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宋鲁郑:中国应从法国游行罢工中借鉴什么?

p101023104

现在回顾历史,1978年中国开创的改革开放之路,竟然在三十年后成为和西方几近分庭抗礼的模式。特别是这三年的经济危机,令中国模式大放异彩,过早成为“北京共识”。由此可知中国面临的压力。如果借用法国学者在《中美国》一书的说法,我们期待西方社会发生根本性的混乱,(原话是:我们只能希望中国发生根本性的制度混乱)以此令中国形成政改方向的共识。

9月7日开始的为反对政府退休制度改革而引发的法国大罢工历经月余而迅速恶化升级,到今天已演变成为全面的社会危机。参与者已不仅仅是工人,还有中学生,大学生。抗议的方式也不再是和平游行、和平罢工,而是激化为暴力对抗和城市中心筑起的街垒。在巴黎、马赛和里昂,石块、汽油弹与催泪瓦斯齐飞,点燃的汽车、烧毁的学校和商场、打碎的橱窗、成堆的垃圾共舞。马赛甚至历史上第一次动用军队清理遍地的垃圾。媒体采用“城市游击战”来形容这一幕。另外,由于炼油厂全部停止生产,已经有四千多加油站—-占全法国的三分之一—-关门大吉。等候加油的汽车排着令人恐怖的长龙。由于电力部门罢工,法国不得不他们向国外高价购电。

然而,在这令人窒息的紧张一刻,法国总统萨科奇依然出奇的强硬。他在得知罢工引发暴力冲突的消息后,立即表示,将采取措施严惩“麻烦制造者”,并保证“公共秩序得到维持”。 萨科齐还说:“另外,必须非常小心和提防一些打砸抢分子(注:实际是年青的学生)” 到目前已数百人被称为“流氓”和“打砸抢分子”被捕。学生则齐声高喊:释放我们的同志!而在此前,法国国民教育部部长﹑政府发言人吕克•夏岱尔则表示:“那些操纵学生的人,都有着不可告人的政治企图。” 法国高等教育和研究部长瓦莱里•佩克莱斯对学生说:“那些试图将中学生推向街头游行的人,都是不负责任的”。

在这里,需要多解释一下,为何年青的中学生也加入了反对退休制度改革的罢工行列。法国有25%的25周岁以下的青年没有工作。劳工市场上有一百人在寻找工作,三百万人失业,这其中三分之一是青年人。在他们看来,如果延长退休年龄,这更将加重年青人就业的难度。

在指责和表态严惩之余,面对反对党和工会要求对话和协商的呼吁(左派的《解放报》头版刊登游行大幅照片的同时,仅有一句话:总统先生,请协商!),面对79%的民众希望萨科奇重新和工会对话,执政党公开声称根本没有任何可协商的余地。而工会则以牙还牙的声明:仅仅抗议还不足够。整个法国仿佛处于火药桶爆炸的前夜。

一场堪称温和而且不得不进行的改革措施,竟然能够掀起如此轩然大波,实出世人预料。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法国还是65岁退休,左派上台执政后,一下减到60岁,后来还实行了举世唯一的每周三十五小时工作制。当时法国的经济还颇有活力,也足以承担不断增加的各项福利。然而进入九十年代,法国经济开始进入缓慢增长期,财政赤字占GDP的比重一再超过欧盟3%的标准,后来竟达到7%!恰在此时,美国制造的经济危机席卷全球,这对一向不振的法国经济可谓雪上加霜。再不改革,法国真的要走向深渊。正如执政党议员DANIElL FASQUELL 所说:“如果我们不进行这次改革,我们将成为欧洲的病夫”。

客观来说,世界上没有没有问题的制度。只要能够解决,哪怕解决的时间长一点,这个制度仍然是有效的。然而,法国今天政府和民众的对抗,不管结果如何,都已证明这个国家现行制度丧失了解决问题的能力。一方面政府不顾民意,另一方面民众不看现实。双方没有对话,只有对抗。如果政府在压力下退让,法国将不复有未来,等到政府付不出退休金的哪一天,革命或者动乱必将席卷全国。如果政府坚持到底,工会也绝不退让,法国可能当下就要停摆。这就是2008年宪章派梦寐以求的国家榜样的现状!

不过如果认为仅仅法国如此,这就大错特错了。同样倍受经济危机冲击的英国也在进行着痛苦的改革。甚至一项自二战后就实行的、为了刺激生育率的儿童补贴福利也被取消。这项措施可为政府节省16亿英磅,而英国政府的目标是到2014年削减1300亿英磅的支出!!面对这股改革浪潮,一位英国老太太(CLAIRE RAYNER)临死前的留言是:告诉卡梅隆,如果他敢动我心爱的国民健康服务(NHS),我将回来血淋淋的纠缠他。(《时代周刊》)

话说回来,法国政府如此强硬,拒不与工会对话,可谓撕下民主的面纱,还是令人颇为震撼。不过如果回顾历史,民主国家曾多次撕下这层面纱。上世纪三十年代,美国政府派军队镇压退伍军人的诉求,六十年代,又派军队在大学镇压学生的反战运动,至于对要求民权的黑人,则更为血腥。所谓民主,民主,只要是民众的诉求不超过执政者的底线,还是会有民主的。但一旦过线,这层面纱也就不复存在了。过去如此,现在如此,将来也会如此。美国政治制度究竟如何,还是深入其中者才有客观的答案。著名华人历史学家唐德刚所著《李宗仁回忆录》(840—843页)曾记载了这样一件事:李宗仁秘密回归祖国后,他在美国的密友、曾任李代总统驻美特派员的甘介侯先生一大早来到唐德刚在哥大的办公室,要求双方统一口径。唐德刚在他否认自己是中共的中间人后问他“那你怕什么呢?”甘先生说:“德刚,你初生之犊不畏虎!你不知道美国政治的黑暗!可怕!”。原来甘先生曾多次得罪共和党。内战期间,蒋介石一派赞助共和党,而李宗仁一派支持民主党。后来,美国想推翻在台湾的蒋介石,让李宗仁取而代之,也被之拒绝。后来李宗仁来到大陆,提到此事,令已退休的共和党前总统艾森豪威尔勃然大怒。还有一次,一位贵妇人对甘介侯利诱不果,怒曰:“甘博士,再不听话,将见尔于六尺地下!”。最后还是李宗仁以每小时一百美元的代价聘请律师,以外交特权为护身符,才令其幸免于难。

显然不管什么制度,一旦经济出现问题,不能满足民众的需求,必然会产生社会动荡乃至政治危机。这应是对中国的第一个启示。这也是为什么刚刚闭幕的十七届五中会全提出着力保障和改善民生的原因。

中国目前正处于转型期,许多学者曾提出这样的路线图:先经济改革、再社会改革、最后政治改革。目前中国正进入社会改革阶段,即社会保障体系、福利制度建设阶段。

对于中国,如果要避免重蹈法国覆辙,只能寻求建立适合自己国情的保障体系和福利制度。因为这些制度一旦建立,就具有刚性,缺乏退出渠道,只能增加不能减少。否则极易引发类似于法国的巨大社会动荡。法国公民的素质之高尽管可称冠于全球,依然仅仅关注眼前利益,而且毫不妥协。法国民众最有名的格言是:支持改革,但改的一定是我的邻居。但一个国家,要想长久持续性发展,则一定处理好眼前利益和长远利益的关系,甚至有时不得不牺牲眼前利益。想想十七届五中全会公报,可谓颇具(针对法国的)现实意义:必须逐步完善符合国情、比较完整、覆盖城乡、可持续的基本公共服务体系、健全覆盖城乡居民的社会保障体系,加快医疗卫生事业改革发展、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切实维护社会和谐稳。

至于政治改革,更是要慎之又慎。现在虽然左、中、右都在呼吁政改,但含义南辕北辙。总体来看,无论是左的回头路,右的西化路都是行不通的。后一点,看看今天的法国就无须多言。

最后,应该令中国注意的是,法国出现这样大的社会危机,但却没有任何一个国家介入。这一方面是由于法国做为一个西方认可的民主国家,西方不会干涉。更重要是另一方面法国有明确的法律规定,严禁任何势力接受国外资助,反对自己的国家。如果这种事件发生在西方想搞颜色革命的区域,西方社会早就深深卷入其间。如果出现暴力事件,早就成为革命英雄,而且还会施加强大的压力。但在法国,这些暴力者被称为流氓、打砸抢分子。中国毫无疑问也是西方想深度介入的地方。我们不可能搬用西方已经证明漏洞百出的制度来迎合西方,只能如同法国一样建立完善的法律体系,严禁任何外国势力的介入。

现在回顾历史,1978年中国开创的改革开放之路,竟然在三十年后成为和西方几近分庭抗礼的模式。特别是这三年的经济危机,令中国模式大放异彩,过早成为“北京共识”。由此可知中国面临的压力。如果借用法国学者在《中美国》一书的说法,我们期待西方社会发生根本性的混乱,(原话是:我们只能希望中国发生根本性的制度混乱)以此令中国形成政改方向的共识。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

评论

  • 说:

    中国模式大放异彩??无知不代表伟大!血泪拆迁.有毒食品.贪腐成风.黑金勾结哪来的!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