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习近平:你应该选择后者

p101019102

你可能有的时候很高明,你的看法高出群众,但是群众一时不理解你的看法,也没有跟着你走,你怎么办?你是走你的路,脱离群众,还是跟着群众一起走,你应该选择后者,他们愿意跟着你走,否则虽然你对了,你们感情也是疏远了,他也不会跟你走。

我觉得我还是一个比较努力的人,还是一个能够自己去提醒自己、约束自己,为了一个目标去实施的人,而且现在还在继续坚持着。我也希望我一辈子能够坚持下去,做成我既定的、人生的事情。

记者:从福建到浙江最开始是任命您当省长,有没有想到一个月以后,你就兼任书记了?

习近平:没想到。一点都没想到。

记者:那么当时你接到这样的一个任命的时候,什么心情呢?

习近平:一定要做好,绝不能做不好。因为我做不好的话,不是我个人的事情,是对浙江4600 万人民的事情。组织上给你这么重要的工作,我们有信心、有决心做好这个工作,但是我们确实要如履薄冰、如临深渊,又要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记者:你到任以后,一直沿袭了你在福建的作风,就是比较低调,而且从一开始,就进行调研,我想知道您都去了哪些地方,做了什么样的调研呢?

习近平:到一个地方呢,就是先做学生。再一个就是吃透情况,不要盲人摸象,所以我来了以后,就是尽量地跑。

记者:跑了多少地方?

习近平:我是说当县委书记一定要跑遍所有的村;当地市委书记,一定要跑遍所有的乡镇;当省委书记应该跑遍所有的县市区。我来了以后这90个县市区,我现在才跑了69个。

记者:9个月的时间已经跑了69个?习近平:本来可以更快一点,但是现在要掌握一些节奏,反正一年肯定能跑下来了。

记者:在调研过程中有没有让你特别难忘的事情?

习近平:在浙江来讲呢,我对这里的民营经济发展,还是赞叹不已的。浙江这个地方,靠老百姓的聪明智能,民营经济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的园地的里面一个奇葩,这里的各类专业市场成交额,在全国都是最多的。这个让我感觉到确实是这里的一个特色,也是这里的一个优势,我们要把握好它,弘扬它。

记者:其实您在福建呆得时间不短,整整十七年半。

习近平:十七年半。

记者:心里舍得吗?

习近平:感情难以割舍是可想而知的,而且我觉得是不解之缘吧,肯定我一辈子都跟福建联系在一起。十七年半,也是我最好的年华啊,我是当时人们说的三十而立,我32岁的生日那天是我在厦门当副市长的时候度过的。就是那一天,厦门市领导说给你接风,你今天上任了。我说今天恰恰是我的生日。

记者:在福建的这17年,你自己认为骄傲的业绩是什么?

习近平:王婆卖瓜,我很难说哪一个是我自己骄傲的业绩,因为每一个业绩,都是集体创作,没有说哪个是个人的。而且一件事情的完成,它毕其功于一役,这一役它也是,甚至是若干年,甚至是若干届才能完成的。

记者:您给大家留下的印象是为人很谦和,而且很平易近人,那么通常这种谦和、平易近人,说明您的性格是温和的,那您有没有震怒的时候?

习近平:也有,这种震怒呢,我想它是两种情况了,一种是有感而发,不可自抑,怒发冲冠,自然地发了。另一种情况可能还是理智的选择,这个时候,拍桌子是必要的,拍桌子比不拍桌子好。不拍不足以震慑,不拍不足以引起重视。

记者:那你在宁德治吏,是不是算是一次理智的震怒?

习近平:也有这种成分,我在宁德主要是清房嘛。当时宁德的干部占地建房比较普遍,老百姓看到这些盖出来的房子,看得见的腐败,很有气。

记者:涉及到多少人?

习近平:几千人吧。

记者:可是涉及到这么多人,几千人,到底动还是不动,自己心里有没有掂量?

习近平:我就问当时的一个纪委副书记,我说你觉得老百姓意见大不大,群众意见大不大?他说大。是不是一个当前影响积极性最大的问题?他说是。我们将近300万人该得罪,还是这二三千人该得罪?他说那当然是,宁肯得罪这二三千人。我说那咱们就干,要干就干成,义无反顾,开弓没有回头箭。

记者:事后这些被处理的干部还恨你吗?

习近平:对我没意见,而且我走的时候,也还是难分难舍的。因为他们觉得我确实不是为了自己,我跟他们无怨无仇的,我就是来讲一个公道,我们干部不要去伤害人民的利益。从小虽然衣食无忧,但是我父亲对我们的要求严格,日子过得非常俭朴。我们去参加一些晚会,到人民大会堂,到天安门上面,工作人员说这是谁家的孩子这么破烂的衣服?因为我们是住校,逢年过节回家了以后,先是站一排,接受他的训话。

记者:那时候你们家庭的生活还是比较优越的是吧?

习近平:这么讲吧,就是衣食无忧,但是我父亲对我们的要求严格,使我们过得非常俭朴。

记者:怎么呢?

习近平:因为他一个月的工资是四百块钱,当时毛主席他们也就这个工资了,我们本身平常穿的衣服,且不说补丁落补丁,而且都要穿兄弟姐妹的衣服,哥哥的交给妹妹,妹妹的交给弟弟,我比较惨的就是上面有四个姐姐,只有一个哥哥。

记者:那你穿你姐姐的衣服?

习近平:大部分穿姐姐的衣服。

记者:花衣服?

习近平:花衣服,花鞋子,我绝对不干,但是也不得不穿。逢年过节了,我们也都去参加一些晚会,到人民大会堂,到天安门上面,工作人员说这是谁家的孩子这么破烂的衣服?知道的人就说这是习家的孩子。那时候受教育就是革命教育,因为我们是住校,逢年过节回家了以后,先是站一排,子女站在墙根上,接受他的训话。

记者:他怎么跟你们训话的?

习近平:也就是讲他自己怎么参加革命,你们今后一定也要革命,革命是怎么回事,我们听得耳朵都起茧子了,有的时候很想去玩一玩,很不耐烦,但是也不敢不听,这些东西也就潜移默化了。29000 名北京知识青年在延安,我是第一个大队部记的。我觉在我的一生,对我帮最大的是两种人,一种就是革命老前辈,一种就是我那个陕北老乡。

记者:后来你当了大队的支部书记?

习近平:而且据我了解可能有29000 名北京知识青年在延安,我是第一个当大队支部书记的。

记者:这种历练对你今天有什么影响?

习近平:看到了人民群众的力量,看到人民群众的根本,真正理解了老百姓,了解了社会,这个是最根本的。很多实事求是的想法,都是从那个时候生根发芽的,以至于到现在每时每刻影响着我。

记者:从被迫下放当知青,到你自己主动地选择要到正定去,你觉得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关系吗?

习近平:有关系,就是从自在到自为了,我确实开始不是共产党员嘛。那我从陕北出来,我已经是一个经过一些历练的共产党员了。过去讲信仰,好象是一种很虚的东西。我觉得我们当时那一代青年成长履历就是红卫兵时代跟着激动,那是一种情绪,那是一种氛围;到了文化革命理想破灭,最后变得甚至是一种虚无。最后在那种年龄段,以及在那种时代变成是一种叛逆性,或者说是一种批判主义色彩,最后看书呢,都是批判地看,看那个社会都是批判地看,其实自己呢,钻进去再走出来,最后感到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共产主义理想是伟大的,要做一个优秀的共产党员,这个理念是从这么一个过程建立的,不是一个很一帆风顺的一个理想的成长的过程,它是一个坎坷的成长过程。但是我觉得从被动到主动,但这个时候是扎扎实实的,真正是自己的,不会受别人的影响,在关键时刻是经得住考验的。

记者:自从你到正定开始,你走上了从政之路,从这个时候开始,你和你父亲的这种交流是不是也很多,你从他身上学到了什么?

习近平:我跟他的共同语言更多了,我觉得在我的一生中,对我帮助最大的是两种人,一种就是革命老前辈,一种就是我那个陕北老乡,他就是总是觉得我应该在群众中,不要脱离开群众。你可能有的时候很高明,你的看法高出群众,但是群众一时不理解你的看法,也没有跟着你走,你怎么办?你是走你的路,脱离群众,还是跟着群众一起走,你应该选择后者,他们愿意跟着你走,否则虽然你对了,你们感情也是疏远了,他也不会跟你走。

记者:如果现在对你自己做一个评价的话,你会怎么评价你自己?

习近平:我觉得我还是一个比较努力的人,还是一个能够自己去提醒自己、约束自己,为了一个目标去实施的人,而且现在还在继续坚持着。我也希望我一辈子能够坚持下去,做成我既定的、人生的事情,而这个事情,我觉得不多,最多就是这么一件事。我想就是为老百姓多做一些事情。

(《人民文摘》2004年 第三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