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广州日报社评:“玩”出的诺奖,多重的讽喻

p101007107

10月5日,2010年诺贝尔奖物理学奖揭盅,英国曼彻斯特大学的俄罗斯裔科学家安德烈·海姆和康斯坦丁·诺沃肖洛夫师徒二人以石墨烯研究捧得大奖。

诺奖年年有,今年尤需几番思量。由人及己,两位物理学家的治学态度以及周边土壤,对我们不乏多重讽喻意味——

让人敬佩的是,师徒俩在那惊喜瞬间所流露的波澜不惊的获奖心态。海姆听到评审委员会的电话感到很意外,因为自己“忘了当天是物理学奖揭晓的日子”;当记者问及当天后续日程安排,海姆的回答简单干脆:“回去工作。”同样,诺沃肖洛夫受到一名记者电话“骚扰”,却不愿放下手头实验……看,这就是卓越的科学家面对荣誉的态度。而反观国内的诸多“大师”、“专家”,一朝爆得大名,立即喜形于色、如癫似狂,投身镁光灯前,乐不思蜀。

更让人敬佩的是,师徒俩在教学和研究中体现出来的平等健康之学术人格。昔日的学生,可与恩师一同遨游学海、共同钻研尖端课题,已属幸运;与恩师共同名列诺贝尔奖候选人,更是难得。在海姆和诺沃肖洛夫身上,我们看到可贵的平等互利、舍得分享的学术品德。而反观国内的导师、学生关系,导师是“老板”,手下博士乃至博士后都是“打工仔”,学业工作都是以导师的项目为中心,“工程”分包下来,大家分头干,期讫交货,学生领取薄酬,出名的、获奖的、著作等身的,自然是“老板”。表面皆大欢喜,输家则是那个名叫学术公平、学术独立或学术创新的异类。

两位物理学家面对荣誉的第一反应、平时的平等关系,绝非国内一些学者对着镜子、打好腹稿就可学来的,而是源于前者干净纯粹之学术心态。现场评审委员会介绍,把研究工作视为“游戏”是海姆和康斯坦丁团队的特点之一;值得一提的是,2000年海姆还因通过磁性克服重力让一只青蛙悬浮在半空中,获得“搞笑诺贝尔奖”……瞧,这就是出类拔萃的科学家的研究心态,一切研究均基于兴趣而非功利。大音稀声,如此无欲无求,方能心无旁骛,方能成为玩耍中拾到珍珠的那个孩童。反观国内一些专家学者,不仅在学术上时时斤斤计较、处处考量“投入产出比”,就连追逐名利的过程也屡屡触犯道德底线,比如,项目公关者有之,剽窃抄袭者有之,连使出下三烂手段雇凶伤人者亦有之……无怪乎研究成果难登大雅之堂,只能围着项目经费频频打转、低层次循环。

瑰丽的学术之花,只能绽放于干净纯粹之治学生态中。诺沃肖洛夫获奖后,感谢曼彻斯特大学为他们提供了良好的研究环境。环顾历届诺贝尔奖得主以及优秀世界知名学者的研究环境,无不宽松、自由、学术至上。海姆师徒获奖当天,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批评俄政府部门工作不力导致人才流失;而2003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已故俄科学家维塔利·金茨堡去年也公开批评俄学术界存在官僚主义和资金使用不当等现象。俄罗斯人的反思,同样适用于我们——只要看看国内泛滥的学术行政化、高校衙门化,再看看畸形的学术晋级指标、急功近利的任务式研究考核,学术环境的差距,显然不是一两块“短板”的问题。

两位优秀科学家蟾宫折桂,我们感谢他们对人类文明的贡献,更希望从中反思些什么,学到些什么……

郑州晚报:胶带”和“铅笔”帮他们夺得诺奖

英国曼彻斯特大学科学家安德烈·海姆和康斯坦丁·诺沃肖洛夫5日以石墨烯研究获得2010年度诺贝尔物理学奖。

诺贝尔物理学奖评审委员会说,之所以授予这两位俄罗斯裔科学家物理学奖,是为了奖励他们“研究二维材料石墨烯的开创性实验”。

诺沃肖洛夫是1973年以来最年轻的物理学奖得主

瑞典科学院一间会议室内,当地时间5日11时45分(北京时间17时45分),诺贝尔物理学奖揭晓。

对海姆和诺沃肖洛夫研究的石墨烯,评审委员会发布的新闻稿称之为“完美原子晶体”,作为二维结构单层碳原子材料,强度相当于钢的100倍,导电性能好、导热性能强。

海姆1958年出生于俄罗斯索契,1987年获得博士学位,现任曼彻斯特大学教授。诺沃肖洛夫1974年出生于俄罗斯下塔吉尔,2004年获得荷兰奈梅亨大学博士学位,现任曼彻斯特大学教授。

诺沃肖洛夫是自1973年以来最年轻的物理学奖得主。

即便在谈到获奖成果时,诺沃肖洛夫依然显得很平常——“制备石墨烯很简单,许多学生应该都有这个能力做到。”

的确,他们在世界上首次制成石墨烯的方法一点也不高科技,就是用胶带从石墨上粘下薄片,再反复用胶带粘贴和撕取,最终产生只有一层碳原子的石墨烯。

铅笔的笔芯就是石墨,因此一些媒体戏称,海姆和诺沃肖洛夫用夺得了诺贝尔奖。但是,之前却从未有人用这个平常的方法成功过。

得奖当天继续工作,写没完成的论文

瑞典《每日新闻》记者问及当天后续日程安排,海姆回答:“回去工作。”

海姆前一天工作到晚9时,5日早晨接获评审委员会获奖通知时正在电脑前回复一份邮件。依照他的说法,前一天睡得不错。“我今天打算继续工作,完成上星期没有写完的一篇论文。”他说,“我试着像以前一样生活。”因为自己不是因为获奖就会“余生停止工作的人”。

几个小时后,诺沃肖洛夫受到一名记者电话“骚扰”,却不愿放下手头实验,于是反问:“如果我现在不停下实验,是不是以后就不再有机会(接受采访)?”

海姆和诺沃肖洛夫在实验室内应用“机械微应力技术”获得石墨烯,2004年10月发表第一篇论文。两人将分享1000万瑞典克朗(约合150万美元)诺贝尔奖奖金。

新闻稿中,评审委员会介绍,把研究工作视为“游戏”是海姆和康斯坦丁团队的特点之一,“在过程中学习,谁知道,或许有一天会中大奖”。

石墨烯是碳的一种存在形式。

以性状类似铅笔芯的石墨为实验对象,本年度物理学奖获得者安德烈·海姆和康斯坦丁·诺沃肖洛夫最初使用普通胶带,以“粘取”方法剥离出一片石墨烯。

那一刻,依照先前认知,科学界不少人相信,作为碳的二维晶体,石墨烯如此之薄,受热力学影响,不可能稳定存在。

石墨烯与塑料混合,可望形成导体,用于输送电子,同时具备更强的机械性能和耐热性能。

物理学奖评审委员会预期,石墨烯与塑料复合,可以凭借韧性,创制“新型超强材料”,兼具超薄、超柔和超轻特性。

如果说“新材料”一词还不足以激发媒体受众的想像力,那么,评审委员会在新闻稿中告知:“今后,卫星、飞机和轿车可以用这类新型复合材料制造。”

在特定领域内,如电子行业,石墨烯因具备透明和良导体性状,适合制作透明触摸屏、透光板和太阳能电池。如用于制造晶体管集成电路,石墨烯可望超越硅晶体,突破现有物理极限,使电脑运行速度更快、能耗降低。