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顾肃:历史重演可否避免?

历史上类似的事件为什么会不时地重复出现?

几十年前,苏联政府发言人就流放在西伯利亚的物理学家萨哈罗夫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时发表表明。今天听来还相当耳熟。

历史事件为什么会重演?是谁没有吸取教训?高明的统治者会吸取历史经验,至少避免重复一些不必要的事件。萨哈罗夫获奖,那还是在冷战正烈时,尚且可以用意识形态的对立来说明。今天的全球化时代,可否用更开明的做法避免这种历史事件?

统治者需要学点历史,读点经典。《论语》讲了许多让统治者变得聪明、开明、行仁政、施德行的事情。可惜孔夫子生不逢时,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当时没有几个人听他的。直到后来,至少是有点头脑的统治者懂得老孔之良苦用心和智慧,希望能够从其教诲中学到点东西来。而孟子则更多地讲给统治者直白的道理:致君尧舜,使民小康,民贵君轻。王道比霸道好,仁政才能长治久安。与民对立,只会短命。孔孟之道虽有维护等级制和专制制度的一面,但在教导统治者施仁政、得民心上,还是颇有道理的。

有哲人说过关于历史的喜剧或悲剧重演会是什么情况的话。我不知道此事是历史的悲剧还是喜剧,抑或对不同的人是不同的解释。读点历史和经典,也许能够做出自己的明智判断。

(中评网)

关于苏联科学家萨哈罗夫

p101010105

苏联的萨哈罗夫,萨哈罗夫最受人关注的不是他在苏联核弹研究中的贡献,不是他的性格,而是他在政治态度。作为苏联的核弹元勋,萨哈罗夫获得的诺贝尔奖不是物理学奖,而是和平奖。

他是“人类的良心”。1975年诺贝尔委员会这样评价萨哈罗夫。

“不论在俄国还是整个世界,他的一生都是追求自由与和平的人们希望与精神的灯塔。”美国总统布什在这位前苏联持不同政见者诞辰80周年纪念会上这样总结。

萨哈罗夫出生在莫斯科的一个知识份子家庭,他没有在社会底层成长的经验,也并不了解多少普通人的艰辛。作为莫斯科大学物理专业的高材生,他很快就被选拔到共产党的核子研究计划。1948年,27岁的萨哈罗夫被安排到研制核子氢弹的代号为“阿扎玛斯16号”的秘密项目中,这个项目由斯大林的亲信、秘密警察头子贝利亚主管。在这个远离城市的秘密试验地,这位后来被誉为“俄国氢弹之父”的萨哈罗夫可以享受党的高级干部的特权生活,他在自传中对那段生活描述说,“我们听音乐,谈论人生的意义和人类的前途。”1953年斯大林去世时,“我感到伟大人物丧失的影响,我想到的是他的人道主义。”

但三件现实中的“经验”使萨哈罗夫开始沉思,第一件是一位同事悄悄告诉他,这个秘密试验场是由政治犯修筑的,这些政治犯曾暴动,但斯大林的亲信贝利亚领军队来镇压,把他们全部处决了。第二件事是萨哈罗夫亲眼看到一队队的犯人在这个试验地做苦力。第三件事是他的氢弹试验导致很多平民死亡和伤残;其中一次试验之前,他判断会有一万人因此伤亡。他给赫鲁晓夫打了电话说,“这种试验毫无意义,它只是毫无理由地杀人。”这位当时的苏共一把手说他会下令推迟试验,但第二天核试验照样进行了。

萨哈罗夫为此哭了一场。他在自传中说,“这件事之后,我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我决定和周围决裂。”萨哈罗夫认识到,作为真正科学家追求的是同情(关爱)、自由、真实(compassion, freedom, truth)。”

於是萨哈罗夫像奥维尔等所有先驱般的优秀知识份子一样,当发现他们原来所信仰的“理论”和他们自己亲身经历的现实发生冲突时,当意识形态和人本身(价值)发生矛盾时,他们义无反顾地站在真实和人本身这一边。

1964年,萨哈罗夫联合了另外24名俄国知名艺术家和知识份子写信给当时的苏共领导人勃列日涅夫,“警告”他不要恢复斯大林的名誉。这封公开信的最显眼之处是“警告”。

1968年,萨哈罗夫把一篇题为“进步的反射,共存和知识份子的自由”的文章偷送到美国,发表在《纽约时报》上。这篇文章被研究者称为“苏联极权制度的判决书”,它呼吁建立一个民主、多元、人道的社会。据美国的“萨哈罗夫基金会”网页(http://www.wdn.com/asf)介绍,这篇文章在第二年底就在全球复印、流传有一千八百万份。

索尔仁尼琴当时激动地评价说,“在苏联那成堆成堆的腐败、重私利、毫无原则的知识份子中”,萨哈罗夫的出现是“一个奇迹”。

但萨哈罗夫立刻为此付出代价,他被从核子研究机构开除了。党报开始批判诋毁他,包括一些物理学家在内的俄国知识人,也纷纷指责他是叛徒,是“犹大”,是“西方在苏联试验室中的老鼠”。

赫鲁晓夫指责他“把鼻子伸向不该去的地方”;秘密警察头子安德罗波夫把他定性为“第一号公开的敌人”。1980年,萨哈罗夫和他妻子被押解到距莫斯科250英里的高尔基城,那个城市不对外国人开放,他们夫妇被要求不得离开这里,被监视居住、与世隔绝了6年。

萨哈罗夫曾两次绝食抗议,克格勃们把他送进医院,强行灌食。还有报道说,秘密警察给他用了改变脑子(思维)的药物。萨哈罗夫坚持撰写“自传”,要把他的经历和发现告诉世界。但他不得不把1,000多页的自传主要内容重复写了三遍,因为前两次都被克格勃“偷”去了。

萨哈罗夫就像那个著名童话“皇帝的新衣”中的孩子一样,勇敢地站出来指出“皇帝赤身裸体”。虽然他是孤军作战,但正像哈维尔在《无权者的权力》中指出的,这种抗争“产生於这样的层次,即人的良知的层次。

1986年底,在高尔基城被封闭了六年的萨哈罗夫家里突然来了一批人,给他家安装了电话。第二天,第一个电话铃响后,萨哈罗夫发现对方是戈尔巴乔夫,这位提倡“新思维”的共产党领袖邀请他们夫妇搬回莫斯科。

萨哈罗夫回到莫斯科后,投入更积极的人权和政治活动中,当选为国会议员。在国会开幕时,戈尔巴乔夫安排他第一个发言。萨哈罗夫没有配合戈尔巴乔夫的新思维(新思维的目的是延长共产主义的寿命),而是在国会提出,要结束共产党的专制制度。连戈尔巴乔夫都不得不回击他的批评。

萨哈罗夫的原则是,不做奸臣,也不做“忠臣”,就是“不做臣民”,坚持他所认识到的真理。

1979年,当苏军进入阿富汗时,萨哈罗夫公开出来谴责这是侵略。在当时苏联知识界和民众都对苏军的行动持强烈、近乎狂热的爱国主义立场时,萨哈罗夫在这片“爱国者”的汪洋大海中,像一叶孤舟,独力而倔强地站在“人”的立场为阿富汗讲话。在萨哈罗夫的人生字典中,自由高於民族,个体(价值)大於国家。或者说真理大於爱国。

(k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