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人民日报:走入政治歧途的诺贝尔和平奖

p101018105

显而易见,诺委会的成员还有一个明显的特点,他们大多是挪威政坛上的老牌政客,思想理念和价值观形成于东西方对抗的冷战时期,习惯于用政治的有色眼镜来观察世界。他们违背了诺贝尔所期望的用和平奖来推行和平理念,更对当前世界格局的变化,特别是像中国这样的新兴国家的迅速发展怀有深深的偏见。由这样一个班底组成的诺委会,决定了诺贝尔和平奖必然会有强烈的意识形态色彩。

几天前,挪威诺贝尔委员会决定把今年的和平奖发给因触犯中国法律而被中国司法机关判处徒刑的刘晓波。这一无视中国法律、干涉中国内政的粗暴做法,立即引起西方一些学者对诺委会组成的合理性、执行诺贝尔遗嘱的忠实性以及诺委会实际运作的独立性不断提出质疑,更是让中国人民看到,诺贝尔和平奖是一个走入政治歧途的奖项。

100多年前,诺贝尔在遗嘱中对和平奖提了3条标准:获奖者应当是为增进国家友谊、民族和睦,推动裁军以及为和平会议的召开尽到最大努力或作出最大贡献的人。这三条标准是一个整体,体现了诺贝尔先生对世界和平的渴望。在和平奖的奖章上,就刻有“为了人类的和平与情谊”几个字。

在过去100年里,尤其是近几十年来,诺贝尔和平奖引发的争议一直不断,受到的质疑和批评也越来越多。究其原因,就是因为诺委会把他们的政治观点塞进了评奖的标准,使这个奖项背离了诺贝尔的遗嘱。

挪威律师弗雷德里克·赫弗梅尔认真研究了诺贝尔遗嘱和100多年来和平奖的颁发,认为现在诺委会根据自己的政治需要确定适用范围,违背了诺贝尔为了鼓励削减或废除军备的意愿。

在过去21年的时间里,诺委会曾把和平奖授予了两个中国人,一个是达赖喇嘛,一个是刘晓波。前者是破坏民族团结、分裂中国的分裂分子;后者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在押罪犯。他们的所作所为与诺贝尔当年遗嘱中的哪一条也不沾边。正如赫弗梅尔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重申自己的研究成果时认为,把和平奖发给刘晓波是不合适的。刘晓波宣扬“中国应再当三百年殖民地”、“中国应分裂为十八个国家”,刘晓波根本不是诺贝尔遗嘱中所说的“和平战士”,而是长期从事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犯。

诺贝尔曾在遗嘱中要求挪威议会选举五位挪威人担任诺贝尔委员会委员,负责和平奖的评选和颁发。但挪威议会更看重的是诺贝尔奖的名气,以至于他们为了照顾各党派,干脆把诺委会委员的席位来了个派发,议会中的前五大政党一党一席,由五位资深政客“分享”。这样的席位派发,使得诺贝尔和平奖实际上也就成了“挪威议会奖”。

显而易见,诺委会的成员还有一个明显的特点,他们大多是挪威政坛上的老牌政客,思想理念和价值观形成于东西方对抗的冷战时期,习惯于用政治的有色眼镜来观察世界。他们违背了诺贝尔所期望的用和平奖来推行和平理念,更对当前世界格局的变化,特别是像中国这样的新兴国家的迅速发展怀有深深的偏见。由这样一个班底组成的诺委会,决定了诺贝尔和平奖必然会有强烈的意识形态色彩。

21年前,挪威诺贝尔委员会把和平奖发给达赖喇嘛时,其主席曾毫不掩饰地说要借此来影响中国。此番给在押犯刘晓波发奖,亦有同样的表白。近一两年来,一些对中国怀有敌意的西方政要、专家以及非政府组织,花费大量精力对挪威诺贝尔委员会施加影响,而几位诺委会的成员更是对自己负有的“责任”心知肚明。他们遥相呼应,配合默契。俄新社政治观察家尼古拉·特洛伊茨基在谈到今年的和平奖时,一针见血地指出:诺贝尔和平奖一贯被政治化到极致,该奖主宰者的取舍和好恶取决于西方一些国家的态度。只要看看和平奖公布后一些西方政要的表演,就会明白,他们在“影响中国”这个问题上是多么惊人的一致。

正因为诺奖在实际运作中并不具有独立性,于是乎,诺贝尔和平奖又一次沦为一些西方政客手中的工具,在政治歧途上越走越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