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关于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声明

p101017101

中国公民刘晓波获得2010年度诺贝尔和平奖,这一消息在国内和国际引起极大的反响,它是中国当代一个重大的历史事件,它也为中国和平地实现社会转型、向民主宪政迈进提供了新的契机。本着对历史负责、对中国的命运前途负责的精神,我们特发表声明如下。

一、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把本年度的奖项颁发给刘晓波,这一决定符合该奖项的宗旨和评审标准。在当代社会,和平与人权密不可分,对生命的剥夺与践踏不 仅发生在战场上,也发生在一国之内的暴政与恶法实践中。国际舆论的普遍赞扬证明,将今年的和平奖授予中国人权运动的代表人物,是一个及时和正确的决定。

二、刘晓波是诺贝尔和平奖的恰当人选,他坚持以非暴力手段维护人权,以理性的态度抗议社会不公正;他以坚韧的态度争取实现民主宪政目标,而在身受迫 害时摒弃仇恨心理,这一切使他无庸置疑地拥有获奖资格。刘晓波的理念和实践也为中国人在解决政治、社会冲突中的行为方式提供了典范。

三、刘晓波获奖后,各国政府、各地区、各组织领导人纷纷再次要求中国当局释放刘晓波,我们持相同的态度。我们同时呼吁,当局释放一切因为思想、宗教 信仰、言论等原因而被关押的政治犯和良心犯。我们呼吁尽快启动各项程序,让刘晓波获得自由,并与夫人刘霞同行,亲自到奥斯陆领取诺贝尔和平奖。

四、在得知刘晓波获奖的消息后,各地一些公民怀着兴奋的心情以聚餐、开会、举标语、发传单等方式进行庆祝或研讨,这些行为是完全合法合理的。但警察 对此类活动进行了严厉压制和干扰,一些公民被扣押、盘问、威胁、遣送原籍,甚至被拘留,一些公民被软禁在家,失去行动自由甚至同时被剥夺通讯权利,包括刘 晓波先生的妻子刘霞。我们要求警方立即停止这种非法行为,立即释放被拘押公民。

五、我们呼吁,中国当局以理性和现实的态度对待刘晓波获奖一事,从国内外的热烈反应中体察、辨清世界潮流与人心所向;中国应融入普世价值以及人类文 明的主流,树立积极而负责任的大国形象。我们相信,政府和领导人的任何改进与善意,都会得到人们的理解与支持,都将有效地推动中国社会向着和平方向发展。

六、我们呼吁,中国当局兑现有关政治体制改革的承诺。温家宝总理最近在一系列讲话一再表达了推动政改的强烈愿望,我们愿意参与到这一实践中。我 们期待,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现行宪法和中国认可的联合国宪章以及各种国际公约的框架之内,政府能够切实保障公民的各项权利,和平实现社会转型,把中国建设成 一个名副其实的民主、法治国家。

2010年10月14日

On Liu Xiaobo and the Nobel Peace Prize

The awarding of the 2010 Nobel Peace Prize to Liu Xiaobo, a Chinese citizen, has drawn strong reactions both inside and outside China. This is a major event in modern Chinese history. It offers the prospect of a significant new advance for Chinese society in its peaceful transition toward democracy and constitutional government. In a spirit of responsibility toward China’s history and the promise in its future, we the undersigned wish to make these points:

1.The decision of the Nobel Committee to award this year’s prize to Liu Xiaobo is in full conformity with the principles of the prize and the criteria for its bestowal. In today’s world, peace is closely connected with human rights. Deprivation and devastation of life happens not only on battlefields in wars between nations; it also happens within single nations when tyrannical governments employ violence and abuse law. The praise that we have seen from around the world for the decision to award this year’s prize to a representative of China’s human rights movement shows what a wise and timely decision it was.

2.Liu Xiaobo is a splendid choice for the Nobel Peace Prize. He has consistently advocated non-violence in his quest to protect human rights and has confronted social injustice by arguing from reason. He has persevered in pursuing the goals of democracy and constitutional government and has set aside anger even toward those who persecute him. These virtues put his qualifications for the prize beyond doubt, and his actions and convictions can, in addition, serve as models for others in how to resolve political and social conflict.

3.In the days since the announcement of his prize, leaders in many nations, regions, and major world organizations have called upon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to release Liu Xiaobo. We agree. At the same time we call upon the authorities to release all political prisoners and prisoners of conscience who are in detention for reasons such as their speech, their political views, or their religious beliefs. We ask that legal procedures aimed at freeing Liu Xiaobo be undertaken without delay, and that Liu and his wife be permitted to travel to Oslo to accept the Nobel Peace Prize.

4.Upon hearing the news of Liu Xiaobo’s prize, citizens at several locations in China gathered at restaurants to share their excitement over food and wine and to hold discussions, display banners, and distribute notices. Normal and healthy as these activities were, they met with harassment and repression from police. Some of the participants were interrogated, threatened, and escorted home; others were detained; still others, including Liu Xiaobo’s wife Liu Xia, have been placed under house arrest and held incommunicado. We call upon the police to cease these illegal actions forthwith and to immediately release the people who have been illegally detained.

5.We call upon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to approach Liu Xiaobo’s Nobel Prize with realism and reason. They should take note of the responses to the prize inside and outside China and see in these responses the currents in world thinking as well as the underlying preferences of our fellow citizens. China should join the mainstream of civilized humanity by embracing universal values. Such is the only route to becoming a “great nation” that is capable of playing a positive and responsible role on the world stage. We are convinced that any signs of improvement or goodwill from the government and its leaders will be met with understanding and support from the Chinese people and will be effective in moving Chinese society in a peaceful direction.

6.We call upon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to make good on their oft-repeated promise to reform the political system. In a recent series of speeches, Premier Wen Jiabao has intimated a strong desire to promote political reform. We are ready to engage actively in such an effort. We expect our government to uphold the constitution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as well as the Charter of the United Nations and other international agreements to which it has subscribed. This will require it to guarantee the rights of Chinese citizens as they work to bring about peaceful transition toward a society that will be, in fact and not just in name, a democracy and a nation of laws.

Communiqué sur l’attribution du Prix Nobel de la paix à Liu Xiaobo

Le citoyen chinois Liu Xiaobo a obtenu le prix Nobel de la paix 2010. Cette nouvelle a eu un impact extraordinaire tant en Chine qu’à l’étranger. C’est un événement historique pour la Chine contemporaine, une nouvelle occasion pour elle d’effectuer une transition pacifique vers un gouvernement constitutionnel. Dans un esprit de responsabilité devant l’histoire, et devant le destin futur de la Chine, nous publions le communiqué suivant :

1)L’attribution par le comité Nobel du prix Nobel de la paix à Liu Xiaobo correspond aux objectifs et aux critères d’attribution de ce prix. Dans la société contemporaine, la paix est inséparable des droits de l’Homme, la privation de la vie et son piétinement ne se produisent pas seulement sur les champs de bataille, mais sont également causés par la mise en oeuvre de mauvaises lois et d’une politique de violence.Le concert de louange de la part de l’opinion internationale montre que l’attriution du Prix à une personnalité représentative du mouvement chinois des droits de l’homme est une décision correcte et opportune.。

2) Le choix de Liu Xiaobo pour ce prix est particulièrement juste, car il n’a cessé de défendre les droits de l’homme de manière non-violente, et a toujours adopté une position raisonnable dans sa résistance aux injustices sociales ; il a montré une grande ténacité dans son combat pour obtenir la mise en oeuvre d’un régime constitutionnel,et malgré les persécutions, il est dépourvu de toute haine, ce qui fait de lui un candidat idéal pour le Prix. Les idées et la pratique de Liu Xiaobo constitutent pour les Chinois de mode de résolution des conflits

3) Dès qu’il a obtenu le Prix, les gouvernements de tous les pays, les dirigeants de toutes les régions et de toutes sortes d’organisations n’ont cessé d’exiger des autorités chinoises qu’elles libèrent LXB, ;nous adoptons la même attitude. En même temps, nous appelons les autorités à libérer tous les prisonniers de conscience et les prisonniers politiques enfermé pour des raisons d’idéologie,d’expression ou de foi religieuse.Nous appelons à prendre au plus vite toutes les mesures pour que LXB regagne sa liberté, qu’il soit réuni à son épouse Liu Xia, et qu’il puisse se rendre en personne à Oslo recevoir le prix.

4) En apprenant la nouvelle, dans toute la Chine, des citoyens ravis ont organisé des banquets, des réunions, ont porté des banderolles, distribué des tracts pour célébrer ou discuter l’événement ; ces actions sont tout à fait légales et raisonnables. Mais les policiers ont ont réprimé ces activités, des citoyens ont été gardés à vue, interrogés, menacés, renvoyés dans leur lieu d’origine, voire détenus, placés en résidence surveillée, privés leur liberté d’action, privés de leur droit de communiquer avec l’extérieur, comme l’épouse de LXB Liu Xia. Nous exigeons que la police mette immédiatement un terme à ces actes illégaux et libère immédiatement les citoyens détenus.

5) Nous appelons les autorités chinoises à adopter une attitude raisonnable face à l’attribution du Prix à LXB, et en observant les réactions chaleureuses en chine et à l’étranger, à se mettre en accord avec le courant mondial ; la Chine doit entrer dans le courant principal des valeurs universelles et de la civilisation de l’humanité, et établir l’image d’un grand pays positiv et responsable. Nous sommes convaincus que toute amélioration et toute bonne intention du gouvernement chinois sera accueillie par la compréhension et le soutien de tous, et poussera la société chinoise dans une direction pacifique.

6) Nous appelons les autorités chinoises à tenir leur promesse de réforme du système politique. Le premier ministre Wen Jiabao, dans un ensemble de discours, a récemment manifesté son profond désir de faire avancer la réfome politique, et nous sommes prêts à participer à ce processus. Nous souhaitons que dans le cadre de la Constitution de la République populaire de Chine, de la Charte des Nations Unies qu’il reconnaît, et des traités internationaux qu’il a signés,le gouvernement puisse garantir réellement tous les droits des citoyens, qu’il mette en oeuvre une transition sociale pacifique afin de faire de la Chine un pays démocratique, doté d’un Etat de droit digne de ce nom.

劉暁波のノーベル平和賞受賞に関する声明

中国の公民である劉暁波が2010年 度のノーベル平和賞を受賞したというニュースは、国内外で極めて大きな反響を呼んでいる。これは、中国の現代における重大な歴史的事件であり、中国が平和 的に社会の転換を実現し、民主憲政に向かって邁進する上での新たな契機でもある。歴史に対して責任を担い、中国の運命の行く末に責任を担うという精神に基 づいて、私たちは以下の声明を発表する。

一、 ノーベル平和賞委員会は、今年度の賞を劉暁波に授与した。この決定は、賞の宗旨と審査の基準に合致するものである。現代社会において、平和と人権は切り離 すことはできず、生命を奪い踏みにじる行為は、戦場だけでなく一国の暴政と悪法の実践の中にも存在する。国際輿論の普遍的な称賛が証明しているように、今 年の平和賞を中国の人権運動の代表的人物に授与することは、時期に適った正しい決定である。

二、 劉暁波はノーベル平和賞に相応しい候補者であり、彼は非暴力の手段によって人権を擁護し、理性的な態度で社会の不正に抗議することを堅持している。彼は強 靭な態度で民主憲政という目標の実現に向けて努力し、迫害を受ける時も憎しみの感情を捨てており、その全てによって受賞の資格を有することは疑うべくもな い。劉暁波の理念と実践は、中国人が政治や社会における衝突を解決するための模範にもなっている。

三、 劉暁波の受賞後に、各国政府や各地域、各組織の指導者が相次いで中国当局に対して劉暁波の釈放を再度要求したが、私たちは同じ態度を有している。また同時 に、私たちは、当局が思想、宗教と信仰、言論などを理由に拘禁されている全ての政治犯と良心の囚人を釈放するよう呼びかける。私たちは、できるだけ迅速に 手続きを始めて劉暁波に自由を取り戻させ、劉霞夫人とともに自らオスロに赴いてノーベル平和賞を受け取るよう呼びかける。

四、 劉暁波の受賞の知らせを聞いて、各地では市民たちが興奮しながら祝賀の食事会や会議を開催し、スローガンの掲示やビラの配布などによって喜びあい、或いは 意見交換をしたが、これらの行為は完全に合法的かつ合理的なものである。しかし、警察はこれらの活動に対して厳重な抑圧と妨害を行い、市民の中には拘禁、 尋問、本籍地への送還をはじめ、甚だしきにいたっては勾留される人もおり、自宅に軟禁されて行動の自由を失うと同時に、さらに通信の権利まで剥奪されてい る人もあり、その中には劉暁波先生の夫人である劉霞も含まれる。私たちは警察側に対して、直ちにこのような不法行為を停止し、拘禁されている市民を直ちに 釈放するよう要求する。

五、 私たちは呼びかける。中国当局は、理性と現実的な態度で劉暁波受賞の件に対処し、国内外からの激しい反応の中から世界の潮流と人心の願うところを子細に観 察して明らかにすべきである。中国は普遍的価値および人類の文明という主流に入り、積極的に責任を担うという大国のイメージを打ち立てるべきだ。私たち は、政府と指導者たちのいかなる改善と善意も、人々の理解と支持を得ることができ、効果的に中国社会が平和的に発展することに貢献すると信じている。

六、 私たちは呼びかける。中国当局は政治体制改革に関する約束を果たすべきだ。温家宝総理は、最近の一連の講話で政治体制改革を推進するという強い願望を繰り 返し表明し、私たちはその実践に積極的に参与したいと考えている。私たちは、中華人民共和国が現行の憲法と、中国が署名した国連憲章および各種の国際条約 の枠組みにおいて、政府が公民の各種の権利を適切に保障し、平和的に社会の転換を実現し、中国を名実ともに民主と法治の国家にするよう期待する。

联署人(以签名时间为顺序,继续开放联署邮箱:freexiaoboliu@gmail.com):
1、徐友渔(北京,学者)
2、郝建 (北京,学者)
3、崔卫平(北京,学者)
4、贾葭 (北京,专栏作家)
5、何方 (北京,学者)
6、张祖桦 (北京,宪政学者)
7、戴晴 (北京,学者)
8、资中筠(北京,学者)
9、沙叶新(上海,回族剧作家)
10、张博树(北京,学者)
11、周舵 (北京,学者)
12、夏业良(北京,学者)
13、于浩成(北京,学者)
14、王力雄(北京,作家 )
15、唯色 ( 西藏,作家)
16、滕彪 (北京,学者)
17、莫之许(北京,自由撰稿人)
18、蒋亶文(上海,作家)
19、马亚莲(上海,人权捍卫者)
20、温克坚(杭州,自由撰稿人)
21、钱跃君(工学博士,德国《欧华导报》主编)
22、浦志强(北京,律师 被限制人身自由中)
23、程益中(北京,出版人)
24、梁文道(香港,媒体人)
25、李大同(北京,学者)
26、梁晓燕(北京,编辑)
27、许医农(北京,编辑)
28、傅国涌(杭州,学者)
29、丁东 (北京,学者)
30、艾晓明(广州,学者)
31、邢小群(北京,学者)
32、宋以敏(北京,学者)
33、王东成(北京,学者)
34、徐岱 (杭州,学者)
35、丘延亮 (台北,副研究员 中央研究院民族学研究所)
36、王康 (重庆,学者)
37、徐贲 (北京,学者)
38、邓晓芒(武汉,学者)
39、叶匡正(北京,诗人)
40、朱日坤(北京,独立电影人)
41、张闳 (上海,学者)
42、老村 (北京,作家)
43、周枫 (北京,学者)
44、蔡甘铨(香港,媒体人)
45、林盈志(台湾,编辑)
46、雷永生 (北京,学者)
47、杨富芳(北京,教师)
48、徐敬亚(海南,诗人)
49、王小妮(海南,诗人)
50、吕频 (北京,妇女权利工作者)
51、郑海天(北京,离休编辑)
52、程迺欣(北京,离休编辑)
53、岳建一(北京,学者)
54、郭于华(北京,学者)
55、姚大力(上海,学者)
56、杨伟中(台湾,媒体人)
57、周保松(香港,学者)
58、徐晓 (北京,编辑)
59、朱正琳(北京,学者)
60、郑也夫(北京,学者)
61、石涛 (北京,企业管理者)
62、朴抱一(上海,媒体人)
63、郑褚 (成都,媒体人)
64、花落去(北京,媒体人)
65、姚博 (北京,作家)
66、杜婷 (香港,媒体人)
67、何杨 (北京,独立纪录片制作人)
68、华泽 (北京,纪录片导演)
69、张辉 (北京,德先生研究所负责人)
70、野渡 (广州,作家)
71、游精佑(福建,工程师)
72、吴华英(福建,人权捍卫者)
73、苏雨桐(德国,媒体人)
74、杨海 (西安,民间学者)
75、黎雄兵(北京,律师)
76、倪玉兰(北京,维权律师)
77、刘巍 (北京,维权律师)
78、李和平(北京,律师)
79、金光鸿(北京,律师)
80、李金星(北京,律师)
81、唐吉田(北京,律师)
82、陆以诺(上海,公民 基督徒)
83、黄燕明 (贵州,人权捍卫者)
84、郑创添(广东,公民)
85、刘强本(北京,公民)
86、董继勤(北京,人权捍卫者)
87、周洪玉(福建,公民)
88、吴玉堂(福建,公民)
89、魏英 (福建,人权捍卫者)
90、卓友桂(福建,人权捍卫者)
91、林碧仙(福建,人权捍卫者)
92、李华 (北京,自由职业)
93、任嘉祺(北京,诗人)
94、张永攀(北京,由撰稿人)
95、王德邦(广西,人权捍卫者)
96、张居正(河南,人权捍卫者)
97、韩颖 (北京,人权捍卫者)
98、杨树枝(北京,人权捍卫者)
99、杨树萍(北京,人权捍卫者)
100、王炜 (山东,公民)
101、游豫平(福州,大学生)
102、王立红(哈尔滨,自由职业)
103、门延文(北京,市民)
104、王我 (北京,纪录片导演)
105、刘沙沙(北京,人权活动人士)
106、胡杰 (南京,纪录片导演)
107、王超 (北京,电影导演)
108、徐娟 (德国,媒体工作者)
109、唐晓渡(北京,评论家)
110、魏海田(内蒙古,新闻记者)
111、张真 (纽约,学者)
112、安替(北京,媒体人)
113、萨冲 (意大利, 工程师)
114、郭小林(北京 , 诗人)
115、王晓鲁(北京,媒体人)
116、王勇(湖北,公民)
117、王成 (杭州, 律师)
118、王可铮 (武汉, 大学生)
119、曹琦(山西长治, 公民)
120、赵勇 (上海, 公民)
121、陈维杭( 美国马萨诸塞州, 学者)
122、吴小增(美国马萨诸塞州 ,儿童福利义工)
123、车路(北京 ,广告人)
124、李大岩(南京,學生)
125、姜小凌 (美国, 学者)
126、徐文立 (美国 , 布朗大学资深研究员)
127、洪流 (美国, 学者)
128、赵宪昌 (吉林长春 ,工程师)
129、叶学兰 (公司职员 )
130、铁流 (北京,作家)
131、金和珍(南京 ,公民)
132、胡平 (美国,学者)
133、张航(成都,公司职员)
134、孟元新 (北京, 学者)
135、方元(广州, 公民)
136、张忠顺 (烟台,公民)
137、Dana Boruch(Missoula Montana USA)
138、朱承君 (美国, 物理博士)
139、Francis Song(MD,Physician ,USA)
140、陈龙 (浙江杭州,自由艺术工作者)
141、徐旭 (湖北,学者)
142、冉云飞 (四川,编辑)
143、刘霞 (北京,艺术家)
144、阿丁(北京 作家)

145、王小山 (北京,专栏作家)
146、蒋沛霖 (深圳,公民)
147、郭宝锋 (福建,翻译)
148、夏小芽 (北京,自由职业)
149、杜成亮 (江西丰城,自由职业)
150、杨立才 (北京,音乐策划人
151、常虹 (新加坡,学生)
152、张国平 (江苏镇江,小商贩)
153、蔡詠梅 (香港,雜誌編輯)
154、熊先烽 (广州,公民)
155、赵巍 (新疆乌鲁木齐,公民)
156、费卫东 (浙江,自由职业)
157、齐健翔 (北京,公民)
158、蔡楚 (美国,编辑)
159、张维 (广西,公民)
160、张经刚 (黑龙江哈尔滨,公民)
161、田永德头蛇尾(内蒙古,自由撰稿人)
162、刘柠 (北京,作家)
163、张建军 (杭州,自由撰稿摄影)
164、沈兆华 (中国上海,公民)
165、吴冬渠 (成都,摄影师)
166、鲁光辉 (湖南,中国公民)
167、康喜平 (杭州,职员)
168、汤明 (上海,公民)
169、韩宝静 (天津,公民)
170、刘吉祥 (天津,九三学社)
171、孟明 (旅居法国,诗人、记者)
172、冯崇义 (澳大利亚,学者)
173、廖天琪 (德国,作家,独立中文笔会会长)
174、罗浩 (广西,公民)
175、华夏 (美国,律师)
176、宋永毅 (美国,学者)
177、俞梅荪 (北京,法律人)
178、唐芝云 (南非,媒体人)
179、杨建利 (美国,哈佛大学学者)
180、叶国忠 (荷兰,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党部荷兰分部)
181、方圆 (澳洲,学者)
182、李涛 (纽约,在读博士生)
183、吴晓华 (现居美国,学者)
184、袁新亭 (广州,自由职业)
185、张平 (美国 耶鲁大学博士)
186、李平(英国,华人)
187、刘承熹 (美国,理疗师)
188、姜维平 (加拿大,独立评论人)
189、王海杰 (加拿大,工程师)
190、Zhen Gao (Missouri USA,pharmacist)
191、吴时春 (加拿大籍,华人)
192、康健 (New York,New York Medical College Associate Professor)
193、郭晓阳(美国,金融科技业者)
194、刘伟 (黑龙江,大学生)
195、刘仲阳 (广州,学生)
196、姚潇语 (湖北宜昌, 公民)
197、魏國輝 (福建,自由職業)
198、李孟旭 (湖南,工程师)
199、吴孟谦 (浙江,自由公民)
200、王永智 (杭州,自由撰稿人)
201、黄小淳 (四川, 教师)
202、杨万岭 (香港,教师)
203、楚寒(美国加州,作家)
204、邱善之 (江西,大学生)
205、阎克文 (北京,学者)
206、林涛 (浙江,公民)
207、文康林 (四川, 编辑)
208、叶学兰 (四川成都,公民)
209、陈小玮 (美国阿肯色,助理教授)
210、顾和平 (吉林长春,公民)
211、文宗苏 (加拿大,退休)
212、武宜三(香港,中国当代史研究者)
213、袁娟 (四川宜宾,人权捍卫者)
214、游海洋 (北京,程序员)
215、马少方 (江苏,自由职业)
216、宋阳 (澳洲,媒体人)
217、馮小非 (台灣,農業工作者)
218、孟羽 (旅美,学者)
219、萬沐 (加拿大,時事評論家)
220、段遵胜 (加籍华裔,公民)
221、金凌 (温州,公民)
222、冯俊文(北京,编辑)
223、李昶 (加拿大多伦多,博士,心理治疗师)

224、张守涛 (南京,教师)
225、杜智富 (加拿大,学者)
226、常昌富 (美国,教授)
227、胡瑞敏 (美国,博士生)
228、朱以清 (香港,公民)
229、李志友(广西 公民)
230、楚翌 (上海,公民)
231、陈龙 (浙江杭州,自由艺术工作者)
232、许晖 (北京,自由作家)
233、萧庆军 (美国新泽西,金融工作者,博士)
234、李宁 (美国,研究生)
235、吕戈 (加拿大,自由职业者)
236、张善光 (湖南,公民)
237、张凡 (湖南,公民)
238、邹光旭 (山东,IT从业者)
239、李望 (江苏淮安,公民)
240、沈彤 (美国纽约,八九北大学生,新媒体专家)
241、林乃湘 (泰国,华人)
242、Katie Liu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Irvine)
243、张明 (湖北,自由撰稿人)
244、刘巧斌 (福建,公司职员)
245、吴高兴 (浙江,自由撰稿人)
246、龍子維 (香港,公民)
247、梁锦君 (上海,公民)
248、张绍进 (济南,学生)
249、王晓红 (山东,公民)
250、潘津 (美国,华人)
251、Debby Cheng ( Hong Kong, NGO worker)
252、沙琼 (澳洲,华侨)
253、张海角 (吉林,公民)
254、徐翊民 (吉林,农民)
255、高建新 (英国,学者)
256、李贵仁 (西安,学者)
257、吴峡 (美国加州,自由职业)
258、徐祖峰 (美籍,法国生物工程学博士)
259、Ronald Lou (Los Angeles USA,Engineer)
260、张贾龙 (北京,媒体人)
261、王海 (湖南,公民)
262、郭保胜 (美国,基督徒公义网主编)
263、李昌玉 (济南,退休教师)
264、曾建元 (台湾新竹,中华大学行政管理系副教授)
265、车宏年 (山东,自由撰稿人)
266、郑学军 (工程师,新加坡)
267、叶飞 (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在读硕士生)
268、毛毛 (北京,纪录片制作人)
269、刘旭 (山西,学生)
270、徐志跃 (自由学者,上海)
271、陈旸 (佛山,公司职员)
272、王振 (德国,学生)
273、刘伟民 (法国,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党员)
274、边建伟 (法国,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党员)
275、张晓峰 (法国,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党员)
276、王怀芬 (法国,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党员)
277、徐向民 (比利时,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党员)
278、吴昊 (安徽安庆,研究生)
279、夏添 (武汉,研究生)
280、高峰 (沈阳,法律学者)
281、杨赋立 (河北,自由职业)
282、徐旭 (深圳,学生)
283、雷晓毛 (美国 加州)
284、何士林 (浙江杭州,学者)
285、林竣達 (台北,台灣大學政治學研究所學生)
286、湛江 (北京,维权人士)
287、徐高金 (江西,维权人士)
288、鲁扬 (山东,诗人)
289、金国强 (吉林,农民工)
290、彭远忠 (湖南,旅馆业)
291、韩武 (泰国,媒体工作者)
292、截力 (德國,學者)
293、斯文汉 (重庆,人权捍卫者)
294、赵国莉 (深圳,访民)
295、张纬 (浙江湖州,公民)
296、唐卫东 (四川成都,大学生)
297、周晟茹 (美国,学生)
298、王明睿 (北京,基督新教徒、学生)
299、Andy Li (美国,自由职业者)
300、徐小康 (浙江,大学生)
301、陈明勇 (四川绵阳,自由职业)
302、魏来 (香港,学者)
303、任强 (辽宁,大学生)
304、周玉花 (福建,公民)
305、张广红 ( 广州,自由撰稿人)
306、程玮 (德国,作家)
307、周海 (美国芝加哥,教授)
308、陈磊 (山东,公民)
309、李志超 (美国Dallas, 工程师)
310、徐文祥 (贵州,公民)
311、李子超 (美国,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研究生)
312、欧勇 (贵阳,公民)
313、端启宪 (广西,维权人士)
314、孔捷生 (美国,作家)
315、施卫江 (美国 独立学者)
316、Lu Zheng Chen(Ohio U.S,Software Architect)
317、古峻峰 (安徽,公民)
318、潘强 (美国,金融专业人士)
319、张朴 (英国,作家)
320、杨建利 (美国,哈佛大学学者)
321、李冰 (北京,公民)
322、朴琳 (美国,芝加哥大学科研工作者)
323、谢盛友 (德国,媒体人)
324、钟波 (北京,历史学者)
325、张人侃 (上海,公民)
326、陈泱潮 (流亡丹麦,《特权论》作者)
327、韩柳茵 (广州,中国公民)
328、曾晓明 (美国,教授)
329、王策 (西班牙,民运人士)
330、张津郡 (中国深圳,商人)
331、刘劭夫 (加拿大,自由撰稿人)
332、田建模 (杭州,自由撰稿人)
333、Harry Liu (Vancouver, BC, Canada,Engineer)
334、滕叙兖 (深圳,作家)
335、武振荣 (韩国,民运人士)
336、郭洋洋 (河南,大学生)
337、吴嗣瑜 (加拿大,民主党人)
338、野火 (广东佛山,自由写作者)
339、Hengqing Li(Washington DC, USA. Professional)
340、王力 (武汉,公民)
341、王惟 (北京,企业主)
342、Zen Yan (USA, Engineer)
343、林猛 (加拿大,学生)
345、王中陵 (西安,自由撰稿人)
346、严家伟 (四川,”反右”运动幸存者,自由撰稿人)
347、陈泓成 (珠海,学生)
348、刘逸明 (湖北,自由撰稿人)
349、赖雪婷 (杭州,翻译)
350、许进 (南通、自由写作者)
351、邱锐 (北京,学者)
352、扎西顿珠 (美国,自由职业)
353、洛桑噶丹 (美国,自由职业)
354、吉桑卓玛 (美国,公民)
355、王光慧 (福建,新闻记者)

截止至2010-10-16 10:00

(牛博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