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国洪新:你不找死,我等死

最近选网上有文章建议政治改革的,我说他们是多此一举,不是废话,也是无用的话。

不是吗?难道你们认为我们的领导人是傻瓜?看不到政改的危险么?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我先说几个方面:

拜我党多年的移风易俗所赐,现在的国人是有知识没道德,顺民能当,刁民暴民也能当,控制一松动,天下大乱怎么办?

当年的地富反坏右,虽然被打倒了,但余孽还在,钱没有了,但学识传下去了。不信看看现在发达了的人中,有多少是根正苗红的穷人后代?别听他们现在说不算账,到时候就由不得你了。二二八才几个人,你看现在帐算的?

几千万的在职公务员,再加上离退休的,或多或少都可称为既得利益者。政改的话,损失最大的应该就是他们这些人。政改的话,不靠他们尚可,否则的话,你把他们看成什么了?

所以用方绍伟先生经常教育我们的“冷酷实证”来推导,一个“经济人”的理性选择是不政改,或者嘴上说说而已。真干起来,先驱不成,先烈倒是可能的,损己利人之事,智者不为也。

再说现在也就几个闲得没事的在要求政改,广大劳动人民又没有要求。经济尚可,没事找什么事?

确实是,政改确实等的起。但有一点我有个疑问:经济真的尚好,能等的起吗?

房价是大家关心的,人民要求跌,政府也出台各种政策让它跌,结果就是不跌,岂不是拙拙怪事?我之前写过一篇文章,认为房价不会跌,当时说的简单些,现在再多说点。弗里德曼曾说:通胀是个货币现象。2003年时,我国的M2(广义货币供应量)余额为20万亿;2007年为40万亿;去年底为60万亿;今年多少还不知道,但肯定不会减少。各位,票子印得太多太快了,不去买房子,难道去买大米白面,那样的话您还吃得起吗(别急,不是已经蒜你很、豆你玩了吗?)?通胀不是何时来,而是早已来了。前几年是表现在投资领域,今后几年就要蔓延到实体经济了。

通胀来了后,治理起来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了。美国70年代的通胀、我国90年代初期的通胀是如何治理的?没别的办法,只一招:加息。我们是加到了12.89%,美国更高。如果再加到这么高的话,房贷的月供将是目前的三倍。一对小夫妻,买了套100万的房子,首付20%的话,其月供约为12000元。按他们现在的平均月收入算的话,估计他们要去喝西北风了。而如果将其收入涨到20000元以上,那就是物价与收入赛跑了。这种景象历史上多了去了,不提了,现代版的有津巴布韦。

如何应对这种局面,大家是各显神通。至于我:让说就说两句,不让说就闭上嘴,我等死。呵呵,所以别怕,有咱垫背呢。吾与汝偕亡。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