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王霄:再说何时政改,温与谁同

p090520599
资料图片:温家宝总理。(摄影:黄频/中欧社)

从中国现实政治力量的对比来看,政改仍然面临着重重艰难险阻,也会遭遇各种变局。最坏的可能,是温家宝先生的非正常职务变动。我很难想像如果他不光是言,而且有行,那么中国官僚阶级如何会容忍这个企图动摇自己绝对权力、剥夺自己非法利益的逆子。

如果真正出现了这个波折,人民不应该沉默。那个广场和中国的山山水水,已经见证了近百年来无数次中国人民争民主、争自由的奋斗。那时,我相信会有中国人民的再一次集结。

拙文《何时政改?温与谁同?》在选举网发表后,老王这两天又将温家宝先生关于政改的有关言论细读,并有了些新的思考,不惴浅陋,再以同题发言。

一、温家宝先生有可能成为重启中国政改大门的英雄

我曾经认为温家宝先生重提政改是为了他的历史地位,但在仔细研读他的政改言论,并回顾他执政八年来的所言所行,以及审视目前中国的形势,将这三者结合起来深入思考后,我对温先生此举的个人目的有了新的认识:温先生恐怕是要以飞蛾投火的精神,破釜沉舟的勇气,马革裹尸的壮烈,去做真正将久陷泥淖的中国政改的车轮向前撬动、推动的一个伟大的行动者。

先看温先生的言论,这里只将其最新参加亚欧峰会时接受美国CNN采访的部分言论转引如下:“尽管社会上存在各种各样的议论,尽管存在各种各样的阻挠,我仍然要坚定不移在我能力范围内,贯彻我的理念,加快政治改革的步伐。我想用两个词来表达我的决心:风雨无阻,至死方休。”他态度鲜明地指出言论自由对任何国家都“不可或缺”,并说:“我和中国人民都相信,中国将继续进步,人民对民主自由的诉求是不可抗拒的。”同时,温先生对政治改革的目标给出了四个方面的内容。

如果温先生只是要在历史上留名,他没有必要说得这样决绝、明确和不留退路。此前他在国内的五次政改言论,基本没有超出邓小平当年的说法。如果是要向历史交代,这样旧话重提也就可以了。但是最新的这次谈话,却大大超出了中国过往所有政治领袖关于政改的谈论的边界,同时表达了“风雨无阻、至死方休”的强烈斗志和决心,也交代了“在能力范围内”施以实务的方略。这说明他是经过深思熟虑后,才这样系统、周密、坚决、务实地重提政改的。温先生没有给自己留下退路,他也不惧于展现与领导层多数人共识之外的个人的政治主张,不惧于背叛自己所在的官僚阶级。

这时我们可以回顾温先生八年来的政治轨迹,那会提供温家宝先生这样做的依据。温先生给国人普遍的印象是他的亲民、文雅、朴实、勤劳,这方面的例子太多。但在老王心里,这位总理最难得的是他深厚的人文思想和历史意识。下面引用的是2006年11月13日他与文学艺术家谈心时讲的一段话:

前不久,访问欧洲前,我接受欧洲几大媒体记者的采访。其中,英国《泰晤士报》记者问到,你晚上经常读什么书?掩卷以后,什么事情让你难以入睡?这个问题回答起来很困难。我说:你实际上是在问我,经常读什么书,思考什么问题,究竟是一个怎么样的人。那么,我引用下面的六段诗章,来回答你的问题。我引用的第一例是左宗棠23岁时在新房门口贴的一副对联:“身无半亩,心忧天下;读破万卷,神交古人”;第二例是屈原《离骚》中的诗句:“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第三例是郑板桥的《竹》:“衙斋卧听萧萧竹,疑是民间疾苦声”;第四例是宋朝张载的座右铭:“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第五例是艾青1938年写的诗句:“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第六例是德国哲学家康德在《实践理性批判》里的话,后来作为他的座右铭,死后刻在墓碑上:“有两种东西,我对它们的思考越是深沉和持久,它们在我心灵中唤起的惊奇和敬畏就会日新月异,不断增长,这就是我头上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定律”。

显然,温家宝先生有足够的崇高信仰和文明理念做为他毅然决然推动政改的支撑。这时,我们也可以明白一个具有这样忧国忧民情怀和宇宙星空襟抱的政治家,如果不这样做,反而是奇怪的。

而中国当前的改革与发展的跌踬,以及温家宝先生自己推行良治遭遇的困局,都使得他痛下决心,采取非常规动作突出重围。我甚至以为,温先生的前任朱镕基先生上台时豪情万丈、离去时遗恨难消的教训,给了自觉在位时日无多的他以一个不可重蹈覆辙的激励。

温先生像一块美玉,人们往往只注意到它的温润的表面,却忽视了它坚硬的本质。从温先生的举动,我们看到了信仰的力量,理性的力量,道德的力量。

温家宝先生的大义凛然和“自反而缩,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勇敢,提示我们,任何时候中国共产党的高层都不会是铁板一块,曾经那么伟大的中国共产党,现在仍然有它最宝贵的基因在遗传。它给我们以希望:中国仍然可以在现有的政治框架内,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在人民的参与下,有秩序地进行政治改革,从而减少社会进步的成本。当然,这种结局的出现,不能只依靠中共党内的开明领袖,也需要人民的响应。

二、政改的真正重启需要人民的呼应

在庆幸并为温家宝先生的壮举喝采后,我们需要考虑作为国民,自己对于政改重启的责任,特别是在温家宝先生已经筚路褴褛再启山林之后,我们怎样与他配合,与他互动,与他和更多的中共党内的开明派人士形成一个政改的强大的同盟,并最终开辟一个新的天地。

可能会有人问:作为一个普通老百姓,我能对中国政改做什么呢?

不要小看自己。

我一直认为在中国当代的一些改变历史走向的重大事件中,人民的力量被低估了。比如粉碎四人帮,人们更多地认为是以华国锋、叶剑英为首的中共领导人的英明与胆略所为,但是如果没有1976年清明天安门广场上人民群众的发声,没有这种民意民心的支持,华、叶如何敢在毛泽东尸骨未寒的情况下痛下决心?正如1977年在纪念天安门事件一周年时人民日报的社论《人民万岁》中所说:是人民,而不是其他的什么政治力量,为结束文革,开辟一个新的时代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再如邓小平的复出,也并不完全是中共高层政治斗争的结果,当时全国各地人民群众表达了强烈的要求“邓公复出”的呼声(它的代表就是北京某某墙),甚至在中央没有平反的情况下,先是由上海、然后推广到全国演出的话剧《于无声处》,已经先行昭告了天安门事件的平反,表明了人心所向和指点了历史结局。在这种人心民意的压力下,邓小平才能够迅速地重返政治舞台。其后的真理标准大讨论,文革派的溃败,也并不只是那几篇文章就能够做到的,真正决定政局胜负的是全国各省市领导人的一边倒的表态,让文革派感到大势已去。而这些省市领导人的表态基本上是由强烈要求拨乱反正的人民意愿所指导的。

又如邓小平1992年的南巡,开启了中国改革开放的第二春。但是邓小平所倚靠的,并不只是他对军队的影响力,真正让这位88岁老人重新拨正中国航船方向的,是人民的意愿。邓小平直接诉诸的是南方改革开放先进地区人民坚持改革开放方向的政治意愿,间接诉诸的是全国人民的同一种意愿。而邓小平一讲话,就东方风来满眼春,也是领袖与人民力量共同形成了这股浩荡的东风。如果没有人民的支持,邓小平又如何能一言兴邦?

还是那句老话:得人心者得天下。

中共有温家宝这样的领袖,并非偶然,这是历史发展规律的反映。但是,仅靠温家宝先生一个人是不行的。在他做了他能做的事情之后,需要人民响应。让我们通过舆论来支持温家宝先生。我呼吁所有的有良知的媒体人,所有能够在网络上发声的公民,都用自己的声音,来表达对于政治改革的支持,从而形成巨大的舆论洪流,冲破一切阻挠政改的势力。不要只想着坐享其成。政改关系每一个中国公民自己的利益,你自己不去争取,又有谁来替你争取?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只有人民表现出了对政改的强烈的愿望和坚决的支持,温家宝先生这样的英雄才有真正的价值,中国的政改才能真正起步,也才能成功。

中国的社会已经进入到发生一场伟大的变革的时刻。民主的历史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每一个为这个变革作出自己贡献的中国人,都会被历史记载,被我们的后人纪念。相反,那些阻挡这个潮流的人,只能会被绑上历史的耻辱柱,为后人唾骂。

三、要有出现波折和危局、攻坚破难的思想准备

虽然温家宝先生勇敢地站出来说话了,他后面应当还有实际的举措,但是从中国现实政治力量的对比来看,政改仍然面临着重重艰难险阻,也会遭遇各种变局。最坏的可能,是温家宝先生的非正常职务变动。我很难想像如果他不光是言,而且有行,那么中国官僚阶级如何会容忍这个企图动摇自己绝对权力、剥夺自己非法利益的逆子。

如果人民的呼声足够强烈,力量充分显示,这个结局才不会出现。相反,在中国共产党内,温先生的同盟军会越来越多,那些顽固派,才会有所忌惮而不敢铤而走险。同时,让我们保持理性、耐心、平和与宽容,用和平、稳妥而不是激烈的方式来争取政治的进步。我们所希望和追求的,是在阶级和解的基础上实现的一种政改而不是革命,是包括官员在内的全体人民的幸福而不是某个阶级的胜利,是社会的公正正义而不是报复,是我们可爱的祖国的真正兴旺发达而不是动荡。

如果真正出现了这个波折,人民不应该沉默。那个广场和中国的山山水水,已经见证了近百年来无数次中国人民争民主、争自由的奋斗。那时,我相信会有中国人民的再一次集结。

明年就是辛亥革命一百周年了。让我们用真正的共和来纪念这个伟大的节日,来告慰为了这个伟大的事业而无数抛头颅洒热血的先烈。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