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李钟琴:有一句话说出来就是祸

p101011106

倒行逆施,违背民意,固步自封,抗拒文明,愚蠢地以为只要掌握着强大的军队,便可以使政权一百年不动摇。此足恃乎?岂可得乎?

李钟琴:有一句话说出来就是祸
——双十节絮语

今天是“双十节”,加上年份,三个“10”相遇,可谓百年一遇。

99年前的这一天,大清朝武昌新军中的几个下级军官,率领区区一个营的数百名士兵,打响了辛亥革命的第一枪。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首义者一呼百应,两天内便控制了武汉三镇。

由于起义领导者都是名不见经传的下级军官,他们担心压不住阵脚,所以不得不逼迫在湖北有开明之誉的清军协统(相当于旅长)黎元洪担任湖北都督,以主持大局。

而此时,课本中讲的辛亥革命的领导者孙中山却在美国,他是两天后从当地一张报纸上得知武昌起义成功的消息的。黄兴、宋教仁等人当时则在广州。

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星星之火,竟尔燎原。在之后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湖南、陕西、江西、山西、云南、浙江、贵州、江苏、安徽、广西、福建、广东、四川等省先后宣布起义或独立,效忠清政府的,只剩下直隶、山东、河南和甘肃四省。

貌似强大的大清朝,忽剌剌似大厦倾。

那些宣布起义或独立的省份,主持其事者,有不少人正是清政府任命的封疆大吏。

什么原因使得清政府众叛亲离?什么原因使得这个老大帝国不堪一击?

易言之:时代变了,人心变了。

清政府面对朝野风起云涌的政改呼声,不得不假惺惺地宣布“预备立宪”。

“立宪”虽然有了时间表,但1908年公布的《钦定宪法大纲》十四条仍强调皇权的至高无上,专制本质并没有丝毫改变,与民主宪政格格不入。清政府这也绝不那也绝不的愚顽嘴脸,令那些温和的改良派、立宪派也失去了耐心,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不彻底推翻清政府,中国没有希望!就连一向主张改良的梁启超也痛心疾首地说:“现政府者,制造革命党之一大工场也。”

时局似乎很稳定,其实大家都在等待,等待那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出现。

武昌几个下级军官和几百个工兵的勇敢发难,成了那根伟大的稻草。大清朝,这只貌似强大的傻骆驼萎软若泥,应声倒地。

相传晚清重臣张之洞病危之时,溥仪之父、摄政王载沣亲临探视,张之洞对当前危机四伏的时局深表忧虑,载沣却大咧咧地说:“不怕,有兵在。”

而恰恰是载沣的兵,革了清朝的命。

倒行逆施,违背民意,固步自封,抗拒文明,愚蠢地以为只要掌握着强大的军队,便可以使政权一百年不动摇。此足恃乎?岂可得乎?

鲁迅有言:“于无声处听惊雷。”“地火在地下运行,奔突……”不知在什么地方,不知发生什么事件,不知由什么人,便可以让表面光鲜、外强中干的大厦瞬间土崩瓦解。

2008年的10月,我参加了山东大学中文系的一次同学聚会,会上,当年给我们上过课的张志甫教授慷慨激昂地朗诵了闻一多先生的名诗《一句话》:

有一句话说出来就是祸,

有一句话能点得着火。

别看五千年没有说破,

你猜得透火山的缄默?

说不定是突然着了魔,

突然青天里一个霹雳

爆一声:

“咱们的中国!”

这话教我今天怎么说?

你不信铁树开花也可,

那么有一句话你听着:

等火山忍不住了缄默,

不要发抖,伸舌头,顿脚,

等到青天里一个霹雳

爆一声:

“咱们的中国!”

我听了,不禁热泪盈眶……

前天,我打了几行字,想记录一个极有意义的事情,博文却发不出来。

我便想起了张志甫先生那激动人心的声音:“有一句话说出来就是祸!”

不让发声,那就不写、不说。其实我早就懒得写,懒得说。

但是,别看大家都不说破,你猜得透火山的缄默?

等火山忍不住了缄默,等到青天里一个霹雳——

那时,才是“咱们的中国”!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