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高晓:习近平飞黄腾达的“绝招”

p101019103

不想当大官,更没想过当中国最大官的习近平,在中共神秘的人事决策过程中,很早就被“钦定”为中国未来领导人。

熟悉习近平的人,还有他的家里人,都说他从来没想过当官,虽然是在中共开国元老的曾被不少人羡慕的家庭中长大,但严格的家教,父母的遭遇,小时候就 曾品尝过的世态炎凉,还有上山下乡的七年经历,让他明白了一个道理,在那个年代,当个贫民百姓是幸福的,尽管贫穷,却不会遭受太多的精神折磨。
因此,他总是提起延安插队时“幸福”时光。在同去的知青都相继回城后,他仍在坚持,仍在享受与梁家河村的乡亲们打成一片的日子,这样的日子比被关进学习班的日子,当然是“幸福”的。

当时,习近平唯一能从父母亲处得到的好处就是有一副强健的体魄。他的长相、身材酷似其父,一米八的大高个,虎背熊腰,圆脸、细长眼、大鼻子。强健的体魄的确帮了他大忙,全村男劳力没人能把他摔倒了,干起活儿来浑身有使不完的劲。

他的坚持,他的北京娃的身份,终获乡亲们的肯定和信任。他当的第一个官,是陕北老乡们给的,他只能用自己的力气和所掌握的知识,去回报梁家河。

就这样,不想当官的习近平,还是当上了一个最小的官——村官。当时没有人能想到,这个告别梁家河村去清华求学的村官,会在三十多年后成为中共未来领导人——中国最大的官!

在中共十七大上,习近平超过被外界普遍看好的李克强,成为中共第五代领导人领军者,曾让西方媒体惊讶不已。其实,自1997年召开的中共十五大以后,习近平的接班态势日趋明显。

宗海仁在《第四代》一书中,虽然把习近平和李克强并列为“最重要的两位培养对象”,但更看好习近平:49岁的习近平类似于十年前的胡锦涛,作为中共第五代领导人的代表,被中共中央列入中共十六届中央政治局常委候选人进行重点考察。

在让不让第五代领导人进入中共十六届中央政治局常委会的问题上,当时政治局常委的多数意见,都倾向于比照中共十四大时的模式,建议让一名50岁以下的进入 常委班子。但江泽民本人并不赞同这一意见,江泽民认为,现在50岁以下的年轻干部资历较浅,如未来要负更大的政治责任,就应该让他们在现在经受更多的各层 次的工作锻炼。

因此,江泽民倾向于先不让年轻人进入新一届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而建议让他们在政治局、书记处或国务院甚至一些重点省市安排适当的职务。随后,习近平调离福建主政浙江,最后空降上海滩。

在谈到李克强时,宗海仁早在十五大之后就撰文指出:据目前中共最高层的民意,李克强较之习近平逊色不少。不管怎样,有一点可以肯定,如果中国政局稳定,在未来十年甚至更长一点时间,习近平将以中共第五代领导人的身份,在中国政治舞台上发挥越来越重大的影响力。

就这样,不想当大官,更没想过当中国最大官的习近平,在中共神秘的人事决策过程中,很早就被“钦定”为中国未来领导人。

脚踏实地,敢作敢为

八十年代的宁德是福建最落后的一个地区,人的思想意识十分落后。习近平刚到宁德,一位老干部带他到基层熟悉情况,逢人先介绍他是习仲勋的儿子,而不 是新来的宁德地委书记。这使习近平十分狼狈。他从不否认自己从政有家庭背景的关系,但他同时强调“这并不意味着我是靠老子吃饭的人。”

至于为什么自己经常被人议论,他认为主要是迄今为止国家还没有建立起一套完善的干部选拔制度,因此,很多领导人对身边比较熟悉的人,如老战友的子女,自己的秘书、部下等,就比较容易提拔使用。

宁德两年,习近平不提新口号,不铺新摊子,不搞一刀切,对山区县、沿海县进行分类指导,区别对待,走遍了宁德的绝大多数乡镇,作出了切合宁德当地经济发展 的决策。有评论称,习近平通过自己的工作,终于让宁德的干部群众认清了他并不靠父辈荫福吃官饭,而是一个有主见、有思想,当机立断,脚踏实地的人。

新世纪初,在当选省长后的省政府第一次全体会议上,习近平怒斥福建干部队伍中存在的“科盲”现象,批评说:“我们提出‘数字福建’工程,指的是建设信息化的福建,有的同志竟以为又要搞‘数字出干部’了。如果这种‘科盲’现象继续下去,我们怎么去迎接新世纪的挑战?”

他还严厉指出:现在一些干部不注意学习,整天忙于应酬,有的汲汲于仕途,心思歪用,把时间和精力都花在揣摩领导的意图、找门路跑官上。这些人即便混上了官,终究还是要被我们事业的发展所淘汰。

习近平在这份施政演说里,多次加重语气,告诫在座的各地各部门官员,“如果整天只考虑自己得失,缩手缩脚,就是对人民不负责任。作为干部不要热衷于传小道 消息、不要观望懈怠、不要整天忙于应酬,甚至心思歪用,把时间和精力都花在揣摩领导意图、找门路跑官上。而应多思、多学、多干,用我们的实干去凝聚民心、 推进事业!”

他的这份施政演说被称之为继朱镕基就任上海市长的施政演说后又一份难得的施政演说。从这份演说中,可以看到习近平的敢作敢为,不怕得罪人的勇气和胆魄。

生性豪爽,重情重义

曾有人总结称,习近平飞黄腾达的“绝招”之一就是,充分利用太子党的人脉,懂得如何付出。还说,凡是与老爷子习仲勋有过战斗、工作关系的人一律善待好,每次回北京至少到三位叔叔阿姨家问寒问暖,充分利用沿海封疆大吏的位置为叔叔阿姨们及其后代办事……

这些传言很可信。跟习近平打过交道的人说,这是习近平的个性使然。习近平与棋圣聂卫平的关系就是最好的例子。少年时代建立起来的友谊,这么多年并未因职务和地位的变化而受影响,至今两人一见面还会像以前那样,一起喝酒,一起看球。

说习近平对跟父亲关系好的人“一律善待好”,倒是也有例外,他曾为了“拥军”而“冷落”过李先念夫人。1993年初,李先念夫人林佳媚来到福州,省委安排福州市接待,可市里事先已定这天上午慰问部队。习近平忙完“拥军”,顾不上吃饭,才急忙赶去问候李夫人。

知情人士还讲过一段习近平与江泽民的一位亲戚“交往”的故事:许江是江泽民的外甥,坊间曾传言江泽民上台后给中国美院(当时叫浙江美院,1993年改为中 国美院)副院长打电话,要求提拔当时还是油画系主任的许江。后来习近平主政浙江后,对许江多有照顾,许才当上中国美院院长。

知情人士称,这确实是个谣传,许江是2001年担任中国美院院长的,而习近平是2002年才调到浙江的。知情人士说,习近平跟许江的确有过交往,两个人都 有上山下乡的经历,有些共同语言。习近平主政浙江后,也非常关心中国美院的发展,帮助解决一些问题。许江2008年在中国美术学院八十周年庆典大会上的致 辞中,也提到了习近平:“早在象山(分校)建设初期,习近平同志就亲临视察,后来在浙江省‘建设文化大省’的调研中,又亲手种植了门前的那棵杜英树。 2006年,习近平同志又主持省委常委会,专门讨论我院建设一流大学的相关问题,这对我院,对全国的兄弟艺术院校都是一种极大的鼓舞。”

知情人士认为,仅凭习近平与许江的交往,来证明习对许非常照顾,令江对习有好感等等,其实都是坊间的推断和猜测,要知道即使习近平不关照,许江也能得到关 照,况且习近平早在福建任职期间,就已受到江泽民的器重,并成重点培养对象。只能说,习近平对许江和中国美院的关照,是“锦上添花”。

可以说,习近平豪爽的性格,在三教九流都结交了不少朋友。以他插过队的梁家河为例,至今乡亲们一提起习近平,都夸他重情重义,称他是个地地道道的陕北人 ——生性豪爽,热情厚道。这一点从他与农民好友吕候生的交往中便可看出。村民吕侯生是习近平插队时的好友,两人曾合盖过一条被子,吃一个锅里的饭。

1994年,吕侯生右腿患了骨髓炎,住院两个多月花了6000多仍不见好转,却债台高筑。当时任福州市委书记的习近平得知后,立即给他寄上500元路费,请他到福州治病。吕侯生到福州看病期间,习近平几乎每晚都到医院看望吕侯生。

病好转的吕侯生要回陕北时,习近平给他买了一张飞机票,还把2000块钱塞到吕侯生手里。1999年底,吕侯生第二次到福州,已是省委副书记的习近平当即安排他住院。第二天晚上又赶到医院,把院长、专家、主治大夫和护士找到一块,共同研究治疗方案。

同年10月底,吕侯生在山西太原武警医院做了截肢手术,习近平闻讯后,将医疗费全部支付。2000年1月,吕侯生第三次到了福州,这时习近平已当选为福建省省长。吕侯生是戴着假肢一瘸一拐去的,一见面,习近平就高兴地说:我的农民朋友大难过去了,咱一块合影做个纪念吧。

梁家河大队还有个劳动模范叫武林娃,智力障碍。生产队时期因为干活过于卖力,腰和手指落下残疾,不能伸直。习近平从福建回到梁家河看望乡亲们时,看到昔日 牛一样勤劳的林娃不再强健时,他眼眶潮湿,握着林娃的手半天不肯松开,随后从口袋里掏出几百元钱塞给林娃,在场的乡亲们无不为之动容。

(《明镜月刊》第4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