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章文:国民不能负责,民主不能成功

言行不一,是这个时代中国人的通病。人人躲避责任,更是中国改革缓慢的根本原因。事情发生在他人头上,当看客;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找关系;事情关系到众人利益,寄望于他人。这样胆小犬儒的国民,和这样胆大妄为的政府,真是相得益彰!

在大多数人明白并敢于依法捍卫和争取自己的权利之前,民主不会在中国成功。

今天晚些时候,挪威那边一个委员会会决定把一个奖金授给谁。据说一位来自中国的同志呼声颇高,我乐见其成的同时,发表一些久存的感想。

对这位同志的认识,我是经历了一个渐进的过程。年轻时欣赏他的政论文章,犀利且深刻,期待有一天可以像他一样指点江山,臧否政治人物。人近中年,觉得在撰写道德文章上,通过努力自己或可赶超他,但在身体力行上,大概只能望尘莫及了。

我能像他那样,面临几十年甚或余生的不自由?我能像他那样,即便遭遇如此厄境,依然心怀希望和爱,依然期待着和“对手”和解共生?

这位同志的可贵,就像酒酿一样,是随着岁月的增长而增长的。多少人仰望着他,在心中供奉着他,却不愿践行他的精神,哪怕半分!

鲁迅先生早就入木三分刻画过这种看客心态。这种“丑陋”的国民性,绵延数千年,至今不衰。英雄往往处于孤立无援的地步,关键时刻只能牺牲自己。

其实,践行这位同志的精神,真得不需要太大的牺牲:说真话,依法捍卫并争取自己的权利。的确有极少数人因为说真话因为捍卫自己的权利而遭到惩罚,但那只是少数案例而已。更多不愿不敢这样做的人,是被历史的记忆和内心的恐惧感吓到了,只能躲在暗处发泄怨气。

大家都觉得自己是“草民”,人微言轻,力量太小,害怕以卵击石。于是出现了一个很奇特的现象,也可称之为另一种中国特色吧:平日里喝酒聊天时骂政府起来一个比一个厉害,一旦倒霉事摊到自己头上时,却又比赛着去找关系。

言行不一,是这个时代中国人的通病。人人躲避责任,更是中国改革缓慢的根本原因。事情发生在他人头上,当看客;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找关系;事情关系到众人利益,寄望于他人。这样胆小犬儒的国民,和这样胆大妄为的政府,真是相得益彰!

有一次单位的实习生问我对网络实名制的看法,我“坚决支持”的回答令其吃惊。其实这个回答已经从我嘴中说出过好几次。我痛切地感觉到中国人的上述劣根性,期待以各种方式让中国人负起责任来。网络实名,说话必须负责任,不得造谣生非。说真话,即便是批评政府,就必然换来打击报复么?这些年这样的案例是有,但毕竟只有几起,且在舆论的监督下很快得到纠正。我就不相信,你说真话,且有理有据、事实确凿,谁能拿你怎么办?

被几起“跨省追捕”吓倒的人实在很可悲,他们其实是被自己内心的恐惧震慑住了,自己放大恐惧了。全国3亿网民,被“跨省追捕”的占其概率几何,简直比走在街上被楼顶花盆砸到的概率还小!

有这样的国民做基础,少数如昔日谭嗣同近日刘同志者,所付出的牺牲,可换来的太少了!一个人再勇敢再富有牺牲精神,如果缺乏足够的后援,是不会对执政者构成足够的压力的,是不足以令政府洗心革面的。

有时想想曼德拉和甘地,真是感觉悲哀,我中国人从整体上不如南非人,不如印度人啊!曼德拉和甘地提倡非暴力不合作运动,虽然也付出过流血牺牲,但在广大同胞们的支持和配合下终获成功。反观当下中国,有如此众多“聪明”的国民,谁还对中国的前途抱持乐观?

不过转念一想,也许还是未能达成共识。目前只是在知识分子层面,在一定范围内达成了对于民主和法治的共识,而在整个13亿民众中,很多人是没有这个概念的。假设中国多数人明白了民主和法治的重要性,会否迎来崭新的局面?

即便如此,前景恐怕也不令人乐观。当下知识分子群体中展现出来的“犬儒”性格,也同样存在于普通民众中。这种不敢担当遇事弯着走的国民性,和专横粗暴的权力一样,都是民主的大敌。

我相信,在大多数人明白并敢于依法捍卫和争取自己的权利之前,民主不会在中国成功。因此,我想说,欣赏和崇拜这位同志固然没错,但更重要的是要首先去爱自己,爱身边的人,当自己和身边人的权利遭受权力侵害时,敢于依法抗争。

一言蔽之,民主在中国的成功,首先是中国人国民性改造的成功,(多数)人要成为合格的公民,懂得民主内涵并践行之的现代公民!

(作者博客)

评论

  • 大海 说:

    你有个观点是错误的,认为民主的大敌之一是国民的“犬儒”性格(原因是国民的劣根性).其实,国民的“犬儒”性格是专制独裁者有意教育培养诱导的结果(封建社会要国民接受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教育,共产党更要用党文化毒害每个人),如果统治者不教育培养大批的走狗和奴才,他的位置能坐稳当吗?这里我问一句,为什么在美国,一个拾垃圾的妇女,敢当众揭发一个市长的违法行为而得到褒奖,现任美国总统溜狗受到民众的批评,而不会受到报复.难道美国人都比中国人高尚?绝对不是!只有一个解释:专制独裁养育“犬儒”,民主孕育高尚.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