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徐友渔:他们是在疯狂报复

f090317521
资料图片:徐友渔先生。(摄影:黄频/中欧社)

徐友渔和崔卫平参加捷克使馆活动受阻

与刘晓波有关 21日下午3点10分,崔卫平离开家门,准备出席捷克使馆组织的美术展和音乐会,但被北京电影学院保卫处的人员阻拦,双方发生肢体冲突,保卫人员称被崔卫平殴打。随后双方一同被带至辖区派出所。崔卫平的丈夫通过微博向外界及时透露了这一事态。

就在同一天,原社科院研究员徐友渔在预定参加同一活动时,被自称为北京市公安局的警察和社科院保卫局人员扣押在院维稳办,直到晚上8点38分才得以脱身。

事后,徐友渔致信崔卫平,并以《他们是在疯狂报复》为题,在互联网上公开发表。信中称,两人的扣押纯属对于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丧失理智的疯狂报复。警察竭尽全力想掏出组织关于刘晓波获奖的声明过程的细节。

而之所以针对捷克,是因为捷克前总统哈维尔一直在国际社会大声疾呼,抗议逮捕刘晓波,呼吁把今年的诺贝尔和平奖授予他。

与此同时,著名异见作家余杰在北京仍然受到严密监控,奥地利使馆的人权一秘雷勇翰先生去万科青青家园探访时,被便衣警察包围在物业办公室盘查身份,阻挠二人见面。 北京著名出版人、万圣书店总经理刘苏里也被八个警察从家中带走,理由是禁止刘苏里去上海参加会议。刘被扣押至凌晨才回到家中。

另外有消息称,从21日开始,贵州人权研讨会就有部分人员被当地警察警告:明天不许出门。22日早晨,警察堵住了其中一些人员的家门,禁止他们外出。当问为什么限制他人人身自由时,警察回答:不知道,他们是奉命行事。

从刘晓波获得若贝尔和平奖以来,贵州地区的警察加强了对贵州人权研讨会人员的监控和骚扰。

据悉,警方意图破坏拟定在22日举行的人权活动。 已经连续六年召开的贵州省民间第六届人权研讨会活动本月初已经启动,将于12月的《世界人权宣言》颁布62周年之际,《08宪章》公布两周年纪念之前召开。

以下是徐友渔致崔卫平的信《他们是在疯狂报复》,全文内容如下:

卫平: 我从昨天下午5点15分到8点38分被北京市公安局(自称)警察和社科院保卫局人员扣押在院维稳办,一直到现在,都在想一个问题,他们为什么要阻止我们去捷克大使馆参加一个文化活动?我怎么也想不明白,只好用我一直爱用的,昨天对警察说的“毫无必要的横暴”来解释。但是我现在找到一个原因,你看是否合理。

首先,警察们对我们要去捷克使馆参加文化活动,以及活动的内容非常了解,他们监控我与使馆的电话和电子邮件联系。另外,我在抗议他们的扣押时,解释这是纯粹的文化活动,上半段是画展,下半段是音乐会,还会邀请不少其他客人。而且正如你对警察说的,我们是捷克大使馆的客人,扣押我们会造成国际关系问题。

警察警告我,不得参加与刘晓波有关的活动,我当然严词拒绝,同时也抓住机会反问:那我们去捷克使馆参加文化活动,与刘晓波毫无关系,为什么要非法禁止,警察无言以对。

我认为,昨天对我们两人的扣押纯属对于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丧失理智的疯狂报复。 首先是报复我们。在扣押期间我明显感觉到,对于我们那份关于刘晓波获奖的声明,他们是极端地怀恨在心。当我说自己是组织者(并且是唯一的组织者)时,警察竭尽全力想掏出组织过程的细节,这当然是徒劳的。

但更重要的是,他们是在报复捷克,我想一有机会,他们还会报复挪威,而且更加疯狂。 捷克前总统哈维尔一直在国际社会大声疾呼,抗议逮捕刘晓波,呼吁把今年的诺贝尔和平奖授予他,还有其他知名人士与哈维尔一道签名。

现在看来,中国当局根本没有反思自己的所作所为,而是归罪于国际和国内的人士。他们当然也不去分别政府、国家与相关的民间组织和民间人士,所以捷克是他们重点报复和打击对象。

(曾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