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缪一轮:用大帽子吓人的时代早就过去了

p101023101

你们知道什么是党内民主吗?知道什么是思想解放吗?你们如今还妄图利用你们把持的一家杂志和报纸,利用马克思主义理论的话语霸权,用资本主义民主的大帽子吓唬人?我告诉你们,资本主义的大帽子当年既然没有吓倒党内二号走资派邓小平,现在就更不可能吓倒思想已经解放了的千千万万普通党员和公民了!还是趁早收起你们这一套陈旧的破虎皮吧!用“资本主义”“资产阶级”的大帽子吓人的时代早就过去了。

缪一轮:用大帽子吓人的时代早就过去了
驳《人民日报发表署名文章:划清两种民主的界限》

1、按照此文逻辑,我们早就民主了!而且早就有了比世界上任何民主包括西方民主、美国民主都更高更完善的民主!中国根本无须再进行任何政治改革!胡锦涛一再强调的四个“民主”(民主选举、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和四“权”(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温家宝一再呼吁的政治体制改革、司法独立、公平正义都是多余的、无的放矢的。这实际上既否定了政治改革的必要性,也就否定了秋实所代表的当权者对政治改革还有丝毫诚意!

2、此文认为,西方的民主模式(主要大概是指英美的模式,似乎并不涉及瑞典、北欧模式)都是有着严重的缺陷的,所以绝对不能借鉴、采纳,更不能照搬;而我们中国独创的模式却是无限完美、无比优越的,具有无可比拟的优势。而这一切,都无须任何事实加以验证,只要自己认可就可以了。所以全文对于中外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发展的历史和现状统统不加任何联系、考察和评论。

3、按照此文如此发挥话语霸权的作派,理所当然无须回顾我国前30年走过的弯路,改革开放的进步和辉煌成就也就完全不存在了。事实上,作者所说的我国这一整套民主制度,是建国初期我们党与民主党派共同制定的,而且那时候比现在还要执行得好一些。请问作者,是谁首先破坏了这一整套民主制度的?又为什么他们可以轻易破坏这个制度却又无须受到清算和惩罚?你怎么解释“文革”发生的原因?那场灾难是我们这个制度的必然产物,还是一个偶然的意外?又为什么我们至今还不能恢复到建国初期的“民主”水平?

4、按照此文逻辑,西方的资本主义民主都有自己的不可克服的痼疾,那么为什么它们至今没有一天天烂下去,反而越来越兴旺发达,你们的老祖宗列宁不是早就预言他们已经到了腐朽的垂死的阶段吗?你怎么可以完全闭眼不看他们不断改革更新自我调整和完善的事实?而中国社会主义民主的不足,据此文说是因为时间尚短(已经整整61年),并没有根本克服不了的缺陷,但是为什么近20年来我们的民主不但没有进步,反而在某些领域大步倒退?而作为它的范本的苏联却早就寿终正寝了!为什么俄罗斯人民早已唾弃的某些东西,我们至今还死抱住不放?这些大量的事实难道以“求是”自称的你们反而不知道?

5、最后,你们知道什么是党内民主吗?知道什么是思想解放吗?你们如今还妄图利用你们把持的一家杂志和报纸,利用马克思主义理论的话语霸权,用资本主义民主的大帽子吓唬人?我告诉你们,资本主义的大帽子当年既然没有吓倒党内二号走资派邓小平,现在就更不可能吓倒思想已经解放了的千千万万普通党员和公民了!还是趁早收起你们这一套陈旧的破虎皮吧!用“资本主义”“资产阶级”的大帽子吓人的时代早就过去了。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