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单仁平:想砸中国法院,诺委会应知耻

p101012102

在中国监狱里服刑的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带动了西方舆论对中国司法制度的起哄。诺贝尔委员会干这件事,跟纠集一群人砸中国法院没什么区别。他们应当知耻。

中国有13亿人口,这个超大型的国家内部有多少差异,这个巨人以人类从未见过的速度向前疾跑,同时又要保持平衡有多大难度,是挪威这样的“卡丁车”般的国家根本想像不出来的。挪威只有400万人,诺委会的5名投票者锦衣玉食,接受的是西方教育,他们根本不知道忙于解决重重问题的中国社会在关心什么,追求什么。

中国人最关心的是,已经持续了几十年的生活质量提升过程能不能持续下去,国家发展经济、改善民生的局面会不会被内生或外来的动荡和干扰打断。这个国家待在那里一动不动都有解决不完的问题,经济快速发展与社会转型会在短期内让问题更多。而保持社会健康,加强法制是最重要的工程之一。

法律在中国的权威还远不如在西方世界,但中国建设法制国家的决心是坚定不移的,这些年来中国的变化从一定意义上说,就是法律的权威一步步加强的过程。就像中国街头的红绿灯越来越管用一样,“法制国家”已初步成为中国的现实。中国媒体总是激烈揭露并批判绕开法律徇私的富人及官员,声讨权大于法与钱大于法的任何表现。

现在,出了一个对中国法律的超级破坏者,它就是诺贝尔委员会。一群评奖者和他们幕后的操纵者公开把有国际影响力的诺贝尔和平奖给了中国的一名囚犯,无论从他们的价值观上,他们可以怎样同情这个人,但他们发出的信号,不是对他个人命运的同情(刘晓波的故事西方鲜有人知),而是对他抵制中国现行法律的鼓励。

这不是关于民主政治的一次争议,而是对“异见人士”们的一次煽动,怂恿他们违反中国法律,做值得在中国被关进监狱的事。诺贝尔奖的总体影响力使得它在世界范围内享有了某种舆论上的“公权力”,诺贝尔委员会将和平奖直接用来破坏中国的法律权威,是对这种“公权力”的滥用。

不得不说的是,享受中国法律成果的不仅是大陆中国人。在中国直接生活着数百万外籍人士,他们普遍受益于中国的秩序。中国现行法律保障了“世界工厂”的运转,维护了当今世界最大规模的对外贸易。帮助中国在依法治国的路上前行,而不是使脚绊,用上百万美元和整个西方媒体机器为一个中国囚犯叫阵,这是诺贝尔委员会和它的幕后人应有的起码道德。

冷战早就结束了,但冷战的污染却至今浸泡着一些人的心。诺贝尔委员会把破坏一个13亿巨大人群的法律当成快乐,引以为豪。他们竟然不知道这样做是对人类文明的罪过。

(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环球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