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梁振英:慎防欧洲实体经济恶化

整个欧元区的16个国家几十年来最严重的衰退已经过了17个月,但过去一年多,欧洲经济复苏并不稳定。欧元区最疲弱成员国的银行业和经济状况尤为令人堪忧。

经济状况恶化的欧洲经济体体积不算大,但仍然受到大家高度关注,原因之一是金融问题的传染性。1997年在泰国爆发的亚洲金融危机是一个例子;原因之二是今天投资市场的心理状态十分虚怯,小国的风吹草动、杯弓蛇影,都可以触发国际间大规模的资金流窜。

上周五,美国股市上升,新闻报道的分析说:是因为美国非农业职位减少,令投资市场期望美国将持续或扩大量化宽松政策。股票市场的表现和实体经济背道而驰的例子很多,这是其一。

近日全球股市上升,容易令人以为世界经济正稳定复苏,其实,货币政策虽然不断放宽,但世界不少主要经济体仍然举步维艰,今天谈欧洲。

欧洲有五个国家的经济问题最受关注,这五国统称PIIGS,即葡萄牙、意大利、爱尔兰、希腊和西班牙。

整个欧元区的16个国家几十年来最严重的衰退已经过了17个月,但过去一年多,欧洲经济复苏并不稳定。欧元区最疲弱成员国的银行业和经济状况尤为令人堪忧。第二季度欧元区的疲弱经济体,包括希腊、爱尔兰、西班牙和葡萄牙,经济仍在萎缩甚至衰退中,具体问题是高失业率,因此这些国家在削减预算赤字、控制快速上升的公共债务问题上,举步维艰。当希腊债务危机渐渐淡出大家视线的同时,整个9月份,金融市场的关注点转向了爱尔兰和葡萄牙,担心这两个国家将成为下一个希腊债务危机的翻版。

9月初,爱尔兰财政部长表示,国有盎格鲁爱尔兰银行(Anglo Irish Bank Corp.)将被拆分成两家银行,一家受政府支持并持有客户储蓄,另一家则为「资产追回银行」,持有盎格鲁银行不断增长的不良贷款。后者可能会在长期内被全部或部分售出。虽然这个消息暂时平息了欧盟地区对爱尔兰银行业的担忧,但是,潜在和更大的问题是这次分拆的后果。

金融海啸前,爱尔兰银行业曾一度欣欣向荣,部分原因是依靠房地产贷款。2008年年初,爱尔兰的建筑业对GDP的贡献率是25%,当时,银行为地产商和买楼人士提供大量廉价贷款。都柏林证券商数据显示:2008年,爱尔兰家庭的负债水平大约相当于可支配收入的175%,比美国的145%还要高。

金融海啸之后,房地产泡沫爆破,令爱尔兰的银行业深陷泥淖,无法自拔,原本就规模小、脆弱的爱尔兰经济受到极大冲击。爱尔兰政府大力削减开支,但预算赤字仍然十分严重。由于盎格鲁爱尔兰银行最近发表报告,显示上半年存款数额下降,引起爱尔兰政府的担忧,因此终于决定分拆银行。

爱尔兰的赤字和债务问题一度无法解决,投资信用已经开始恶化。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于上月底将盎格鲁爱尔兰银行的评级下调三个等级至Baa3。政府目前已支出330亿欧元(3560亿港元)拯救银行,约占国内生产总值的20%。爱尔兰政府两周前说,要拯救受房市冲击的银行业,最坏的打算需要500亿欧元(5400亿港元)的总成本,也就是爱尔兰去年GDP的约30%。这个数字高于政府之前承诺的共330亿欧元的救援资金。因为要拯救银行业,去年爱尔兰的财政赤字已经高达GDP的11.7%,今年将会上涨至32%,是欧盟限制的10倍,也是欧元区11年来最高的数字。

9月份爱尔兰失业率稍微下跌,但仍然高达13.7%,而通缩率则居于欧元区16国之首。

葡萄牙的债务危机也令欧元区国家甚至全球担忧。这个人口和深圳市相若的国家,今年头8个月,中央政府预算赤字增加至92亿欧元(990亿港元)。葡萄牙的主权债务评级也在前几个月被几个评级机构降低两个等级。葡萄牙政府已经推行了一系列措施,力争在年底前,把赤字占GDP的比例从2009年的9.4%降低至7.3%,代价必然是进一步推行更激进的财政削减计划。

西班牙2009年的财政赤字占GDP约10%,因此政府今年也连续推行了各项财政削减计划,包括下调和冻结政府等公共部门人员的薪酬、停止增加退休人员的养老金、取消婴儿出生补贴、减少官方发展援助、削减公共投资和自治区以及市级政府的开支。这些措施引发了劳工界的强烈不满,两周前,该国爆发了8年来最大规模的罢工,为西班牙的局势加添不稳因素。

这几个欧洲国家面对的挑战相当类似:赤字和债务扩大,国家信用评级急降,借贷成本增加。接踵而来的,是更大范围的经济和政治问题。

除欧元区的债务危机外,欧洲其他国家也在经济复苏的道路上举步维艰。在几轮公共开支削减行动之后,英国首相卡梅伦上周提醒英国民,数十年来规模最大的财政紧缩将是痛苦的,新一轮的公共开支削减行动将触及到英国社会的方方面面。除了继续减少政府公共开支、将政府部门行政开支削减三分之一之外,新的削减政府开支的措施还包括削减儿童福利、将家庭福利收入控制在每周最多不得超过500英镑的限额之内。然而英国银行业依然有隐患:英国智库新经济基金会审查了英格兰多个银行的数据,发现许多英国银行面临资金短缺的困境,可能在明年可能需要新一轮的援助,借款需求或将高达每月250亿英镑(约合每月3100亿港元)。

上述经济状况恶化的欧洲经济体体积不算大,但仍然受到大家高度关注,原因之一是金融问题的传染性。1997年在泰国爆发的亚洲金融危机是一个例子;原因之二是今天投资市场的心理状态十分虚怯,小国的风吹草动、杯弓蛇影,都可以触发国际间大规模的资金流窜。

香港体积小,高度开放,国际资金进出速度快,金额大,炒风盛行,欧美各国未来几个月的实体经济和金融市场的变化,大家实在不能掉以轻心。

(明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