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关中人:奉劝西方不要再“干涉”中国内政

毕竟,温相已发奋,胡哥在努力,新得军权的习先生也会迎头赶上。

昨天碰到一位很久不见、以前常在一起纵论国事的朋友。他一见面就劈头盖脸地说,“我很愤怒。”

我问他怒什么?他说,你说这些西方人混蛋不混蛋,要不是他们来事,中国的政治改可能就开始了。

这个怎么说?我又问。

他说,本来温总理在国内国外呼唤政治改革,分明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结果挪威奥斯陆那帮子“混蛋”从中插一扛子,害得温总理被看做是他们的“马前卒”,他鞍前马后提倡的政改肯定泡汤。不信?那你晚上看五中全会公报!

我当然是半信半疑。这几天看到国内不少媒体疾呼改革,甚至连曾经在党中央心脏工作过的俞可平教授也说五中全会将揭开中国政改的序幕。温总理不会出尔反尔吧?他讲话也不会不经过搞集体领导制的党中央的批准吧?难道他真是说着玩的?

到了晚上7点,在选举网上看到了公报。还真让我的朋友言中了。

于是就开始思考外国政府和外国人给中国造了多大的孽。

1)大清帝国好好的,不惹谁,不招谁,但英帝国主义分子虎视眈眈,倒卖鸦片不说,派来的使节还要站着跟皇帝说话,满清糊里糊涂打了败仗,赔款割地,中国人民近代的屈辱史就这样开始了。(英国混蛋,打碎了满清的宁静!)

2)一些高瞻远瞩的大臣意识到必须在“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基础上搞“自强运动”,遂开始买枪造炮,搞起了现代武装。孰料,甲午海战中国被自己一向瞧不起的“小日本”打了个落花流水,“自强运动”戛然而止。康有为等提出搞宪政,推进全盘西化,结果激怒了老佛爷,戊戌变法倒在血泊之中。(日本混蛋,打乱了满清改革的节奏,踩着中国的血肉进入大国俱乐部!)

3)之后就有了孙中山高举三民主义大旗,推翻了满清王朝,可是他斗不过有枪有炮的袁世凯,猴急,先是跑到广州忙着起义,起义不成干脆引进了俄国顾问和列宁主义。“党国”从此就替代了“民国”。(苏联混蛋,它是在中国找到利益同盟,与马列主义无关!)

4)孙中山英年早逝,蒋介石接了班。他不信莫斯科那一套,用屠刀赶走了共产党,并继续北上,统一了中国。从27年到37年,中国慢慢从战乱中爬起,朝着现代化走去。这个时候,日本人又打进来了。一来就是8年,不仅搞乱了中国,也制造了战后内战的基础。(日本这次是该死了,它要把中国变为殖民地,结果把它变成了屠场!)

5)共产党内战内行,很快就把国民党打到了台湾。大陆本来可以轻松统一的,金日成却惹事招来了美国第七舰队,使得台海至今不能统一,把台湾变成了美国不沉的航空母舰。(美国混蛋,你打冷战信用牌,扼杀了中国的强国梦!)

6)莫斯科和北京都信马克思主义,可是毛泽东非要跟赫鲁晓夫一比高低,证明自己是更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而莫斯科的老大哥们不过是一帮不敢跟华盛顿死掐的修正主义分子。结果他老人家又担心自己的党内有赫鲁晓夫,害怕和平演变,于是搞起了轰轰烈烈的文革,折腾得时间比抗日还长。(赫鲁晓夫没疯,中国人自己疯了!)

7)毛泽东不撒手走了还不会有邓小平出头的日子。邓小平说我们有人,外国有钱和技术,互相弥补,中国人才能有好日子过。还真管用。改革十年刚出头中国人就抖擞起来,并提出了更为宏伟的政改计划,先搞党政分家。结果,89年春,美国之音和刚从美国回来的刘晓波之流在广场导演了一个“闹剧”,不仅断送了政改,还差点让经改夭折。(美国人“多管闲事”,不满足于挣钱,还要打民主牌!)

8)日本和韩国开奥运都使得自己的国家更加开放或民主,中国争来举办权也为自己创造了重新锻造自己的政治和社会制度的好机会。可是,米亚·法罗、斯皮尔伯格、萨科奇什么的却要拿达尔富尔和达赖说事,于是北京“关门”办奥运。运动会是办好了,但是改革没有动静。(这些人别有用心,看不得穷人喝米汤!)

9)这次的事就不用说了,包括日本人在钓鱼岛的挑衅和挪威人在奥斯陆的“嚣张”。

从1840年算起到今天170年了,好像中国在改革或将要改革的每个关头都有一个或数个外部因素捣乱或干涉,最后导致一而再、再而三的政治发育不全,改革无以为继。

诚如我的朋友所说,拜托外国人就不要再咋咋呼呼,指手画脚了,中国人绝顶聪明,超级能干,绝对可以把自己的事情干好。

当然,更大的问题是,为什么国内的决策和行为总是因为国外的人和事而发生骤变或者一成不变呢?是我们自己有问题,老拿爱国主义和国家利益的一套抵制变革,还是西方人太爱惹是生非?

西方人,抑或任何正常的人,看到中国今天的状况会哑口无声吗?他们会相信中国可以自动推进改革并与普世规矩接轨吗?他们能放弃自己对自由和民主的宣扬和捍卫吗?

无论如何,我还是想奉劝西方人(也包括日本人)不要自以为是,趾高气扬,给北京一点时间和自由。《环球时报》的社论说的好,“现实点吧,西方人。让我们互相尊重对方,让我们做朋友。”

毕竟,温相已发奋,胡哥在努力,新得军权的习先生也会迎头赶上。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