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张鸣:今天我们如何面对历史的伤痛

其实,我们应该明白,今天的中国,不是当日的大清,今日的英法,也非当日的殖民帝国。回顾历史,不是为了延续仇恨,而是为了总结教训,反思战争。被侵略的国家当年的历史是痛史,作为侵略者的国家,那段历史也未必光彩。双方站在一起,共同面对过去,才有共同的未来,一个环球同此凉热的未来。

今年是圆明园被焚150周年,曾经有消息说,原本150周年会有较大动作的活动,比如邀请当年的肇事国英法两国的元首前来参加。如果这个日子,三国的领导人能与三国的学者和青年一起反思那段殖民历史,共同探讨建构未来和平的愿景,无疑是值得期待的。然而,前天新华社记者在就这个话题采访我的时候,说原来的规划已经取消,此番活动,不仅没有中央政府出面,连北京市政府也没有出面,仅仅由圆明园管理处,非常低调地表示了一下。作为表示之一,管理处向全球发出倡议,要求归还圆明园流失文物。

当然,这样的一个倡议,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合情合理的。在过去的殖民岁月中被掠去文物的国家,不止中国一个,很多都是历史悠久的文明古国。文物回归,是个国际的共识。但迄今为止,面对埃及、希腊和中国等国家以及有关组织反复的呼吁,那些昔日的殖民帝国,却大多置若罔闻,以各种借口搪塞,不肯让这些稀世文物回归故里。

倡议很好,但倡议的提出者,仅仅是圆明园管理处,值此巨园被焚的150周年蒙难日,多少还是让人有些遗憾。遗憾之一,圆明园管理处仅仅是一个遗址公园的管理者(在我看来,还是个不大合格的管理者),而圆明园则是全体中国人民的,如果发起倡议,似乎应该以全体中国人民的名义。遗憾二,归还文物的背后,应该是反思历史,声讨侵略战争,争取和平,如果主题囿于文物,显然是把题目做小了,而且小得不能再小。遗憾三,圆明园被焚150周年的纪念活动,作为受害国,理应做得足够大,由国家出面,搞一个规模很大的活动,彻底反思那段殖民的历史,反思战争,共襄世界和平。事实上只有这样,归还文物的难题,才能有所突破。

这些遗憾,说明我们对那段历史,心里还存有相当多不明不白的疙瘩。一方面,我们很在乎这段历史创伤,圆明园西洋楼大水法的那几尊兽头之所以能惹起巨大风波,或者说,那几尊在当年只能算作喷头的东西,之所以被我们当成国宝,被国外拍卖行如此离谱地抬高卖价,人家利用的就是我们的心结。也就是说,虽然事情过去了100多年,我们依然难以心平气和地面对这段历史,说句不好听的,我们不仅对当年的侵略者怒火满腔,即使对现在的英国和法国人,在某些情况下也是有想法的。但奇怪的是,另一方面,我们似乎对大规模地纪念这段历史,也心怀疑虑。似乎生怕活动做大了,影响我们跟欧洲尤其是跟英法两国的关系。

其实,我们应该明白,今天的中国,不是当日的大清,今日的英法,也非当日的殖民帝国。回顾历史,不是为了延续仇恨,而是为了总结教训,反思战争。被侵略的国家当年的历史是痛史,作为侵略者的国家,那段历史也未必光彩。双方站在一起,共同面对过去,才有共同的未来,一个环球同此凉热的未来。

(新闻晨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