之后,医务人员就为矿工们制定了一日三餐和下午茶的菜谱,每顿正餐都包含肉类和米饭,营养丰富却严格控制热量。医生介绍说,这是为了防止矿工们发胖,没办法挤进那个狭小的救援通道里。

救援人员曾经通过小管道发放了调查问卷,用来确认每一个受困矿工的健康状况;一位做过医生的被困矿工还采集了同伴们的血液与尿液样本,以确保没有出现传染病流行。

“最重要的是保证矿工们的健康。”一位参加救援的医生在接受采访时说。

随着设施的进一步完善,矿工们开始在地面太阳能设施的帮助下洗上了热水澡。甚至,一本名为《公开演讲技巧》的书籍成了矿工们人手一本的读物,因为人们相信,在成功获救后,他们将会面临着密集的演讲和接受采访的任务。

不过,乌尔苏亚和他的工友们并不满足于仅仅接受帮助。尽管还被困在狭小的地下空间里,他们已经开始尽可能地清理周围的碎石,为救援工作做好准备。乌尔苏亚为矿工们编排了值班表,每位矿工每天可以工作8小时、睡眠8小时,剩下的8小时则用来给家人写信,或者和工友们玩游戏。他们经常打扑克、掷骰子、听音乐,或者干脆对着地面送来的摄像机讲笑话。

通过一根从地面引入矿井的光缆,这些热爱足球的矿工终于看上了转播的足球赛。当地时间9月8日,他们一起收看了智利队与乌克兰队的一场友谊赛。当看到智利球员的球衣上印着“矿工加油”的字样时,在688米深的地下,33位矿工一起欢呼了起来。

9月18日的智利国家独立日是个更热闹的日子。在圣何塞矿井的地面,矿工家属们升起了一面签有33位受困矿工名字的国旗。而在600多米的地下,矿工们也在湿热黑暗的避难所里升起了一面红、白、蓝三色组成的智利国旗。

当然也有些美中不足。乌尔苏亚在8月24日与总统的通话中曾经提出,希望获得一瓶葡萄酒,用来庆祝即将到来的国家独立日。但这个要求与另一个烟民矿工的吸烟请求一起遭到了专家的拒绝,因为他们认为,在地下的密闭空间里,烟草和酒精都对健康有害。郁闷的矿工们只能听从了建议,但他们还是通过拒绝接受地面送下来的桃子表达了自己的抗议。

当我走出矿井的时候,我们一起去买婚纱,嫁给我吧

在等待救援的时间里,矿工们开始不断与自己的家人联络。矿工奥马尔·瑞格达斯每周与自己的妻子、儿女进行一次8分钟的聊天,他的小女儿在日记中写道:“在这时间里说什么都很困难,所以我们只能告诉他,我们爱他,我们想念他。”

另一些人选择通过写信来传递一些已经有点陌生的情感。63岁的戈麦斯给妻子莉莉安娜写出了第一封信件。在信中,他称呼妻子为“亲爱的莉莉安”。

在这封同样被总统在电视直播里大声朗读的信件中,戈麦斯写道:“即使我们还需要等待数月才能相见……我希望告诉所有人我很好,而且我们肯定会平安脱险的。”

收到信件的莉莉安娜简直不敢相信,这是自己结婚多年的丈夫写下的字句:“连我们年轻约会的时候,他都没这么浪漫过。”她很快写出了回信:“不要感到绝望,我在这里聆听你的每一次心跳。”

44岁的埃特斯万·罗哈斯和妻子已经结婚20年,生了3个小孩,但他一直为没有在教堂举行婚礼而感到遗憾。在困在井下的日子里,他写信重新向自己的妻子求婚:“当我走出矿井的时候,我们一起去买婚纱。嫁给我吧!深爱你的埃特斯万·罗哈斯。”

而收到信件的妻子面对记者时也是一脸遮掩不住的幸福表情:“他总说要和我一起老去。我也愿意和他一起这样。”

另一位矿工克莱蒂奥·亚涅斯还没来得及动笔就收到了女朋友寄来的求婚信件。“他被困在井下时,我才意识到,他会是个好父亲。”这个女孩解释道。

而33岁的矿工维克托·萨莫拉则在传递的纸条里写下了一些诗句,其中一篇这样写道:“地面之下仍有光束,我的信念仍未被剥夺……我已获得重生。”

被困矿工的家人一直住在矿井旁的营地里。他们只有简易的帐篷,并且需要依靠篝火驱散沙漠早晚冰冷的雾气。他们把这里命名为“希望营”,在这里一边祈祷一边等待新的消息。

在希望营里,焦急等待的家人们为每一位矿工建起了自己的“基地”。他们摆上矿工的照片,又用写有鼓励话语的条幅把它们装饰起来。在一条贯穿整个营地的条幅上,写着两个大字“加油”。

人们为顽强生活的矿工们而骄傲。另一个条幅上写着这样一句话:“和这些来自阿塔卡玛沙漠的爷们儿相比,那些巨大的像山一样的石头简直不值一提。”

这些矿工家属觉得,经历了这次营救,自己会更加感谢生活给予的一切。瑞格达斯的小女儿玛尔希拉说,这种让人难过的经历“却让我的家人变得更加团结”。“我们开始感激生活里的小事,比如给我们帮助或者给我们言语鼓励的邻居和朋友们。”玛尔希拉说。

智利能否成为发达的国家……取决于我们能否像发达国家那样对待自己的工人

在矿难发生的第三天,智利建设部部长安德烈·苏格雷特就被皮涅拉任命为救援行动的总指挥。但这位方下巴、有话直说的工程师一直对此忧心忡忡:他不能确定这些矿工是否还活着,如果发现的是矿工的尸体,他会受到巨大的谴责。

但两周后,苏格雷特联系上了矿工,正式开始营救活动,并且被那些矿工们称呼为“头儿”。在随后的两个月里,他总是坐在地面的一顶帐篷里,和乌尔苏亚每天通过麦克风进行对谈,以确定矿工们如何安全转移,配合救援——就像“部门经理和一个项目管理人员的商谈”一样。

为了避免再一次塌方,救援人员需要绕开掉落的巨大岩石,从矿井顶部重新打一条垂直的救援通道,让矿工像乘坐电梯一样回到地面。

智利政府制定了三个救援方案,其中,中国企业三一重工制造的起重机也成功入选了其中一套备选方案,并成为其核心设施。

当地时间9月15日,因为钻井工作的顺利进行,总统皮涅拉在救援现场表示,矿工们可以提前一个半月、在11月初就离开坍塌的矿井和家人团聚。

到了10月11日,皮涅拉再次改变了计划的日期。在当天的记者会上他说,受困的矿工们很快就会获救,“我希望在去欧洲访问之前能看到他们获救。”皮涅拉说。

他补充说,这对于自己是“非常重要的一刻”:“我与33名受困矿工分享这份喜悦,同样,我也把这份喜悦分给他们的家人,以及所有智利人。”

不过,相比于总统的乐观,救援行动的总指挥依然非常小心谨慎。苏格雷特说,他和所有人一样希望矿工们尽快获救,“但我不能容忍任何风险”。

进入10月以后,他还对三个备选方案都进行了不同程度的调整,其中一个计划甚至一度中止。

可矿工们已经开始为即将到来的“大日子”做准备了:那个被命名为“白兰鸽”的孔洞,除了用来输送食物、药品和衣服,也开始把一些矿工舍不得丢掉的东西不断运出矿井,比如家人写来的信件。地面上的准备当然更丰富,戈麦斯的妻子甚至赶忙去烫了个新发型,希望自己在丈夫面前有一个“完美的新形象”。

许多矿工在地下经历了人生的重要时刻。10月13日,马力欧·赛普维达迎来了自己的40岁生日。救援人员在电话里给他唱了生日快乐歌,并通过那个小小的管道,给矿工们送下去了33块小蛋糕。

而吉米·桑切斯甚至在被困的日子里当上了爸爸。为了纪念父亲这段特殊的经历,小女儿已经被起名为“小希望”。总统皮涅拉也曾经专门看望过这个刚出生的女婴。

他在各个场合呼吁给予矿工更多的关怀。“我们国家的最主要的财富不是铜,而是我们的矿工;不是自然资源,而是我们的国民。”皮涅拉说,“我们将逐步采取实现发达国家的标准。智利能否成为发达的国家,不仅取决于我们能否和欧洲国家坐在同一张谈判桌上,更取决于我们能否像发达国家那样对待自己的工人。”

我希望这样的事情不会再次发生……我为自己是一名智利人感到骄傲

北京时间10月13日,在被困矿工升井之前,营救专家曼努埃尔·冈萨雷斯首先搭乘救生舱来到井下避难所,向矿工们讲解逃生步骤。他在矿底见到被困矿工时,一度激动得“喉咙哽咽”。“我感觉到了他们的欢欣,他们拥抱着我,跟我开玩笑,这个时刻我一生也不会忘记。”这位来自智利国家铜矿公司的专家回忆道。

按照事先排好的顺序,所有被困矿工依次乘坐像智利国旗一样被涂成红、白、蓝三色的救生舱返回地面,而营救专家们则在最后返回,

皮涅拉和夫人也再次来到救援现场,亲自等待所有33名矿工重返地面。为了表达自己的心情,皮涅拉在微博上激动地连用了三个感叹号:“很高兴!作为智利人很自豪!感谢上帝!”

当第一位矿工弗洛伦西奥·阿瓦洛斯登上“凤凰2号”救生舱时,井下的矿工们挥舞着智利国旗欢送他的离开。在矿井外,阿瓦洛斯的父亲、妻子和儿子,都与总统一起焦急地等待着。也许是为了能让爸爸第一时间看到瘦小的自己,他的儿子一直高高举起一个印着智利国旗卡通图案的气球。

15分钟后,阿瓦洛斯戴着白色安全帽和墨镜到达地面。他首先微笑着拥抱了他7岁的儿子拜罗和妻子,接下来皮涅拉也走上前,与阿瓦洛斯握手,随后紧紧拥抱。

伴随着阿瓦洛斯的获救,整个智利的教堂钟声一齐响起,现场数百个气球同时放飞。围观的人群和救援人员激动的欢呼慢慢演变成了有节奏的呼声:“智利!智利!智利!”

之后,被困的33名矿工一一安全获救。第二个升井的马里奥·赛普尔韦达从井底带出来了几块矿石,到达地面后,他把其中一块石头拍到总统皮涅拉手里,作为纪念品。营救行动结束后,皮涅拉出访英国。10月18日,他把这块矿石作为礼品送给了英国女王。

曾经是智利国脚的富兰克林·罗伯斯在退役后,为了给女儿付高昂的大学学费,据说“走后门”才当上了矿工。当他第27个走出救生舱时,皮涅拉走过去,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欢迎回来!你赢得了一生中最重要的比赛。”

“是的,这是最重要也是最艰辛的一场比赛,我们都胜利了,感谢上帝。”罗伯斯噙着眼泪答道。说完,总统递给罗伯斯一个足球,上面有亲友、俱乐部球员的签名。他与女儿对颠了起来。随后,在歌声、呼喊声和掌声中,罗伯斯躺上担架,紧抱并亲吻着足球,被送往医院进行体检。

北京时间10月14日上午,乌尔苏亚作为最后一名受困矿工成功回到地面。乌尔苏亚披着国旗走出救生舱。“你是一个合格的领导者。”总统皮涅拉在井口紧紧握住了他的手说。

“我希望这样的事情不会再次发生。”乌尔苏亚说,“感谢所有人,感谢所有救援者,感谢全国民众。我为自己是一名智利人感到骄傲。”

总统与矿工并肩站立,齐声合唱国歌。井下的6名救援人员也打出了庆祝标语:“智利——使命完成”,然后陆续升井。

冈萨雷斯是最后一个离开的救援人员。这个46岁的救援专家在600多米黑暗的井下独自待了10多分钟。当救生舱重新降落的时候,他向矿井内鞠了一躬,然后默默地登上了救生舱,

当他到达地面之后,皮涅拉关上了救援通道的盖子,并且宣布,拥有100多年开矿历史的圣何塞铜金矿被永久关闭。

我们从不会丢下任何一个人,这是智利乃至全世界的准则

随着受困矿工们的成功获救,他们的家人曾经驻扎的“希望营”也慢慢被来自阿塔卡玛沙漠的尘土所覆盖。一度热闹的圣何塞矿井又重归荒凉。

对于矿工们而言,新的生活正在慢慢开启。马力欧·戈麦斯打算和老伴在11月7日补办一次教堂婚礼,而矿工中唯一一位外国人、来自玻利维亚的马马尼告诉岳父,自己“再也不当矿工了”。有人帮这些矿工们申请“被困在地下时间最长”的吉尼斯世界纪录,而他们甚至还准备签订一份合同,把被困的经历写成书,平分这些财产,“这样下半辈子就不用工作了”。

无论如何,全世界的人们已经记住了这次“史诗般”的救援胜利——这项任务是史无前例的,“之前从未有人为抵达被困矿工所在之处而钻得如此之深”。

在全世界的媒体中,智利总统皮涅拉几乎成了这场胜利的代言人,他拥抱每一位被解救的受困矿工,并且领着欢乐的人群高呼“智利万岁”。一些媒体甚至称呼他为“第34名矿工”。

皮涅拉在今年1月当选为智利总统时,曾经承诺将智利变为“世界上最好的国家”。现在,有评论称,他与这一目标的距离“出人意料地接近”。

“智利人真正诠释了责任、勇气、信念、希望和团结的意义,我们坚信这些。”10月18日,在谈起遥远的中国刚刚发生的一起矿难时皮涅拉说,“我们从不会丢下任何一个人,这是智利乃至全世界的准则。我们愿意提供帮助。”

这个从亿万富翁变身右派总统的政治家并没有像人们担心的那样一味歌颂功绩。在救援结束后,他立刻宣布,圣何塞铜矿将永久性关闭,并责成当局对相关责任人进行惩罚。“圣何塞的教训永远不能忘记。”皮涅拉说。

根据媒体报道的数据,作为产铜量占世界总产量1/3的矿业大国,2010年,智利已有31人在矿难中丧生。2000年1月至2010年7月,共有403人死于矿难。因此在本次矿难救援的基础上,皮涅拉还承诺会进行一次彻底的改变。“我们再不会允许人们生活在像圣何塞铜矿这么不安全、缺乏人性的地方了。”这位总统说。

按照他的计划,智利政府将会尽快关闭一批不安全的矿井,并且出台一项法案,从根本上改善劳动者的待遇状况:“我们将创造一种尊重劳动者生命、健康和尊严的工作环境。”

在首批矿工升井后,皮涅拉宣布,智利政府将在矿难救援营地上建立一座纪念碑,“让子孙后代牢记这次矿难事故以及伟大的救援”。

而那个载着33名矿工回到地面的“凤凰2号”救生舱已经在智利总统府前的广场进行展出,另一个作为备选方案的救生舱,则被运送到了上海世博园的智利馆里。

北京时间10月15日,皮涅拉在医院里仔细聆听了33名矿工所讲述的“井下生存故事”,并且连连感叹“好像一部电影”。

“你们让整个智利为你们骄傲!”西装革履的总统和穿着病号服、戴着太阳镜的矿工们在同一幅画面里笑得露出了牙齿,“我相信,智利给全世界树立了榜样。”

(中青在线-中国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