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南都社论:“风水门”–究竟是谁在跟政府作对?

p101013103
“风水门”主角重庆市人大代表、中共江津区委书记王银峰。

尽管重庆警方已经出来紧急与王书记的言论进行了切割,但这种个别人“不负责任、没有法律意识”的言论,起码代表了一位(甚至更多)官员的某些真实想法:究竟什么叫“恶”?原来跟政府作对就是“恶”。其一针见血的程度,堪比那句“你是准备替党说话,还是准备替老百姓说话”。但从现在的局势观之,究竟是谁在跟政府作对?谁才是那种与政府作对的“恶”呢?

风水轮流转,这回到谁家?几天下来,重庆市江津区委书记王银峰先生的“风水论”就已妇孺皆知。日前有媒体报道,王银峰书记以“影响政府办公楼的风水”为由,要求当地一个合法楼盘停建,一时间搞得舆论大哗。当地政府一连三天以政府声明和新闻发布会的形式“辟谣”,称有关该书记谈风水的报道“严重失实”,书记本人更是在发布会上叫板“有本事就发到网上来”。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很快,那份传说中的录音便在网络上被公开,经专业人士鉴定,该录音“没有处理过的痕迹”。更让人咋舌的是,录音中除了那段“风水论”之外,涉事官员竟然公然威胁:“你知道重庆为什么打击黑恶势力不?你知道什么叫恶不?跟政府作对就是恶!”这回作为当事人的王书记倒没有再公开接招,反而是重庆警方站出来回应,称重庆打黑除恶依法进行,“个别的言论是不负责任的,也是没有法律意识的”。

这回风水究竟转到了谁家,可能暂时还没办法判断,但起码没转到王书记这里。包括重庆警方在内的有关部门已经开始与王书记的言论进行了必要的撇清,也从一个侧面证实了这段录音的可靠性。王银峰先生这位被尊为“学者型官员”的北京大学理学博士,其个人究竟如何看待风水问题,公众实在没什么兴趣理会。但以国家公职人员的身份,动用国家权力,置政府公信力于不顾,公然撕毁与公民之间的合法契约,其所凭依的,竟然真的是“影响政府办公楼的风水”这种怪诞、荒唐的理由。何其讽刺,又何其让人沮丧。

按照王银峰书记的说法,他当时确实不知道有录音笔开着,而且“一个区委书记找开发商谈问题”,他竟然敢拿着录音笔来对付。这番表白开始让人明白,所谓“有本事就发到网上来”的叫嚣,底气根本不是来自于什么“我没有说过这些话”的底线认知,而是对当事人即使有录音也不敢公开的自信。可惜,既然敢“拿录音笔来对付”一个区委书记,其实就已经豁出去不会再畏惧什么书记的权威,以及书记背后那确实让人胆战心惊的权力恫吓了。幸好有录音,否则他们说过什么,想要做什么,真的是可以死不认账的。而更让人感到齿冷的,还有那些躺在公文里的各种理由,因为有了录音而变得苍白无力,什么“城市规划调整”、什么“施工安全措施等不符合要求”、什么“老百姓的利益”……原来如此!还有多少这样纸面上的理由,为不守信的公权力在进行(或者曾经做过)背书?值得深思和追问。

不要说什么“录音是可以剪辑的”,退一万步讲,即使那份流传在网上、至今没有人出来回应的录音真是“被剪辑”的,我们大可以回过头来看,“你懂不懂风水?在这个地方你的建筑起来了,就挡了政府的办公楼。这里是衙门!你要建在这里的门口?”“你知道重庆为什么打击黑恶势力不?你知道什么叫恶不?跟政府作对就是恶!”……如此透彻、赤裸的叫嚣,即使再放置到什么样的语境之下,恐怕也无法掩饰住这种发自内心的张狂。什么样的高水平剪辑能够遮挡住这些“至理名言”的光芒呢?

尽管重庆警方已经出来紧急与王书记的言论进行了切割,但这种个别人“不负责任、没有法律意识”的言论,起码代表了一位(甚至更多)官员的某些真实想法:究竟什么叫“恶”?原来跟政府作对就是“恶”。其一针见血的程度,堪比那句“你是准备替党说话,还是准备替老百姓说话”。但从现在的局势观之,究竟是谁在跟政府作对?谁才是那种与政府作对的“恶”呢?

与政府完全依照法律行事进行的“打黑除恶”作对的,恰恰是王银峰书记这种曲解“打黑除恶”本意,借着“打黑除恶”排除异己、假公济私的人;与政府作对的,恰恰是违背法律的程序正义原则,与法治精神背道而驰的人;与政府作对的,恰恰是背离包容性增长要义的人。倡导包容性增长,现在的问题关键在于,究竟是谁在包容谁?容不得一幢手续齐全的合法楼盘,容不得媒体正当行使的舆论监督权利,容不得公民鼓足勇气喊出的一个“不”字……剩下的,只是公众对肆意妄为的权力已经丧失底线的无奈包容,这种“恶”的存在和猖獗,才是在与政府的良善本意作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