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五岳散人:周泽律师为什么会被铐?

p100512109
资料图片:中国著名博主五岳散人。

尤其是上面来人检查或者视察的时候,就是这些下级官吏最紧张的时候。这个时候要万一冲出一个拦路告状的,即使上面来的人并不搭理,这个坏印象也就留下了。倒不是说地方官员会因为上访者的冤状而倒霉,就这个控制不好上访事件一条,就足够地方官喝一壶的了。这是有关前程的大事,比之用逾制的规格拍上级马屁可能还要重要一些。

北京著名的维权律师周泽先生最近遭了无妄之灾。10月16日,他在四川省汶川县映秀中学遗址凭吊死去的同胞之时,因为当地领导陪同上峰出行,而他又没有来得及回避,被当地所谓“处突大队”的警员以锁喉、毛巾捂嘴、上手铐的手段拿下。事后,他在微博与博客上发布消息。网络时代,不知道是不是知道了周泽律师的威名,当地警方迅速而多次道歉,并且于10月18日作出了正式的处理:当事警察有被处分的、有被停职的,据说算是表达了某种诚意。

当然,官员们对此确实是有责任的,主要是现代社会里没有了当年有皇帝时候的官员出行可以供百姓回避之用的肃静、回避仪仗,这使得很多情况下他们很不方便。我个人建议,以后为了弥补这个缺憾,请个别官员自制某种显赫耀眼的标志披挂一下,又或特制某种大功率音响老远就开始播放,以便于官民识别与回避。这个可以用公款制作,至少比出动好多警力清场便宜。

“挤兑一下官员们的官威”,当然是议论这事的一个不错的角度。但实话实说吧,这个并不是什么需要洞见的事情,只要够损即可,就如上面所说的,其丑恶嘴脸自然就暴露无遗。只是各地官员的官威不知凡几,这样做的意义不算大。甚至连思考这种官威背后的逻辑也不会有多少新意:您想啊,面对不受监督的权力、不能选下去的官员,这种话题说过多少次了?难道还有人不明白么?

但在这个事件当中,事情还真没这么简单。首先,这不完全是当地官员的官威所致,而是当地官员陪同一位省里的财政官员与一位京城来的财政官员视察。一般来说,县一级的地方官员还是知道点儿礼数的,清场参观的事儿不能说没有,毕竟过于逾越礼制,鲜少这么明目张胆地使用该手段。这是对于上峰视察的重视,在天高皇帝远的地方,让同样不够级别的上峰领导享受逾制的待遇,也是马屁手段的一种,只不过这次威风没有找对人。

单纯说是逞威风也不尽然,清场大概也是一个必需的手段。该地“处突大队”的标准配备,除了警械之外还有毛巾供捂嘴之用,要是联想到卡脖子之类的手段,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这个清场,最大的目的是不让某些想要说话的人说话。

按说清场也就罢了,为什么会对于被清场者说话这么紧张?如果我们对于上访的严峻形势有所了解的话,就不会觉得这事儿有什么奇怪了。尤其是上面来人检查或者视察的时候,就是这些下级官吏最紧张的时候。这个时候要万一冲出一个拦路告状的,即使上面来的人并不搭理,这个坏印象也就留下了。倒不是说地方官员会因为上访者的冤状而倒霉,就这个控制不好上访事件一条,就足够地方官喝一壶的了。这是有关前程的大事,比之用逾制的规格拍上级马屁可能还要重要一些。

所以,这也并非全是官威,更多的可能是某种恐惧。为什么会恐惧?前段时间有个官方数字显示,汶川从2008年地震之后,其县里的财产不但没有减少,而是增长到了300亿元。如果我们再发挥一下想象,这次来的可是财政方面的领导,这种清场兼不让人说话的高规格接待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啊?……我可什么都没说,毛巾不要捂过来。

(东方早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