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大江东去:诺贝尔奖越来越通俗易懂

p101013107

今年诺贝尔和平奖被宣布授予前北京师范大学讲师、现服刑在押犯刘某——看到这条消息更坚定了我去年就有的想法:诺贝尔奖越来越通俗。

往年和平奖授予某人时,我很少注意。后来奖给达-赖-喇-嘛,我就有些奇怪:挺大的一个奖项怎么还发得这么具体啊。去年赊给奥巴马,就有些儿戏的味道了。今年发给这位仁兄,更是让人感觉诺贝尔奖越来越通俗易懂、越来越受控于官方意识形态。

根据诺贝尔遗嘱设立的五个奖项中有三个务实的(生理学或医学奖、物理学奖、化学奖)和两个务虚的(文学奖、和平奖)——无庸讳言,学术上的成就有公认的标准,务实的奖项基本上没有多大争议——但务虚的两个奖项就不同了(甚至包括后来增设的经济学奖),萝卜白菜、各有所爱,评奖标准的人为操作成分就大得很了。

比如文学奖给高行健。我印象中给高以前,大陆多个和高同时代的作家每当宣布文学奖得主时都要愤愤不平一番,但自从给了高以后都默不作声了——大家心理平衡了,因为高是土生土长的新中国作家、年近半百才移民海外——和西方顶尖级作家的距离感消失了,也弄清了文学奖不是按作品说事而是按作家的综合表现。

和平奖同样也可做如是观。相较务实三项全部由学术机构定夺(严谨、明细、客观),和平奖由挪威议会选举产生的5人委员会颁发——官方意识形态的现实、变换、主观的色彩是不言而喻的。

按说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诺贝尔奖的评审们表达一下自己的立场也未尝不可。可如此重大的一个奖项三次用来和一个以改革开放为主流、蒸蒸日上的国家政权唱反调,而且无视在其体制内做出为世界公认的杰出贡献的人士(袁隆平、王安忆、高耀洁等等),实在是意气用事、或者说异想天开。刘老师自20年前以彻底反传统文化和社会主义制度声名鹊起后,一直都是“愤青”姿态,无论学术还是思想、基本上没什么长进——倒是被他贬损得一无是处的李泽厚诸公越来越深入人心——骂倒一切容易而且痛快还有可能一夜成名,可真要落到实处、远非指手划脚那么容易。诺奖授给该先生,确实是腰带套脖子里——弄错地方了。

诺贝尔奖在国人心目中曾经高不可攀。随着对外开放的深入,其面目逐渐清晰起来。人是各种社会关系的总和,是人就有个人好恶,是组织就有立场主张——作为偏居世界一隅的老牌资本主义国家,和万里之外的中华民族及其社会主义政权互不了解也属正常。诺贝尔地下有知,或许会像当年后悔发明了炸药给人类带来空前的灾难一样、后悔设立和平奖被后人用不到地方——至少他应该为他的遗嘱执行人目光短浅感到气愤。

(读者留言/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